第三百三十四章 与皇帝同膳/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我在,没人能够欺负你,就算那个人是皇帝也不行。”韦广晖轻轻将朱霜霜拉入怀中,低声说道。

朱霜霜轻轻点了点头,低声说着:“我知道。”

御书房——

朱霜霜踏入御书房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半百头发的老者,正在那里认真批阅的奏折,空旷的书房里时不时传来他阵阵的咳嗽声,听得让人忧心。

朱霜霜刚刚走进,老皇帝就从书案上抬起头,一双带着沧桑却不失锐利的眸子望向她。

她站在韦广晖的身边,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那双眼睛,对于他的探究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老皇帝才开开口说:“不错有胆识,怪不得能让尘儿看中。”

“你现在你看也看了,我们可以走了吧!”韦广晖当着老皇帝的面,一句父皇也不叫,甚至连基本的礼仪都不做,可见他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老皇帝似乎习惯了韦广晖这种样子,丝毫不在意地对着旁边的德公公说了句:“命人传膳。”

朱霜霜今天进宫的时候晚了,到御书房的时候,正好赶上用午膳的时间。

朱霜霜朝着韦广晖望了望,眼睛询问着他。

“霜儿,你饿了没?”朱霜霜早起吃的时候都吐了,又因为赶着进宫,便没有让人再重新做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没胃口。

朱霜霜本来想说自己没啥胃口,怕吃了又吐,却看到旁边的德公公向她投来哀求的眼神。

朱霜霜有些不知所措地笑了笑,转眸看向韦广晖笑着说,“有点饿了。”

德公公的动作全部都被韦广晖看在眼中,只是懒得搭理,至于朱霜霜怎么决定,他都会照做。

德公公一听到朱霜霜说自己有点饿了,立刻将朱霜霜请到了老皇帝旁边的的位置上,让她坐下来,韦广晖当然是坐在她的旁边。

“在这里用膳真得没问题?”朱霜霜虽然没有看过他们两个水火不容的样子,但也能稍稍感觉得到,她侧头凑近韦广晖的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韦广晖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霜儿现在的胃口很刁钻,只要有一点不合胃口,就会狂吐。”韦广晖望着坐在上位的老皇帝,提醒了一句。

“儿媳,你想吃什么朕让人帮你做。”这是老皇帝从朱霜霜进来到现在,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接着他又侧头对着旁边的德公公说道:“小德子,你让人把太医院的人都叫过来,给七皇妃诊治。”

朱霜霜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因为吐得没胃口了。

“……不用请太医,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朱霜霜一听到老皇帝要德公公去叫太医来,而且还是要把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叫来,吓得她赶紧转头向着韦广晖求助。

老皇帝听完朱霜霜的话,有些皱皮的脸上浮现一丝不满,开口:“你肚子的孩子可是皇家血脉。”

“皇家血脉又怎么了,有人起初还不让我要呢!”朱霜霜讨厌老皇帝说这样的话,别过脸小声嘀咕。

老皇帝只听清楚了前半句话,没有听清楚朱霜霜说的最半句话,凌冽的目光朝着她射过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朱霜霜突然举得留下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她干脆选择不搭理,也不看老皇帝,却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踹了韦广晖一脚,心里才舒服了许多。

韦广晖忍着疼,笑眯眯地凑到朱霜霜的面前,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说道:“我们走吧!”

“走就走谁怕谁!”朱霜霜可是被吓大的,对于眼前的这个情况,朱霜霜根本不在乎。

老皇帝看着眼前这两人,无奈叹了口气,刚刚他只是在试探一下,毕竟他的这个儿媳曾经是隐世一族的下一任族长。

对于隐世一族,老皇帝是有恨的,因为隐世一族的原因,他最爱的女子也跟着遭殃,让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爱的女子死去,却又无能为力。

“我不管你们,留下来,就当陪我这个老人家好好吃顿饭。”老皇帝的口气突然软化,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

从韦广晖的这话就能看出老皇帝究竟是有多么的宠他,不过这份宠爱中带着赎罪的动机,随意让他更加低肆无忌惮。

朱霜霜有些好奇在这样的宠爱下,韦广晖都没有长歪了,真是不容易啊!

韦广晖看着朱霜霜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微微皱了下眉头,苦笑问了句:“霜儿,你又在瞎想什么?”

朱霜霜笑眯眯地将目光在韦广晖和老皇帝的身上来回转换,最后好像得出什么结论似得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现在知道你再这样的宠爱下都没有长歪的原因了。”

韦广晖有些好奇朱霜霜刚刚再心里得了什么结论,笑着问道:“那是什么原因?”

朱霜霜嘿嘿一笑,“当然是因为你娘的基因太好,你才没有长歪。”

“基因?那是什么?”韦广晖都不好奇朱霜霜嘴里突然爆出他不懂的词或句子,反正不懂就问,这是没错的,停顿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继续说道,“还有什么我娘,现在那也是你娘了。”

韦广晖这样说的时候,朱霜霜总觉得他口中的娘亲还没有死,也对那么好的娘亲,永远活在他的心中。

“恩恩,我们的娘。”朱霜霜笑着附和着点了点头,接着跟韦广晖解释基因是什么,“基因,就是你娘亲的优点,还有美貌。”

就算是朱霜霜没有见过韦广晖的母亲是什么样子,但是看到九灵月的绝美容颜,还有韦广晖这出尘俊颜,身为她的姐姐,他的母亲的岚妃,一定也很美。

“这话我爱听。”韦广晖笑着伸手捏了一下朱霜霜的鼻子,那双血色的眸子写满了幸福,不再似以前那般没有生机,一片寒冷寂寥。

老皇帝在听到他们两个人谈论已故的岚妃时,他的那张沧桑的脸上更显得悲哀。

小德子看着老皇帝突然低下头,上前为老皇帝倒上一杯酒。

老皇帝接过酒杯苍凉一笑,放在坐桌子上,视线一直放在朱霜霜和韦广晖的身上,仿佛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与岚妃,也是这般的幸福。

韦广晖注意到老皇帝的表情,他只是故意装作没有看到,继续与朱霜霜说笑玩闹。

朱霜霜打掉了韦广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他冷哼了一声,她的心里却有一个疑问,难道他真得这么的恨他的父亲?可他给她的感觉并不是那样子的,难道是因为改过来的话太别扭?

别扭这个词一出现,朱霜霜有些事就明白了,她有些小生气地给了韦广晖几个白眼,原来这家伙还是关心他的父亲,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又不像改变与他父亲的相处方式,只能拿她当一个台阶。

“生气了?”韦广晖对于朱霜霜的一切动作、眼神都观察的很仔细,因为朱霜霜有时候喜欢忍,所以为了防止她的身体更差,他必须多仔细一些,“乖了,等回去了,我就告诉你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立刻看出了他家娘子现在心里正在生气。

朱霜霜刚刚还有些生气的小情绪,被韦广晖的最后一句话给化解了,然后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哦!”

“好了,你们小两口不要在朕这个孤家寡人面前卿卿我我。”老皇帝终于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口。

韦广晖转眸看了一眼老皇帝,冷冷笑着说道:“那是父皇自找的,你不是喜欢当孤家寡人?”

他的话中虽然尽是嘲讽,但却没有在再老皇帝的面前与朱霜霜过分的亲密,眼睛开始盯着布菜的太监,提醒着他那些菜搁的远些,那些菜拿过来,那些汤不要端过来,那些汤盛过来一些。

老皇帝逮着这个空档的时间,看向身边坐着的朱霜霜,问了一句:“七儿媳,朕问你一个问题。”

老皇帝突然的示好,朱霜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回过神来,笑眯眯地问:“我可以不回答吗?”

“不可以。”老皇帝立刻严肃瞪着她。

“那我不停,不停,我听不到听不到……”朱霜霜说着捂住自己的耳朵,很有节奏地摇着头。

虽然被朱霜霜忤逆,但这一次老皇帝没有觉得生气,反而觉得特别的有意思,他摸了摸留着的胡须,看到朱霜霜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透着狡黠。

韦广晖虽然在替朱霜霜选菜,可是眼角的余光从来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在老皇帝凑近的时候,他就开始警惕起来。

后来,看到老皇帝那平静的面容,也没有觉得朱霜霜是个没有规矩的丫头,本该威严的脸上多了一丝慈容。

“你还不知道我要问什么,就直接不回答,万一我问的问题对你有好处呢?”老皇帝开始对朱霜霜循循善诱。、

可惜,朱霜霜并不是闺中长大的少女,没有那么的好骗,要不然她现在不知道早就死了多少次了。

“我看起来像一个三岁的孩子?”朱霜霜向上翻了个白眼。

“跟朕比起来,你就是一个小屁孩。”老皇帝虽看着严肃,但话语中却透着几分玩笑,仿佛一个普通的长辈。

朱霜霜努了努嘴,就像是跟自己长辈玩闹一样,说道:“年龄大了不起啊,不就是比我多吃十几年的盐,就以为菜没盐不行?”

老皇帝听过脸色严肃,就在朱霜霜心里冒出一句伴君如伴虎的时候,老皇帝突然大笑起:“哈哈哈……这话说的真有趣。”

朱慧有些心疼地看着朱霜霜,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打死她都不会叫醒还在睡觉的朱霜霜。

“老皇帝要过来了。”朱慧脸色凝重的看着朱霜霜。

朱霜霜觉得朱慧有些大惊小怪,不就是老皇帝过来了,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你没听过无事不登三宝殿,再说了韦广晖才前脚刚走,老皇帝后脚就过来了,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事!”来到的皇宫,朱慧一直高度紧张,生怕有什么危险袭来,她没有能力保护阿霜。

朱霜霜一直犯困,到了皇宫之后,她过得浑浑噩噩,几乎一大半的时间是睡觉,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的跟朱慧聊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