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血/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念!顾念!”楚承泽声如洪钟,振聋发聩,像清晨第一道光芒,刺穿了顾念心头的灰暗。

顾念浑身又有了力气,挣扎着站起来,刚想跑过去,脖子却被架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楚承泽把一把钥匙仍在小陈的脚边,冷冰冰地说:“楼下停着辆车,钱都在里面。赶紧滚吧。”

“口说无凭,我怎么信你?你去把钱拿上来。”

楚承泽冷笑道:“我看你们是真没见过什么钱,电视剧看多了吧,一千万现金可不是一只手提箱能装得下的。”

小陈把脚下的钥匙踢给小顾。“你下去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不用上来了,响响我电话。”

小顾捡起钥匙跑了,还剩下他们三个人对峙。

天色慢慢暗淡下来,顾念有些看不清楚承泽的脸,但能感觉到他目光灼灼,紧紧盯着自己。

“你把她怎么了?”

小陈戏谑地说:“她可是我的宝贝,自然好吃好喝地招待着。

只不过你这只小猫咪偶尔有些不安分,我就替你教训了一下。女人天生就是需要男人调教的。”

楚承泽不知自己是怎样忍耐下来,没有扑上前亲手宰了这个男人。

从来,这个世界都对他楚承泽俯首称臣,今天他知道了仇恨的滋味。那种足以把自己烧成灰烬的仇恨的滋味。

小陈的电话响了起来,在凝滞的气氛里显得特别刺耳。一声,两声,三声后就自动挂断了。

“楚少爷就是楚少爷,我们这种人八辈子都赚不上的钱,你分分钟就搞定了。”

小陈说着,带着顾念慢慢往楼梯的方向移动。

“谢谢楚少爷赏赐,也谢谢你的小猫咪。”小陈恬不知耻地朝顾念脸颊亲了一口,顾念比吃了一万只苍蝇还要恶心。

“再见啦!”

小陈刚放开顾念,脚底抹油准备开溜。顾念却突然反手将他捉住,小陈因为后座力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顾念像只小野兽一样红了眼,不知哪里来的蛮力,抓住小陈的胳膊,用力之深,指尖变成了利爪,死死嵌进猎物的皮肉里。

小陈胡乱挥舞着刀子,在顾念的胳膊上,脸上划出一道道口子,可顾念就是不放手。

楚承泽上来抱她,扯她也没有用,顾念执着地要把小陈往大楼边缘拖,一边喊着:“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顾念的愤怒也激起了楚承泽的愤怒,他的大脑在灼烧,他的手脚也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帮着顾念一起拽住小陈。他终于也不能原谅自己放过这个伤害顾念的恶魔。

那就让我们一起做屠魔人吧!

等楚承泽反应过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响起了警笛声。

而小陈,如一块肉饼一样砸在地上,灰飞烟灭……

楚承泽看到趴在地上的顾念,伸手想拉她起来。才发现顾念的身子底下全是暗红的血,而原本握在小陈手里的刀,不偏不倚地扎在顾念的肚子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楚承泽惊呆了,他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可他不懂什么急救,只好把顾念抱在怀里。

“没事的,没事的!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要坚持住听到没有!”

顾念吃痛,气若游丝。纵使这样,她还是用劲全力对楚承泽说:“能够在你怀里死去,我已死而无憾了。”

“我不要,我不要这样,顾念,我有遗憾。我求求你,你不能把遗憾留给我一个人……”

楚承泽的眼泪掉下来,打在顾念的脸上,温热而柔软。顾念好像受到了神圣的洗礼,舒服地闭上眼睛。

“不行,不行!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楚承泽不停摇晃着她,“我不许你死在我的怀里啊顾念!”

顾念笑了笑,说:“你怎么还这样霸道。如果我真能有力气的话,早就走到一边去死了。”

顾念抬起胳膊,看看满是鲜血的手掌,摇摇头苦笑着说:“没有用了。真次我真的做不到了……”

说完,顾念再次阖上了眼睛。

楚承泽跟着医生护士一起推着车,护送顾念进了手术室。直到大门关上,门上红色的,提示“手术中”的灯亮起,他才颓然瘫坐在地上。

他很怕,从小因为特殊的体质,他的爸爸妈妈总是耳提面命他不能受伤,不能靠近危险。

他从没见过这么多血,大块大块地烙印在他的衣服上,简直触目惊心。

父亲送衣抢救的那天晚上,他也是这样手足无措。人人都说他无所不能,只手遮天,可最近他却几次三番面对叫自己无力又无奈的事情。

所以他也并不是不可击倒的。比如在亲情面前,在顾念的面前,他同样不堪一击。

顾念进去后没多久,一个身着手术服的女大夫匆匆忙忙跑了出来,被楚承泽一把拽住。

“里面怎么样啊?”

大夫拉下口罩说:“你是病人家属吗?

病人的情况很不稳定,匕首很幸运地躲开了关键的器官,可是病人失血过多,血压极速下降。有生命危险。”

“那就赶紧输血啊,还等什么……”

大夫不由分说地打断他:“可是病人的血型是罕见的hr阴性血,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

“熊猫血…”楚承泽嘴里喃喃着。

“是啊。你不知道吗?”医生继续说:“医院里没有足够的血浆,我现在要打电话去别的医院调。

但是时间紧迫,可能会给病人先少量输O型血。但如果出现溶血反应的话,后果也是相当危险的。

所以也需要家属签字确认。”

说到这里,医生停顿了下,看了看四周,除了楚承泽没有别人了。

“你到底是不是病人家属啊?”

楚承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说:“抽我的,抽我的血吧。”

楚承泽恳求医生,“我也是Hr阴性血。”

顾念毫不客气,从楚承泽身上夺走了500多CC的血,生命体征才渐渐稳定了下来,下了手术台,送进了观察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