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伤痕/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然是个身强体健的男子,楚承泽还是觉得扛不住了,可他又不放心离开顾念半步。索性也以身体不适为由,在医院里要来一间病房,住了下来。

尽管经历了种种危险,楚承泽到底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不让顾念在眼前死去。他的内心是平静的,满足的。

但是,被楚承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顾念却没有如期醒来。

每天楚承泽都焦急地隔着玻璃张望着顾念,她一身素净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入纸,表情沉静,安稳得像是一尊雕塑。

楚承泽猜,顾念大概又在做什么美梦了。这个姑娘变聪明了,知道吃一堑长一智。

梦太美了,所以她告诉自己不要醒。

她是不是拒绝再与这个世界相对了。

可是楚承泽还在等她……

楚承泽算是以医院为家了,期间处理的比较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警察局做事件笔录。

小顾和那个传销窝点里的人都被逮捕了。小陈的死,也基本被判定为顾念和楚承泽在正当防卫的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不再追究。

但说实话,楚承泽有时午夜梦回,也会再次看见小陈躺在血泊中的那个画面。

他醒来会觉得呼吸困难,急躁,很想破坏什么东西以此来发泄。

他知道,亲手终结一条生命,任他内心多么强大,都不是轻易可以抹去的。

但他不后悔!

这天,楚承泽刚从公司处理完一些紧急事务,就匆匆赶回了医院。

因为医生告诉他顾念醒了。

“不过,你也不要期望太高,病人的虽然醒了,但是情绪很不稳定。具体情况我们在医院详谈吧。”

楚承泽赶到后,医生带着她一起去顾念的病房。

在门外,楚承泽就看到顾念蜷着腿,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可能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顾念并未被门外的脚步声惊扰,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

医生意味深长地看了楚承泽一眼,似乎叫他做好心理准备,然后拧开了病房的门。

尽管声音很轻,顾念却被吓了一跳。看到有人带着楚承泽走进来后,她赶紧向后缩,恨不能钻进墙缝里。

她的手紧紧攥着被角,用怀疑的,惊恐的,仇视的目光看着他们。

“顾小姐,你不用怕。我带着你的朋友来看你了。你还记得吗?”

顾念赶紧摇摇头,逃避的眼神不知看向哪里,好像楚承泽是头怪物,她完全不敢正视。

“我是楚承泽啊。顾念,你再好好看看,看清楚了。”

楚承泽急忙想要靠近,却被医生拉住了。

“好吧,你不记得这个人,那还能不能回忆起发生了什么事呢?”

听到这句话,顾念好像被针扎了一样,从床上跳起来,拿起枕头,水杯,药瓶……那些在她身边触手可及的东西,朝楚承泽和医生砸去。

“我不听,我不要听!你们给我出去,出去!”

医生赶紧按响了墙上的铃,然后迅速有一群人冲进来,把顾念控制住,并且注射了镇静剂。

药物很快发挥了作用,顾念身体开始发软,大家把她抬到床上,一切都恢复如常,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楚承泽一头雾水,恍恍惚惚跟着医生来到了办公室。

医生的面色同样凝重。

“顾念到底怎么了,是因为这次发生的事受刺激了吗?”

“我认为是这样。更准确地说,医学上称之为创伤后应激障碍。

简单地说,是人因突然遭受巨大的身心创伤导致的心理疾病。

表现为惊惧,逃避现实,严重的也有失忆的症状。”

“那她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这个很难说,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有可能。”医生停顿了一下,“也可能永远不能恢复……”

楚承泽不愿意相信,他拼尽全力,从死神手里夺回的顾念,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满心期待的是顾念终有一天醒来,发现他们一起携手闯过了这道难关,因此而冰释前嫌。

他会告诉顾念,“你说的,在我怀里死而无憾。而我却没有让你死……”

楚承泽等不及向顾念炫耀他的强大与伟大。

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个骄傲倔强的顾念,如惊弓之鸟般弱小,时而又如洪水猛兽般暴力。

“有什么办法可以快点治好她吗?”

医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治疗是肯定需要的,除了药物治疗,还要心理治疗同步进行。

但治疗的效果是因人而异的,我不能打包票顾小姐什么时候能完全康复。

而且我们医院对于这方面的疾病,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那哪家医院是最好的?”

“这个……我会把顾小姐的病症和检查结果做一个整理,发给我所了解的几家著名的医院。等有确切的回复后再告诉您。

不过……”医生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

“其实我更推荐顾小姐去海外治疗,比如日本。因为顾小姐现在表现出了记忆缺失,不管是因何导致的,都属于脑外科的范畴。而日本在脑科学研究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的水平。”

“日本……”

说到日本,楚承泽倒是想起自己在早稻田大学求学的时候,听说了医学系里有位专门做这方面研究的天才教授。

楚承泽赶紧拿起电话打给秘书,告诉她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找到这位教授。

顾念的康复治疗每天都如常进行着,医护人员接触顾念的时候,她表现得还比较平静,比较配合。

但对于其他人,比如楚承泽,就有易怒,暴躁之类过激的反应。

医生给的建议是不可操之过急。不要不停追问顾念还记不记得她,而是先取得顾念的信任,最好让顾念相信,他是自己非常亲近的人。

时间一晃也有半个月了。顾念的病情一直反反复复,楚承泽和医院方面都感觉束手无策。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楚承泽联系上了日本的长岛教授。

教授看过顾念的病例,并通过越洋电话与楚承泽详细沟通,对顾念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xi5g他们发出了正式的邀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