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 章 起点/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到时有点像楚承泽喜欢的钢铁侠啊。这会不会也是楚承泽带她来的有一个原因呢。

关于东京塔的故事和传说太多了,顾念想到的第一个,也是她看的第一部日剧,叫《东京爱情故事》,还有那本她看一次哭一次的小说《东京塔》,以及各种电影和漫画,不胜枚举。

这些东西叠加在一起,让顾念觉得,眼前所见,并不是普普通通,冷冰冰的钢结构建筑,它有温度,它有血肉。

它是温柔的,又是坚强的,多少生活在东京,初次来东京的人从它脚下走过,仰望它,就像仰望自己的梦想一般神圣。

当然它又是浪漫的,东京塔是很多人求婚的首选之地。想起这些,顾念不由得朝楚承泽的方向看去。他也刚好走了过来。

“走吧,上面的风景更好看。”

顾念拿过票好奇地翻看着,楚承泽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架相机,交给身旁的一个路人,然后转身拉住顾念。

“来,拍个照吧。”

顾念奇怪地看看他,她记得不久前才听他说过不喜欢拍照,婆婆妈妈之类的。

“看我干嘛,快看镜头啊。”

于是,东京塔下,留下了他们的第一张照片。

登上东京塔高达250米的特别瞭望台,整个东京就在他们脚下。

楚承泽从各个方向向顾念指出东京的知名景点,迪士尼,浅草寺,涩谷,天气晴朗的时候,富士山的轮廓也清晰可见,还有远方辽阔的东京湾。

顾念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知疲倦地把每个角角落落都拍了一遍。直到华灯初上,东京的各条主干道在东京塔下交汇成一颗五芒星。

顾念心中的欢喜也随之达到高氵朝。

“真是太美了。难怪网上的段子,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共鸣。”

楚承泽看着雀跃的顾念,心想着,此行不管有没有满意的结果都是值得的。如果不能帮顾念找回记忆,那他就帮顾念创造记忆吧。

从东京塔游览归来,夜色已深沉了,楚承泽带着顾念到了一处早早预定好的民宿。

环境清幽,在繁华的东京也算闹中取静,建筑风格也很别致。

吃完店家安排的简单又可口的饭菜,楚承泽拿起浴袍去露天浴池泡澡了。顾念虽然也感兴趣,但听说是男女混浴的之后,还是选择留在房里冲澡,然后直接就睡了。

楚承泽的房间就在顾念隔壁。话虽如此,但和我们寻常所见的住宅不同,两个房间之间仅仅隔着一道拉门而已。

午夜时分,当所有人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顾念隐隐约约感觉到身下的大地在颤动,她猛地睁开眼睛,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却看到桌上的花瓶也在摇晃,连杯子里的水都洒了出来。

她突然意识到,这是遭遇了传说中的地震吗?

她虽然知道,可对地震这样事务毫无招架之力,只是紧紧抓住被子,僵硬地躺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她奇怪的是为什么整栋楼里依旧那样死寂,难道只有她一个人感觉到了吗?

她想大声呼救,可是喉咙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完全发不出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会不会就这样死掉啊?

就在她陷入恐惧胡思乱想地时候,楚承泽拉移门冲了进来,拉起躺在那发愣的顾念,一个翻身,躲进了桌子下面。

他一手搭在顾念的肩膀上,一手举起来护住顾念的头,像把撑起的打伞,把顾念遮得严严实实的。

好在,这波地震很快就过去了。房间里一切如常,外面也没有惊慌逃窜的人群。

“没事了,小地震而已,顶多就三级吧。”

顾念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

“日本人对地震已经很淡定了。虽然也会发生家破人亡的大地震,但更加频繁的,都是这种小打小闹的地震。没想到你第一天来日本就赶上了。”

顾念听不出这是在夸她还是损她。

楚承泽睡眼迷离,打了个哈欠说:“我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怕,要是还出现地震,就像刚刚那样躲到桌子下面去。”

“哎,你等一下。”顾念红着脸叫住了楚承泽。

“怎么啦?你还是害怕吗?”

顾念搓着自己的衣角,就是不说话。

楚承泽转身去自己房间把被子垫子抱过来,铺在地上,和顾念并排躺下。

“这次可不是我主动的啊。”说完她还心有余悸地补充道:“你也不要再问我什么奇怪地问题了。”

顾念一口答应下来,踏踏实实地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黑暗中,楚承泽还是忍不住心旌摇动,摸索着摸索着,握住了顾念的手,放到自己胸口。

顾念倒也乖巧,听之任之。

可两个人都睡不着了,睁眼看着天花板,各自想着心事。

楚承泽在这样的黑暗里偷偷笑了,他想起曾经让秘书收集的,男女之间做的浪漫的事。有一件就是躺在一起睡觉,但什么都没发生。

哈哈,居然真的实现了,而且他还没被打。

“你睡了吗?”过了一会儿,顾念轻轻地试探着。

“没有,睡不着了……”

“你在想什么?”

楚承泽说:”想你啊……你在想什么呢?“

顾念说:“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那就是在想你自己咯。真是自恋又自私的家伙。”

顾念又沉默了,她沉默的时候就像一潭池水,看似清澈,却深不可测,穷尽目力也不能见底。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女人心海底针吧。鼓噪的女人并不难懂,可沉默的女人让人心神不宁,辗转反侧。

“喂,你怎么不回答我呢,我说了你没说,这样对我可不公平啊?”

“我怕我说了也听不到答案。”

楚承泽笑了,“那你可以试试呀。”

“我在想……我是你第一个爱的女人吗?”

楚承泽的心没来由地一紧。

她不知道顾念察觉到了什么,怎样察觉到的,因为他自信已经瞒天过海,也瞒过了自己。却没逃过顾念的眼睛。

“不是……”楚承泽没有否认,他觉得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否认比承认更不光彩。

“能跟我说说你们的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