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摇摆/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念从没有刻意去打听,但那些风言风语总是动不动就刮进顾念的耳朵。

“我知道大家背后都怎么说我的,这也是人之常情,我占了便宜,就要背负悠悠之口的压力。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嘛。”

顾念没有想到,邵云对待这件事想得如此透彻,说起来也如此的豁达。

“但是,我不知道把你招进公司对不对,你可能会怪我,也让你背上了这样的负担。”

顾念赶紧摇摇头。

邵云接着说,“如果没有最好。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并非没有一点私心。但这跟你没关系,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顾念很想说,其实她早已无法淡定地置身事外,全身而退了。

“你……确实是我理想中的那类女孩,可我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资格跟你说这些话。

我也给不了你什么承诺,那只会给你增加负担。

我只是希望……你能不能等等我。

说不定等着等着,我能够改变点什么,说不能一切能够峰回路转。”

“不能。”顾念短短两个字,但说得很坚定。

“邵云,我……承认自对你说出这两个字并不容易,但是,作为你平静生活的那个破坏者,我有义务必须对你说出这两个字。

我不要你给我什么承诺,我并不缺承诺,如果我们能回到过去那样,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我想才是故事最完美的结局。”

“是吗?”邵云又喝下了一大口闷酒,顾念想夺过他的杯子,被他推开了。

“果然是这样,我早说,老天是公平的,它不会奢求什么都给你,是我太贪心了对吗?”

顾念没有回答他,“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不早了,你先走吧,我还想坐会。”

顾念想了想,不再坚持。走开几十米远,回头再看看邵云,失魂落魄坐在那里,顾念忍不住问自己,是上帝太残忍,还是自己太残忍?

回家后,杨洁问顾念怎么那么晚。顾念随口说,加班的。对邵云的事只字未提。

这次,她想给自己一点独立思考的时间。

第二天,顾念收拾好心情去上班。她觉得经过昨天的一番坦诚的沟通,自己能够坦然面对了。

结果走到电梯口,看到里面站着邵云的时候,还是跟遇见鬼一样落荒而逃。

连门口保安都问她怎么了,顾念只好说,“没事没事,忘买早饭了。”

顾念在外面莫名其妙晃悠了一圈才走进公司,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到了差不多10点钟,隔壁部门一位同事拿着一盒泡芙走进来招呼大家说:“这是我自己做的泡芙,都来尝尝,给我提点意见呢。”

大家自然一拥而上,顾念刚拿起一颗准备往嘴里送,邵云恰好走进来撞见。

“吃了双份的早餐,你还能吃得下啊?”

顾念知道邵云在和她开完笑,但别的同事都不明就里,好奇地看着他们,顾念被弄得尴尬得不得了。

“我愿意吃,你管得着吗?”顾念没好气地说,然后拿起杯子走出去接水了。

等她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隔壁的同事拿胳膊肘顶顶她,说:“我觉得邵总有点怕你耶,被你说了一句就灰溜溜地走了,连泡芙都没吃。”

顾念知道自己又落人话柄了,顿时懊恼得要死。

谁知,邵云的短信又追了过来,他说: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感情,没有要逼迫你的意思,也没期待你现在就接受我。

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不想你每天上班都不开心。”

邵云还说了些别的,但顾念无心再看下去了,立即删了短信,把手机扔进了抽屉里。

中午的时候,顾念跟着大家一起去餐厅吃饭,保洁阿姨正在奋力拖着地板,嘴里还不停说着:“小心小心,地上滑。”

顾念看到邵云也走了出来,赶紧推着前面打好饭的同事快走,可越急越乱,那个同事果然脚底一滑栽了下去,一盆滚烫的饭菜眼看就要落到顾念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邵云一个健步插在了他们之间,一手拉住往后倾倒的顾念,后背还帮顾念挡下了那些汤汤水水。

那个同事看着邵云穿着单薄的衬衫,被泼了一身热汤,肩膀上还挂着菜叶子,一下就慌了,忙不迭地道歉。

邵云却摆摆手,转身也把她拉了起来。

然后一句话都没和顾念说,像个见义勇为又深藏功与名的人,独自走开了。

只留下顾念一个人凌乱着。

因为有了这个插曲,这个中午好像过得特别快。顾念也草草填塞了肚子,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从抽屉里翻出手机,果然又有邵云发来的信息。

“怎么样,我刚才表现得不错吧。有没让饭菜脏了你,也没让大家的话脏了你。”

顾念觉得他就像个孩子一样,等不及就来找她邀功,不禁觉得好笑。

她回复了一句,“谢谢’。

结果邵云还继续不依不饶,“我中饭还没吃呢,换好衣服刚出了家门,你给我叫个外卖吧。”

顾念回,“想得美!”

邵云给她发了个哭泣的表情,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如果真要顾念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像邵云这样的男人,女人会对他动心真的不奇怪吧。

但是顾念真的不愿意自己沦为别人口中唾弃的第三者,这和她的三观是背道而驰的。

不管她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自己的良心才会痛呢。

邵云半天没等到顾念的回复,又发来一条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顾念无法猜测邵云所谓的,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是什么意思,他将如何行动。

她所知道的是,不管顾念怎么明示暗示邵云,不要和自己走得太近,邵云却偏偏反其道而行,明示暗示他就是对顾念青睐有加。

他自己身居高位,又被隔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用每时每刻被坊间的流言骚扰。可顾念却没办法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