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温柔陷阱/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下车后,肖美美一看表还有5分钟就开演了,二话不说拉起程君铭的手就一路狂奔。程君铭本能地缩了一下,还是被肖美美紧紧抓在了手里。

这是非常热闹的一场歌舞剧,演员服装华丽,演技精湛,讲的是一个唯美浪漫的爱情故事。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每当演员说出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台词,肖美美就会像个天真的小女孩一样,不禁用手捂住胸口,沉醉其间,还不时偏过头看看程君铭的反应。

程君铭可没有柔软的少女心,真是硬着头皮再看,对那些桥段也没什么感觉,全程都面无表情。

肖美美却是兴致盎然的样子,看到精彩的部分,还会推推程君铭,或者拉拉他的手,邀他认真地看。

到最后男女主人公到了生离死别的高氵朝部分,肖美美感动地潸然泪下,一边还泪光闪烁地对程君铭说,“让你见笑了,我可能是感情太丰富了。”

“没关系……”

程君铭没有那样的泪点,只好做个合格的绅士,给肖美美递上纸巾。

好不容易等到散场了,程君铭好像完成了一次两万五千里长征一般,着实感觉轻松了不少。

但肖美美却兴味不减的样子,非要说感谢程君铭,请他吃了顿大餐。程君铭第一次遇到这么热情的女士,也不好推辞。

直到最后驱车把肖美美送到家门口,已经快晚上10点了。

肖美美还一副流连忘返的样子,一再感谢程君铭的陪伴。

“今天真的很开心,平时工作压力好大,好久没觉着这么开心过了。”

“我也是。”本来并不是程君铭的肺腑之言,程君铭只是想早点结束这个让他束手束脚的夜晚,于是言不由衷地客套了一句。

肖美美听到程君铭这样说,看他的双眼突然明亮了起来,顾盼生辉。

她趁程君铭不备,倾过上身,在程君铭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

“这是朋友式的。”说完羞涩地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家门。

程君铭凌乱在当场。

虽然他不是没有被女生表白过,但是依然没有应付过这样的突发情况。

他愣了一分钟,好像要逃避什么似的甩甩头,心里想,人家不是说了,只是朋友式的嘛,这大概是西方的礼节吧。

是的,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他快速发动车子,离开了这个多事之地。

程君铭刚踏进家门就听到母亲坐在客厅里讲电话,脸都笑成了一朵花。

“是吗,太好了……哎呀,我当然高兴你,你家美美啊,本来就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哪里哪里,我家君铭从小被惯坏了,要是有什么不成熟的地方,还要多担待啊……

好好好,保持联系啊。”

程君铭隐隐约约听了七七八八,就知道母亲在跟谁说话了,刚准备往楼上跑,就被母亲叫住了。

“今天去哪的呀?”程母眼中藏不住的笑意,还要明知故问。

“上班呗,还能去哪。妈,我累了,有事明天再说。”程君铭赶紧找个理由开脱。

“你这孩子,一整天在外面跑,回家跟妈妈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程母端出了长辈的身份。

“好——”程君铭不耐烦地转过身,“母亲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今天是不是和美美约会去了?”

程君铭想,这应该算不上是约会吧,自己不过临时帮个忙。

但他实在没有兴趣和母亲解释,索性就不说话了。

这下程母就解读为程君铭是默认了。

“太好了,你这个榆木脑袋啊,总算是开窍了。”程母欢喜地拍着手,

“你可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有事要多让着人家姑娘。既然喜欢就好好相处,像美美这样的好女孩可是不多了……平时要主动一点,知道没?”

程君铭知道母亲碎碎念起来,三天三夜都不够,为了早点脱身只好照单全收。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一边应承着,一边大步往楼上走。

程母看着儿子的背影,真是亦喜亦忧,觉得儿子的终身幸福,当妈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她暗暗在心里筹谋着,要怎样从旁协助。

隔天一早,肖美美刚踏进办公室不久,一位花店的小哥就径直走进了办公区,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

“请问肖美美女士在吗?”

众目睽睽之下,肖美美走了出来。

“这是一位叫程君铭的先生给您送来的,请收好。”

小哥用洪亮的声音,报幕一般字正腔圆地说道。似乎这也是服务的一项,唯有这样才能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吧。

“啊?”肖美美自然是一脸惊讶,转而就是发自内心的惊喜。

原来程君铭看起来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木讷嘛,她本来还担心了一晚,是不是自己太主动了。

现在看来,程君铭已经接受到了自己发出的讯号,原来他对自己还是有感觉的。

肖美美甜得心里都能淌出蜜来了。

办公室里自然是炸开了锅,一大帮子人围过来,看花的看花,读卡片的读卡片。

“哇,好漂亮的玫瑰呀!”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程君铭……这是哪位帅哥呀?”

“你怎么不知道啊,程君铭就是程氏集团的继承人呗,程家的独子,在江城和楚承泽不相上下呢。”

“乖乖,那和我们美美可真是太般配了吧,简直是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嘛……”

办公室里一阵吹捧之声四起。肖美美故作羞涩,心里是乐开了花。

“咳咳咳!”

欢腾的气氛被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

大家转头一看,杨洁黑着张脸走了进来。

“上班时间吵吵闹闹的,今天要交的报告都写完了?”

前不久,杨洁刚升为组长,现在手底下也管着那么五六号人了。她一发号施令,人群迅速散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杨洁扭头走进办公室,把百叶窗帘放了下来,可是有什么用呢。肖美美怀里的那捧玫瑰花,红得像雪,已经深深刺伤了杨洁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