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手段/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不急太监急,碰上顾念的事情,程君铭向来如此。

顾念无奈地笑笑,说:“的确,这件事挺困难的,我也承认。但是你看看在座的其他人,一个个也是心里跟明镜一样,摆明了不想淌我这浑水。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强人所难,牛不喝水岂能强按头啊。

况且,我资历尚浅,是最后一个加入公司的高层,你把其他部门的人交给我,我也使唤不动他们。”

“你还笑得出来,这个策划案的执行迫在眉睫,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盯着瞧呢。万一……”

程君铭忧心忡忡。

“我当然知道,”顾念及时打断了他,“万一失败了,我也没什么好失去的,大不了卷铺盖走人。万一成功了呢,我还不想别人来瓜分我的胜利果实呢。”

程君铭看顾念干劲十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总之,你要是真的遇到困难了,千万有所顾忌,直接跟我说。”

“好的,谢谢程总。”

顾念做了个调皮的鬼脸,走出了程君铭的办公室。

楚承泽那里的耳报神也是神通广大,文旅公司的这场会议刚由文职人员形成了纪要,地产公司那已经得到了风声。

大家都在议论文旅公司来了个拼命三娘,这样的一块硬骨头都敢啃,烫手的山芋还揣在怀里当个宝。

谁都知道,在地产没有建成之前,放眼望去整个项目是一片空荒。

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纵然是拼命三娘,也没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

大家一致认为,这次文旅公司肯定要吃败仗了。

楚承泽听到后也是喜忧参半,一方面,如果文旅公司垮台了,那他地产一家独大,顾念和程君铭也能趁早散伙。

另一方面,他惊讶于顾念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一肩扛起整个项目的前途命运,心里也是为她担心的。

但他还是放不下面子和架子去见顾念,这个在程君铭麾下奔走的顾念,如果他去关心分毫,似乎在向程君铭示弱一样。

会后的几天,顾念一上班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马不停蹄地奔向各处。虽然感冒迟迟未愈,但一想起还有那么多未尽的工作,也就只好不断鼓励自己,轻伤不下火线了。

顾念一家一家的去普及文化旅游公司给予的优惠合作政策,只要农家愿意加入文旅公司的产业链,不仅按协议保证自家农夫产品的销量,同时还承诺每年固定多少的客源。

农户们虽然都显露出了极大的兴趣,但大部分还是处在观望的阶段。

毕竟文旅公司现在也只是门面看上去很气派,但做不出成绩,只能算是个空架子。因此给予的承诺也很难让人信服。

顾念每天走在田间地头,脸上都晒脱了皮,一会办公室狂喝三杯水都不觉得解渴,每天还要召集部门开会,听取他们像农户征集到的一件,调整合作协议,以期达到更好的效果。

顾念俨然成了一个工作狂,每天来得比保洁阿姨还早,但走得比程君铭还晚。

程君铭有时候下班,路过顾念的办公室,看她还在那里伏案整理着文书,总忍不住要走进去说她两句。

“早点下班吧,工作是做不完的,把身体累坏了我还能指望谁啊?”

程君铭是半开玩笑地说,顾念却丝毫不敢怠慢。

“没事,忙也就忙这几天了,等这个阶段结束了,我再向你请假好好休息。”

说完,又低头看起文件来,仔仔细细在上面修改批注。

程君铭也只好摇摇头,无奈地走了。

这天,顾念在自己的部门早会上布置好计划后,和大家一样,各自奔赴了任务内要走访的农家。

时间紧迫,顾念前脚从上一家走出来,还没来得及吃饭,偏还赶上天空雷声大作,雨说下就下了。

走在田间小路上,连棵像样的树都没有,尽管顾念撒开脚丫子奔跑,还是被大雨从头淋到脚,成了个落汤鸡。

顾念开车回到公司,除了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鞋子也被水浸泡了,重得不得了。

她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台阶,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偏巧在进大门那时,和楚承泽撞了个满怀。

楚承泽看她这副模样,又气又急,可脱口而出的话还是那么不留情面。

“你是傻子吗?出门都不会看看天气预报,车上连把伞都不放,有没有一点生活常识啊?”

顾念也很强势地说:“我就没习惯看天气预报,这世界上说变就变的东西,一个是天气,一个就是你了。所以看了也白看!”

“你……你说我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不是个东西!”

两人正唇枪舌剑,剑拔弩张的时候,程君铭也走了出来。

“顾念,你们在这干嘛呢?你怎么被淋成这个样子?”

顾念穿得是一件白衬衫,被雨水打湿后紧紧贴在身上,还能隐约看见里面的内衣,程君铭赶紧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

楚承泽看了,心里又涌起一阵醋意。

“我送你回去换身衣服吧。”程君铭说。

顾念摆摆手,还想往公司里走。“我没事,办公室里还有备用的衣服。”

“不行,你感冒本来就没好,不能再受风寒了。”程君铭俨然像个大哥哥那样呵护着顾念,“你别走,在这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

说完,程君铭就冲进了大雨中。

“你……感冒了?”楚承泽这才发现顾念说话瓮声瓮气的。

“是啊!这下你满意了,我连吵架都没办法和你比嗓门。”

“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跟我说话呢?”

楚承泽说着朝顾念走过来,想要帮她拭去脸上的雨水。

“不用了。”

顾念赶紧往后退,摆出一副防御的架势。刚好此时程君铭赶到,从车上下来,撑着伞,一手搂住顾念的肩膀,护送她上了车。

楚承泽看着这场雨,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场大雨彻底把顾念的身体给击溃了,她高烧不退,被诊断为肺炎,在医院昼夜不停挂了三天的水,病情才总算有所缓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