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伤口/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的,这次你动作慢一点,没关系,我们后期可以处理的。”

导演嘱咐完后,带着大家各就各位。

顾念还像刚才那样款款走来,靠近肖美美后站定,有意识地放慢动作,轻轻地跪了下来。这次果然比上回好点了。

谁知,肖美美也跟着她一起耍起了太极动作,慢慢地抬起手,慢慢地拿起鲜果,慢慢地剥皮,慢慢地送到嘴边。

顾念等得心焦,尤其是脚下滚烫的地面炙烤着她的皮肤,膝盖上的疼痛感更加深了几分。

顾念忍着疼,还要摆出一副标准的微笑,手臂因为长时间的托举,都有点微微颤抖起来。

“卡!”导演一声令下,顾念瞬间无力地垂下了手臂。

“肖美女啊,你的动作太慢了,你不用改变节奏,还是正常的速度就好。”

肖美美一脸无辜状,“这样啊,我还以为顾念慢了,我也要慢,这样才协调嘛。”

“你也实在太慢了,动作慢也就算了,台词还说那么慢,没必要没必要,自然一点,我们再来一遍吧。”

顾念撑着地面站起来,膝盖的疼痛让她走路都有点不灵活了。

但已进入拍摄的后期,哪怕膝盖是钻心地疼,顾念还是表现地一切如常,咬牙坚持着,该笑就笑,该跪就跪。

好在这一条没有磕绊地圆满结束了,导演一喊停,顾念就像散架了一样瘫坐在地上。

肖美美抬脚就上了车,工作人员也开始收拾道具和器材。

就在顾念用尽全力要站起来时候,她的胳膊被人抓住,绕过了颈项,那人的另一只手直接伸到顾念小腿下面,一把就抱起她的身体。

顾念在空中转了一圈,恍恍惚惚才看清,抱着她的人是楚承泽。

“你怎么来了?”

顾念脑袋一下转不过弯儿,莫非楚承泽真是自己的守护神,每次她遇到危险,或者无助无援的时候,楚承泽总会不偏不倚,不早不晚地出现。

楚承泽还她一个笑容,说:“我在旁边看你好久了。别说话,休息会吧。”

顾念于是顺从地搂住楚承泽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忽然感动地想要落泪。

楚承泽丝毫不顾忌别人的眼光,一路把顾念抱上车,开到公司了,顾念自己打开门,挣扎着要下来,又被他给抱起来了。

顾念急得不停拍他的背,“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被人看见多不好。”

楚承泽争辩说:“有什么不好的,抱着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顾念拗不过他,只好把脸埋得更深了,恨不得钻进楚承泽怀里。楚承泽非常满意,也没送顾念回文旅公司,而是一路招摇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引得大家纷纷侧目。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顾念瘸着腿刚想逃走,就被楚承泽按在了位子上。制服受伤的顾念对她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小菜一碟的事情。

“你给我坐好。别逼我动粗啊。”楚承泽连关心都带着蛮横的味道。

楚承泽说完就走了出去。顾念迫于他的淫威,只能乖乖地坐等。

虽然在同一个门里进出这么久了,顾念还是第一次来楚承泽的办公室,这里比起他在闹市区豪华写字楼里的那间办公室,要简陋狭小得多。

顾念知道,以楚承泽在公司的身份地位,又是楚氏集团顶梁柱式的人物,他随随便便指派个项目经理坐阵就可以了,根本不用委身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

可他偏偏来了,每天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待在离自己不那么遥远的地方。

顾念的心突然柔软了起来,不管她在外面表现得多么强大,在楚承泽身边,她始终是那个被疼爱的小女人。

顾念正发怔的时候,楚承泽提着个药箱进来了,径直走到顾念身边,单膝跪下,帮顾念撩起裤腿。

“哎哎,干什么?”顾念赶紧捉住楚承泽的手。

“当然是帮你处理伤口啊。”楚承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免了免了,我自己回家弄就行了。”顾念还是坚持着。

楚承泽直视着顾念,恐吓她说:“如果不及时处理,感染了,化脓了,留疤了,截肢了怎么办?”

楚承泽说得煞有介事的,顾念反而被他的严肃逗乐了,不由的松开了手。

“你说得也太夸张了吧,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什么都不懂,擦破点皮而已嘛。”

顾念说得满不在乎,可楚承泽卷起顾念的裤管一瞧,伤口渗出的血已经结成血痂,暗红的颜色贴在皮肤上,上面还沾染了一些黄土。

楚承泽不由分说的拿起一瓶纯净水,先帮顾念清洁伤口。

“忍着点疼啊。”

纵使楚承泽有言在先,水打湿皮肤的时候,顾念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楚承泽心疼顾念,一着急说话的语气又凶了起来,“让你逞强吧,自己的疼自己忍着。”

“你是不是故意的,下手那么重。”顾念嘴上这么说,心里明白,楚承泽这个从来不伺候人的大少爷,已经拿出这辈子最柔软的样子了。

顾念朝楚承泽伸出手,“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楚承泽一巴掌把顾念的手打了回去,“你也不看看自己的爪子,脏兮兮的,当心别碰到伤口。”

顾念低头看着手掌,果然上面都是刚才在现场抹上的泥巴,手看起来跟鸡爪子一样,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背到了身后。

“那你可轻一点。”顾念小声地乞求道。

冲洗完毕后,楚承泽用镊子夹起棉签,沾上碘酒给伤口消毒。

酒精接触到皮肤跟火烧一样地疼,顾念本能地弯了弯膝盖,但这一次很争气,咬着牙一声不吭。

最后,楚承泽给顾念的膝盖上涂抹了一层药水,然后用洁白的纱布覆盖住,用医用胶布贴起来。

顾念看他服务地细心周到,掩饰不住地满意。

“看不出来嘛,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手艺。能够让你楚少爷伺候一回,我是不是因祸得福啊?”

顾念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忍不住跟楚承泽耍起了嘴皮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