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因祸得福/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承泽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说:“不用客气,反正总要被别人误会是我虐待了你,亲手帮你包扎,大家也不至于把我想得太坏。”

“你……虐待了我?”顾念听得一头雾水。

“是啊,谁让你好死不死,偏偏伤在了膝盖上。”楚承泽说着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露出了坏坏的表情。

顾念突然想到,之前和楚承泽一起看的美国电影里,情侣在野外情不自禁要亲热的时候,女的跪在男的身上的画面。当时顾念就偷偷地想,难道膝盖不会痛吗?

“啊……”

顾念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一拳砸在楚承泽肩上,随即自己的脸也红到了脖子根,索性双手捂着脸不看楚承泽。

“你好烦啊,大白天说这种话,你害不害臊?”顾念气得直跺脚。

“我说错什么了?什么害臊不害臊的?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呢。”

楚承泽反倒装起天真无邪来了,顾念拿他没办法,说不过他,打不赢他,气得索性闭上了嘴。

“哈哈,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楚承泽恶作剧得逞了,还偏要拨开顾念的双手,看看她红得跟番茄一样的脸。

“大色鬼。”顾念生着闷气,嘟起嘴,把头歪向别的地方。

没错,楚承泽就是个色鬼。

刚才跪在顾念跟前的时候,楚承泽只要微微一抬头,就能瞄见顾念胸前的衣衫,在她双峰之间勾勒出的一条不深不浅的印子,他一下就心猿意马起来。

在办公室里,楚承泽自然不敢造次,但是意淫一下,过过嘴瘾还是可以的。

楚承泽双眼追着顾念的红脸蛋游走,“生气啦?”

顾念又气又羞的模样,实在可爱,头不停地转来转去,偏偏不要跟楚承泽对视。

楚承泽趁她不留神,突然反其道而行,身子探过去,轻轻一下亲在顾念的嘴唇上。

顾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耍了,于是也不再把头甩来甩去,而是低下来,低得把头顶留给楚承泽看去吧。

谁知楚承泽真的就此放过她了,他站起来对顾念说。

“走吧,我送你回家吧。”

“啊?哦。”顾念心里尽然还有些小失落,但立刻就暗暗吐槽自己,真是有样学样,跟着楚承泽脑袋里都想些什么羞羞的东西啊。

“那个,能不能让我自己走,不用抱我了。”顾念小声地说。

“可以啊,不过你现在走起来跟只蜗牛一样,你是希望我就这样扶着你,在大家的注目之下,磨蹭个5分钟走到门口吗?”

顾念被他讲得心惊肉跳的,赶紧伸出手来作出柔弱状,“不好意思,我怎么突然又头晕了,看来还是要麻烦你了。”

楚承泽于是故伎重演,把顾念给抱了出去。一群好事者看着他们的背影还不够,还站在窗口张望,直到楚承泽把顾念放在车上,驾车远去后,办公室里才爆发出一片惊呼。

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他们眼中冷若冰霜,狂拽炫酷的楚总,早就已经名草有主了!

坐在楚承泽宽大的车厢里,顾念还沉浸在刚才两人的“闺房之乐”中不可自拔。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就这样缴械投降,做个被楚承泽宠爱的小女人也不错啊。

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要求那么高呢?

正在顾念有一搭没一搭胡思乱想的时候,楚承泽突然发话了。

“今天拍的片子,如果你心里不舒服,就不要用了。我手下正好有一家水准尚可的广告公司,我让他们重新策划一个。费用我出。”

“啊?”顾念一时没明白过来。

“如果程君铭有意见,我可以单独找他谈谈,如果你担心肖美美,我也可以去交涉。”

顾念大脑的回路这才转过弯来,楚承泽肯定知道,向肖美美下跪的那个镜头,让顾念不舒服了。

“不用。我觉得拍得挺好的。就这样吧。”

顾念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描淡写。

“你真的不在乎吗?”楚承泽怀疑地问。

“在乎它什么呢?这不过是我的工作啊。”

顾念一下子从刚才的小情趣里摆脱出来,又变成了那个倔强、刚强的模样。

“再说,今天大伙忙了一天,都很辛苦,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否定了集体的劳动成果。

凡事,认真就输了。你在意一件事,这件事就会化成心里的一根刺,让你如坐针毡。你不在意,别人忘却的速度就会更快,转眼就随风化去了。”

楚承泽听着听着,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呀?我说的可都是我的真心话。”

“我不是笑这个,你说的很对。”楚承泽认真地说。

“那你笑什么呢?”顾念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笑……”楚承泽似有满腔的话要说,仔细斟酌着。“我笑,我是不是变成了你身边那个,总是杞人忧天的人。

你已经这么强大,这么优秀了,相比之下,我的操心都显得多余了。”

顾念听出了楚承泽话语里的灰心和失落,也小心翼翼,字斟句酌地说: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我心里很感激你的,真的,我觉得,有你在,我做什么都很踏实。你可是我坚强的后盾呀。”

顾念难得对楚承泽说这样动听的话,说着说着,自己又不好意思起来。

但楚承泽听着倒是挺受用的,连他的抱怨听起来都像是撒娇了。

“我也没有怪你。我是夸你,你真的,变得出乎我意料的好。

你曾经对我说,我是最好的楚承泽,你是还不够好的那个顾念。

现在,我看你就快超越我了。

我担心你以后登峰造极了,看不上我了,把我给甩了。”

“啊?你想多了吧,怎么可能?”顾念赶紧安慰他。

楚承泽侧目看着顾念,“你说的不可能是指哪件事?是你不可能超越我呢?还是不可能甩了我?”

楚承泽真是越来越巧舌如簧了,顾念怎么说都能被他抓住把柄。

“你这张嘴实在厉害,我说不过你。”

车子此时正好停在顾念住处的楼下,顾念赶紧打开门作势要走,却被楚承泽一把拉住。

“回答我,顾念。到底是哪一种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