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坠崖/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大家对此行抱着怎样的心情,有怎样的收获和体会,返程的日子总算是来了。

因为回程航班预留的时间非常充裕,大家自然就放松了下来,悠哉游哉地收拾、检查着行李,整个早晨非常平静。

程君铭心情不错,边吃早饭边和几位老总开着玩笑,一个不经意地抬头,只见杨洁背着包,神色慌张,一路小跑地出了旅店。

他觉得不对劲儿,立刻站起来跟了出去。

杨洁站在门口,拉着地接小王说着话:“你就帮我跟大家打个招呼,说我临时有事,自己搭下一班飞机回去。

路上虽然时间充裕,但也别耽搁太久,吃了早饭就组织他们出发吧。”

杨洁一边说着,拉开车门把自己的背包扔了进去,人也跟着坐了上去。

“这里你放心好了。可是,你自己一个人去,能行吗?”

“没事,这条路我记得了,顺利的话半天就能来回。”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杨洁看到程君铭,略微有些慌张,她本没打算让他知道的。

“没什么大事,我有件东西要送到慈朗村去,去去就回的。”

杨洁故意说得很轻松的样子,但程君铭一听就皱起了眉头。

“就你一个人去?”

“是啊,不是跟你说了去去就回嘛。”

杨洁说着把钥匙一拧,发动了汽车。谁知程君铭也一个箭步跳了上来。

“你,你干什么?快下去!”杨洁板起脸来对程君铭发号施令。

“不行,我跟你一起去!”程君铭说着已经扣上了安全带,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杨洁还想说什么,程君铭先他一步开口道:“赶紧走吧,早去早回,你再磨磨蹭蹭地,天都要黑了。”

杨洁没办法,放下刹车,踩下油门,车子载着他们一下就蹿了出去。

一路上,杨洁心里的焦急都写在了脸上,眉头紧锁,眼睛盯着路面,一句话都不说。

程君铭看她太紧张了,主动捡起了话头。

“到底是忘了什么东西,要你这样大费周折跑一趟。”

杨洁叹了口气,说:“是药。给村里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的药。

你昨天也看到了,十年前我们拍摄的那些孩子,都走出了大山,除了一个身患小儿麻痹症的学生。

这十年间,我们电视台一位来过慈朗村的老编辑都会按时和他通信,寄来药品鼓励他。

这次我们出发前,大家还自发给他捐款。

哎,我也不知怎么了,竟然把这样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我必须亲手把东西交个他。”

如果细究起来,这也是杨洁工作的失职,这本来该是这次摄制活动里很大的一个亮点,却被她一时疏忽遗漏了。

她想着既然不能用镜头记录,她就用手机,纸笔,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一幕给记录下来。算是对自己失职的一点小小弥补吧。

好在一路上都还算顺利,他们再次走进慈朗村的时候,还有村民认出了杨洁,在热心村民的指引下,杨洁很快找到了目标人物。

程君铭帮杨洁举着手机,把欠款和物品交付的过程,还有后面杨洁对他进行的一段专访都拍了下来。

杨洁偶尔瞥向程君铭一眼,看到他的脸藏在手机后面,简直就是个人肉架子,不禁想,带着程君铭竟然还能帮自己这么大的忙呢。

从村民家出来,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村民热情地留宿杨洁和程君铭,但杨洁看他身体实在不便,还是表示感谢后推辞了。

一路上,照例是杨洁开车,程君铭坐在副驾驶欣赏着自己拍摄的作品,得意地点着头。

“嗯,实在太感人了,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天赋。哪天你凭这个纪录片得个什么大奖,可别忘了我的好啊。”

“行,我要是有朝一日能上台发表获奖感言的话,肯定第一个就感谢你。”

程君铭露出不满的表情,说:“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俗人吗?功名于我如浮云,我可是一点都不稀罕。”

杨洁又被他认真的样子逗乐了,说:“行行,那你有什么别的要求,我尽量满足。”

“真的?”程君铭一下来了兴致,蹭地转过身看着杨洁,“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杨洁戒备地说,“你先说给我听听呢。”

程君铭笑称:“本公子胸无大志,不爱江山,独爱美人,美人可愿意以身相许,长相厮守呢?”

杨洁的脸像火烧一样,程君铭好像有攒了几年的情话要对她说,每次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总是弄得她脸红心跳的。

杨洁不免心旌摇曳,把住方向盘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什么?”程君铭凑过来,洗耳恭听的样子。

“其实……”

两人在酒店那一晚的画面,不停地飞进杨洁的脑海中,让她当下心绪不宁。

就在杨洁踌躇着要不要告诉程君铭的时候,车子一拐弯,一辆庞大的载货车朝着他们笔直地冲过来。

杨洁惊呼一声,手脚都慌乱了,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程君铭已经侧身上去,猛打了一圈方向盘。

可杨洁没把脚下的刹车踩住,车子失控,直接冲下了高高的山崖。坠入漆黑一片的深渊。

不知过了多久,程君铭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浑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一样,稍微一动就咔咔作响。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程君铭摸索着打开了车内的小灯,看见面前的车窗玻璃已经撞碎了,控制台上到处散落着玻璃渣子。

而杨洁则像摊泥一样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头发披散在背上,样子很恐怖。

“杨洁,杨洁,快醒醒,快醒醒啊。”

程君铭不停喊她,摇晃她,心提到了嗓子眼,杨洁呻吟了一下,慢慢挣扎支起身体,程君铭不安的心才稍稍落了地。

“这是哪里啊……”

杨洁艰难地抬起头,程君铭这才看到她半边脸上都是血,仔细一瞧,原来是她的额头靠近发际线的地方磕破了。

程君铭一下又慌了起来,赶紧扯了几张车里地面纸,帮杨洁擦拭血迹。

“你感觉怎么样,疼吗?快跟我说说话啊。”

杨洁一脸疲惫,只能轻轻地动动嘴唇:“不疼,晕。”

程君铭赶紧掏出两人的手机看看,还能打开,没有摔坏。可是当他打开一看,绝望的情绪又如潮水般涌来。

没有信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