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情话/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去之后,楚承泽驱车回家。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都在想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很确定,一定是有人趁他离开之后进了办公室,并且目标是他的那些机密文件。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和叶氏有关的文件。

因为最近楚氏除了和叶氏合作之外没别的其他的动作,那个人的目标只可能是这个。

但是一时间楚承泽却想不出来那个人到底是谁,这一点让他的眼眸黯了下来。

到家的时候毫不意外的顾念又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楚承泽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心疼她不让她等,可是每次都是口头答应,然后照等不误。

这让楚承泽很心疼,蹲到沙发前,没叫醒她,就那么眼神带着爱恋的看着她。

或许是感受到了楚承泽炙热的视线,顾念慢慢的睁开了眼。

“你回来啦?”刚睡醒的顾念小脸红扑扑的,声音还有点沙哑,或许因为是晚上,所以她的声音不自觉就压低了很多。

而且,虽然眼里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但此时她的神情是完全信任的。

这一点让楚承泽觉得自己在公司一天的忙碌都直接消失散尽了。

“回去睡?”楚承泽的声音也压低了。

顾念点点头:“嗯。”然后就坐直身体准备从沙发上下来,就在这时,楚承泽却蓦地把她的一条手臂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另一条手伸进了她的腿弯。

顾念明白,他是要把自己抱回房,一时间心里满满的甜蜜感,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颈,脸贴上他的。

楚承泽走的很慢,像是在举行一场仪式一般。

蓦地,顾念歪过脸,神色狡黠的看着他:“楚承泽,我重吗?”这好像是个女人都爱问的问题,确切的说,是都爱问自己的爱人的问题。

担心自己的身材不够好,所以总会问,一边想得到真心的答案,一边又想听到好听的话。

但是,此时顾念却是带着玩笑的意味问楚承泽的。她也知道自己很瘦,答案根本不用去猜测。

“重。”

但是,楚承泽简单的一个字却让顾念怔愣了。有点不敢相信,一直以来别人都是说自己很瘦的啊,为什么楚承泽会说她重?

不会是怀孕之后每天进补却不运动所以在不知不觉中长胖了吧?

顾念有点恐慌,认真的看着楚承泽的脸:“真的吗?可你不是经常健身的吗,我难道比你那些运动器材还重啊?”

楚承泽没看她,还在专注的走着脚下的路,大概因为抱着顾念的缘故,他走的格外的慢。

正在顾念以为听不到楚承泽的回答了的时候,却听到他好听磁性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整个世界都在我手上,你说重不重?”

这下顾念是彻底呆住了,她没想到,楚承泽居然会说这种话?

也不能怪顾念大惊小怪,实在是楚承泽看起来真的不像会说这种话的人。然而当事人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很云淡风轻的样子。

“楚承泽。”

“嗯。”

“你在哪看的这句话?”

“......”

“楚承泽?”

“嗯。”

“你在哪看的这句话?”

“......”

“......”顾念是知道了,楚承泽是不打算回答自己的问题了,于是也只好不再问了。

把顾念放到床上之后,楚承泽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洗澡:“困的话就先睡。”

点头,可是之前明明很困很困的顾念此时却睡意全无了,也不敢多玩手机,只好坐床上玩着自己的手指。

其实,顾念是感觉到楚承泽今天有点不对劲的,尽管他尽力掩饰了,可是她还是能看得出来一点。

平时虽然楚承泽的话也不多,但是他今天的眸子实在是太过深沉了。

楚承泽洗澡很快,十分钟左右就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出来了,身上还散发着洗澡之后的雾气,发梢滴着水。

顾念发现,无论和楚承泽在一起多久,他的很多瞬间还是会让她沦陷。

幸好,在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床塌陷了的时候,顾念回过神了。

乖巧的去拿过一条毛巾,然后坐到楚承泽身边安静地给他擦着头发。楚承泽此时全身都放松下来,伸出手揽着顾念的腰。

半晌,顾念温柔的声音在楚承泽的头上方响起:“楚承泽,你今天怎么了?”

说完这句话,顾念就感觉到楚承泽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僵硬了一下:“怎么?”

“就感觉你今天有心事,是公司有什么事吗?”

楚承泽闻言在心里笑了,果然是自己爱的女人,自己的一点很小的变化她都能看得出来。但是,楚承泽是不想对顾念说今晚的事的。

顾念的身体很弱,楚承泽不想她为这种本不该让她烦心的事而担忧。这种事,本就应该是男人要处理好的,让自己的女人知道了,只会显得他很没用。

于是,楚承泽拉过顾念正在给自己擦头发的手,让她坐下来和她平视着:“我能有什么事,你以为你男人那么没用?”

顾念却并没有因为他这句带点玩笑意味的话而笑,眼神里满是认真:“真的没什么事?”

“嗯,就是最近比较忙,可能有点累了。但是回家看到你就好了。”说着,楚承泽伸手把顾念搂紧了自己的怀里。

顾念顺从的任由他抱着,心里满是甜蜜,今晚的楚承泽实在是太会撩了,情话一句接着一句的。

但是不得不说,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顾念现在的心情很好。

有了楚承泽抱着自己,顾念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

听到自己的怀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楚承泽垂眸看了眼,果然看到顾念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凑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动作很是疼惜,像是在触碰一件自己的珍宝。

翌日。

顾念今天醒的格外早,她自己都很诧异,才早晨七点半。

此时楚承泽也才刚起床,看见她睁开眼睛也有点奇怪:“怎么醒了?”楚承泽以为是自己吵醒了她,或者是她有哪里不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