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黑白西服/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叶墨这样一激,程君铭感觉自己的好心情都被他搅和了,眼神幽暗的看了眼叶墨的背影,程君铭也走进去。

因为在外面一耽搁,在加上在教堂里面迷失了一会儿方向。等到程君铭找到换礼服的地方的时候,杨洁都已经装扮好了。

杨洁穿着一身白色的抹胸伴娘服,显得前凸后翘,白皙的肌肤被洁白的婚纱衬着显得更为泛着光泽。

程君铭不禁看痴了,他居然在心里想,这要是他和杨洁的婚礼就好了。

见程君铭一直看着自己,杨洁也不好意思了,不自在的扯了扯身上的布料。

发现杨洁的窘迫,程君铭转身走进了另一个化妆间。

这时,杨洁的化妆师又来到了她身后:“伴娘小姐,耳环忘记给你戴了!”

摸摸耳朵,果然上面空无一物。于是杨洁又转身走进了化妆间,但是杨洁的化妆师却实在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居然又找不到耳环了。

杨洁无语望天。

等到杨洁终于顺利戴上耳环推开门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了从对门走出来的程君铭。

他明显是被精心“装扮”过了,此时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帅气很多倍。西服的颜色是程君铭从来没有穿过的宝蓝色,这个颜色,说好看也好看,说不好看那真是很丑了。

气质好的人穿起来会显得很高贵,但是一旦差一点的呢,穿起来就会很俗气。

但是程君铭不属于这两种,他居然把宝蓝色的带着锐气的西服也穿出了儒雅的气息。

杨洁看的有点入迷,眼珠子上下滚动着。

程君铭见状手握拳头抵着唇轻咳了一声,杨洁这才回神,然后就看见了程君铭胸前的一个别上去的红色的小东西。

这个东西,低下头看看,杨洁现在确定自己也有一个,但是却有着一字之差。

“你是伴郎?”杨洁实在是没想到这一点,光顾着自己要当伴娘高兴了,忘记问问顾念伴郎是谁了。

虽说两人前几天是解除了误会吧,但是此刻一个伴郎一个伴娘却着实让杨洁有点尴尬。

“不然呢?”程君铭明显不满意杨洁这个反应,语气冷冽的反问道。

“啊、我......”

“走吧,外面现在人已经基本都到了,我们出去吧。”不等杨洁说些什么,程君铭就打断了她的话,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杨洁见此也跟了上去。

到了大厅,杨洁才发现程君铭说的果然没错,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到了。

于是赶紧换上一副甜甜的笑脸走上前,可是刚走几步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洁洁,你今天实在是太美了!”叶墨这话说的真心,他坐的远远地就看见了杨洁穿着小礼服从后面走出来,当然,她要不是和程君铭一起出来的那叶墨会更开心的。

杨洁冲他一笑,正准备说谢谢就听见不远处的程君铭在叫她:“小洁,过来一下。”

闻言看过去,杨洁以为程君铭是有什么事要她帮忙,于是边往那边走边对叶墨说:“我等下再和你说啊,你先去坐一会到处看看。”

叶墨就看着杨洁从自己的面前跑到了程君铭那边,而且没有一点点留恋。见此,叶墨的眼眸里出现了浓浓的怒气。

但是杨洁都没有发现这一切,只是很快的走到程君铭身边:“怎么了?”

“我不认识这些人。”

“啊?”杨洁彻底惊了,程君铭不是个学霸吗,明明楚承泽已经提前很多天把宾客名单和资料都给他们看了呀,程君铭居然到现在都没记住。

程君铭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嗯!”然后拉起杨洁的手腕:“所以,你从现在开始要和我走在一起,时刻提醒我。”

程君铭都这样说了,杨洁也不好拒绝,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走了。

楚承泽虽然是新郎,但是其实基本所有的事情都被别人包揽了,他只用等顾念到就可以了。

所以,此时的杨洁和楚承泽在大厅忙的不可开交,但是楚承泽就在一个安静地房间的沙发上舒服的坐着。

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楚承泽拿出一个正方体的小盒子,丝绒的表面,再加上今天这种场合,一看就知道是戒指。

“嗒-------”极小的声音在幽暗僻静的房间里发出,然后就只见盒子里有一颗巨大的钻石戒指。

房间里灯光不足,只有茶几上一个小台灯照射着昏黄的光芒,但是照耀在那个钻石上,楚承泽瞬间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变得亮了起来。

今天,他和顾念,真的就要结婚了!

其实,饶是楚承泽这样的人,对现在的一切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受。因为在遇见顾念之前,楚承泽真的没觉得自己这一生会这么爱一个人了。

但是直到遇见了她,楚承泽才明白了什么是爱,爱一个人的感觉真得很好。

合上戒指盒,楚承泽起身走到一个全身镜前站定,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黑色的西装,头发简单的打理了一下,却已经帅气逼人了。

其实,一开始楚承泽是打算穿白色的西装的,因为有一次顾念说他穿起来很好看。所以一开始挑礼服的时候,楚承泽就一直在试白色的。

顾念当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有点不解:“你不是喜欢黑色吗,怎么今天尽试白色的?”

“你不是说喜欢看我穿白的?”没有过多的言语,简单的一句反问,却让顾念的心一瞬间几乎快要融化了。

“但是,”顾念狡黠的挑挑眉:“我觉得男人结婚的时候还是穿黑色西装最帅,因为看起来最有诚意最认真。”

说完,顾念就定定的看着楚承泽。

楚承泽先是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然后猛地低头,当着婚纱店所有店员的面擒住了顾念软糯的红唇。

一吻结束之后,顾念的脸已经红的能煮鸡蛋了,论厚脸皮,顾念一向是承认自己比不上楚承泽的。这个男人,总是能够不顾及场合形象的突然吻她,还吻得很激烈。

想到这些事,楚承泽的脸部表情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