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东山再起/豪门溺爱:深情总裁强势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他离开这里,已经十几年了。

没想到这里还是那么破旧。

韦长星叹了口气,蹙眉盯着这个与帝都完全不同的破楼。

如果不是这么破旧,那些在帝都打拼的穷人也租不起啊。

唐婷婷往一栋楼走去,楼梯很肮脏,她重重跺了一下脚,橘黄的灯亮了。

韦长星跟在她后面。

“没想到你会住在这里?你好歹是唐家的二小姐,唐婉仪的妹妹,难道身上没有积蓄吗?”韦长星疑惑地问道。

唐婷婷冷冷地说道:“本来有,只不过被人拿走了。”

韦长星一愣,发现唐婷婷每次在他提起她的家人时就会语气非常冷,仿佛带着深仇大恨一样。

韦长星看着四周糟糕的环境:“你从小锦衣玉食,在这里应该住不惯吧?”

唐婷婷笑道:“你别想小看我,在去唐家之前,我们一家四口就是在这里租的房子,四个人挤在小小的房子里,别提多穷了,身上总是又臭又脏,老头创业失败,又不肯去工作,整天拿着四叔救济的钱买酒喝,我那时还小,只知道他们夫妻俩经常吵架,我还经常饿肚子,不过四叔会经常送点吃的来。”

韦长星发现她没有称呼唐健柏和冯敏君为父母,而是叫老头,以及他们夫妻俩。

难道唐婷婷在嫉恨唐健柏和冯敏君不顾骨肉亲情将她逐出家门?

韦长星看着唐婷婷问道:“你刚刚说的四叔,是唐玲的父亲?”

唐婷婷楞了一下,点点头。

韦长星蹙眉:“既然人家父亲对你们这么好,又是给钱,又是接济粮食,你还那么诬陷唐玲?你就那么恨她?”

唐婷婷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不管你信不信,我从小就深受家人的影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恨唐玲,便已经恨起了唐玲,直到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我才明白,自己一直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做着什么样的事,自己现在这个下惨可能就是我那么对待唐玲的报应吧。”

韦长星疑惑地问道:“恨唐玲是因为受到家人的影响?可是唐婉仪不是说你们家从小就对唐玲非常好吗?你妈还骂唐玲是白眼狼,当然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唐婷婷忽然变得非常冷漠:“有些人天生地会装模作样,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都受到了惩罚,有些罪大恶极的人却能够逍遥法外!”

韦长星疑惑地看着她:“你说得是谁?你父母吗?”

唐婷婷深吸一口气:“你不要再烦我,我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你赶紧走吧!”

他们来到一层楼钱。

唐婷婷在一间房前停下,用钥匙开了门。

韦长星忍不住盯着里面,想起了小时候和父母住在与这相似的房子里的情形。

韦长星沉声道:“唐婷婷,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但是我的直觉非常敏锐,你身上确实隐藏着真相,我只问你,你不想东山再起吗?”

自从他离开这里,已经十几年了。

没想到这里还是那么破旧。

韦长星叹了口气,蹙眉盯着这个与帝都完全不同的破楼。

如果不是这么破旧,那些在帝都打拼的穷人也租不起啊。

唐婷婷往一栋楼走去,楼梯很肮脏,她重重跺了一下脚,橘黄的灯亮了。

韦长星跟在她后面。

“没想到你会住在这里?你好歹是唐家的二小姐,唐婉仪的妹妹,难道身上没有积蓄吗?”韦长星疑惑地问道。

唐婷婷冷冷地说道:“本来有,只不过被人拿走了。”

韦长星一愣,发现唐婷婷每次在他提起她的家人时就会语气非常冷,仿佛带着深仇大恨一样。

韦长星看着四周糟糕的环境:“你从小锦衣玉食,在这里应该住不惯吧?”

唐婷婷笑道:“你别想小看我,在去唐家之前,我们一家四口就是在这里租的房子,四个人挤在小小的房子里,别提多穷了,身上总是又臭又脏,老头创业失败,又不肯去工作,整天拿着四叔救济的钱买酒喝,我那时还小,只知道他们夫妻俩经常吵架,我还经常饿肚子,不过四叔会经常送点吃的来。”

韦长星发现她没有称呼唐健柏和冯敏君为父母,而是叫老头,以及他们夫妻俩。

难道唐婷婷在嫉恨唐健柏和冯敏君不顾骨肉亲情将她逐出家门?

韦长星看着唐婷婷问道:“你刚刚说的四叔,是唐玲的父亲?”

唐婷婷楞了一下,点点头。

韦长星蹙眉:“既然人家父亲对你们这么好,又是给钱,又是接济粮食,你还那么诬陷唐玲?你就那么恨她?”

唐婷婷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不管你信不信,我从小就深受家人的影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恨唐玲,便已经恨起了唐玲,直到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我才明白,自己一直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做着什么样的事,自己现在这个下惨可能就是我那么对待唐玲的报应吧。”

韦长星疑惑地问道:“恨唐玲是因为受到家人的影响?可是唐婉仪不是说你们家从小就对唐玲非常好吗?你妈还骂唐玲是白眼狼,当然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唐婷婷忽然变得非常冷漠:“有些人天生地会装模作样,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都受到了惩罚,有些罪大恶极的人却能够逍遥法外!”

韦长星疑惑地看着她:“你说得是谁?你父母吗?”

唐婷婷深吸一口气:“你不要再烦我,我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你赶紧走吧!”

他们来到一层楼钱。

唐婷婷在一间房前停下,用钥匙开了门。

韦长星忍不住盯着里面,想起了小时候和父母住在与这相似的房子里的情形。

韦长星沉声道:“唐婷婷,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但是我的直觉非常敏锐,你身上确实隐藏着真相,我只问你,你不想东山再起吗?”

韦长星沉声道:“唐婷婷,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但是我的直觉非常敏锐,你身上确实隐藏着真相,我只问你,你不想东山再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