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故意来找茬/倾世狂妃:床咚冰山太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夫下去之后,暮云初看了眼还站在屋子里的人,挑了挑眉:“陆二小姐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听言,陆允晴握紧了拳头。她看着暮云初,在内心权衡利弊之后,最终选择了忍气吞声。

但是这一笔账,她算在了陆阮曦身上。如果不是因为陆阮曦,她也不会被太子妃刁难!

目送陆允晴离去,暮云初道:“阮曦,你还好吗?”

陆阮曦摇了摇头,她猛地咳了起来,让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不正常的红晕。暮云初赶忙替她拍打着后背:“你别激动啊。”

“我没事。”陆阮曦摇着头,看向暮云初的眼眸中多了几分探究:“你怎么来了?”

“我原本是想问问你百花宴的事情,但是现在你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哪知听到百花宴三个字,陆阮曦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沉了下来。她又想到了温柔的萧景睿,如果自己把百花宴上的事情都说出来,那不是把萧景睿牵扯进来了吗?

“太子妃,百花宴的事情,您能不能别问我了。”陆阮曦低下头,一副不愿多语的表情。

见此,暮云初就算在想知道,也只能闭口不谈。现在的陆阮曦还是一个病号,而且就算陆阮曦不说,她也有办法从别的地方查出来!

想到这里,暮云初脸上露出笑容:“好,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

陆阮曦点了点头,随后便垂着脑袋不说话了。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暮云初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

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陆阮曦心里的心结,也只能靠她自己了。

在二人说话的空档间,大夫就去把药抓好煎出来了。等里面二人的谈话声停下来之后,大夫敲了敲门:“陆小姐,太子妃,药好了。”

闻言,暮云初开口:“进来吧。”

大夫进来,把药碗放下之后就直接出去了。暮云初起身,将药碗端过来,用指尖沾了点药汁放进嘴里尝了尝,确定都是治疗风寒的药之后,这才端着药碗重新回到床边。

她将勺子里的药吹了吹,不烫口之后这才喂给陆阮曦。陆阮曦看着勺子犹豫了一秒,最后还是张嘴喝了下去。

一碗药,就这么被陆阮曦喝了下去。暮云初将碗放下,开始跟陆阮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与此同时,陆允晴。

离开了陆阮曦的院子之后,她就气冲冲的回了房间。在房间里坐下之后,陆允晴想到今天的经历,越想越气。她的母亲是丞相府的夫人,她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一次如果不是陆阮曦,她又怎么会被太子妃真的折辱?

想到这,陆允晴气不过,抓起手边的东西直接丢了出去:“陆阮曦,都是你这个丧门星!”

守在外面的下人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其中一个赶忙去通知陆夫人了。剩余的,就守在门口,生怕陆允晴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不过很明显,他们多虑了。陆夫人匆匆赶来的时候,陆允晴还在砸东西。她似乎是砸上瘾了,所以一直没停下来。

“女儿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娘!”听到陆夫人的声音,陆允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看着人,嘴巴一瘪,看样子就要哭出来一样。

陆夫人一看到她这个动作,连忙心疼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陆阮曦那个贱人欺负我,害得我被太子妃责备。”

听到陆允晴的话,陆夫人真假都不管了,“什么?你等着,等太子妃离开了,娘去给你出气。”

“嗯!”陆允晴低着头,看着像是被欺负了一般。实际上只有她知道,这一次,她要让陆阮曦插翅难逃!

好好的嫁出去不行吗?非要在她面前当拦路石。

当天下午,暮云初离开丞相府之后,陆夫人就去了陆阮曦的院子。彼时陆阮曦刚吃完饭准备喝药,她刚才从下人手里接过药碗,陆夫人就气势汹汹而来。见到陆阮曦,她脸上的表情一变,想个笑面虎一般:“阮曦啊,太子妃今天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啊?”

“娘,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

见陆阮曦这样,陆夫人一咬牙:“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娘也不拐弯抹角了。你今天让自己的妹妹在太子妃面前出丑,这是你一个做姐姐的能做的事情吗?!”

“我让她在太子妃面前出丑?”陆阮曦一愣,但随即想起自己那个妹妹颠倒黑白的能力,以及面前这个女人无脑护的能力,顿时就丧失了跟陆夫人争辩的兴趣。

反正不论自己说什么,陆夫人都认为自己是在为自己开脱而已,所以她还不如省省力气。

见陆阮曦这副无所谓的表情,陆夫人只觉得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她气的一直喘气,胸前的肉随着她的动作不停的颤抖。

陆阮曦见此,低下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陆夫人在一旁继续唠叨:“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当初娘给你说媒你不愿意,陛下赐婚还抗旨,唉。”她脸上的表情,给人一种这是一个恨铁不成钢的母亲的感觉。

可是陆阮曦知道,她不过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而已。

陆阮曦垂下眸子,淡淡的道:“娘亲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女儿先歇息了。”

这话赶人的意思太过明显,陆夫人就算再想留在这里,也只能起身离开。

陆夫人离开后,陆阮曦这才对自己身边的婢女道:“收拾一下我休息了。”

“是。”

陆阮曦眼眸微垂,她原本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却换了一句。不管怎么说,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就算不为了她,也得为了陆丞相好好想一想。

暮云初回去之后,悄无声息的翻进了太子府,想要趁萧墨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进房间里。

回来的时候她可感觉到了,自己身后跟着的人。

只不过着急回去,暮云初也懒得理会他们。不过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小喽啰,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前脚刚进房间,后脚萧墨琛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回来了?今天有什么收获啊?”

暮云初解释道:“我就去丞相府看了下陆大小姐,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

“真的?”萧墨琛挑眉,明显的不相信。

“真的。”暮云初连连点头。

萧墨琛还想说什么,外面就响起灵兮的声音:“爹爹,娘亲回来了吗?”

暮云初对着萧墨琛挑了挑眉,转身就出了房间。她将外面的灵兮抱了起来,用其中一只手刮了刮灵兮的鼻子:“灵兮我没有想娘亲啊?”

“有!”灵兮道:“娘亲一直都不在府里,刚才爹爹的脸黑的像书房里的砚台一样!”

被自家女儿拆台,在后面走出来的萧墨琛顿时就黑了脸。暮云初转过身,看着萧墨琛笑的狡诈:“看看,暴露了吧。”

萧墨琛没说话,黑着脸离开了。

计划得逞的暮云初和灵兮对视一眼,然后齐齐笑了出来。

翌日,萧墨琛特意推了所有的事情,准备带灵兮和暮云初出去散散心。现在朝堂上萧靖炎的的势力越发的扩大,而他也被弄的焦头烂额,这时候出来散散心,也算是让他可以放松一下。

于是,萧墨琛包下了一艘画舫,准备带暮云初和灵兮去游湖。

一听到可以出去玩,灵兮自然是高兴的直拍手。暮云初虽然心里还记挂着百花宴的事情,但既然他们一家好不容易有机会聚在一起,那么自然是不能扰了兴致。于是暮云初也跟着一起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