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谁的孩子/倾世狂妃:床咚冰山太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也不管暮若水让不让自己走,抬步就离开了这里。

暮若水是拦不住她,而这里的其他宫人,也没人敢拦着自己。

……

暮云初正在埋头在医书里,听到动静,转头看到是锦枝回来了。不禁眉头蹙了下,虽然锦枝额头上似是被经过处理,但伤口还在,一眼就能看到是被破了相了。

她顿时脸色一寒,“暮若水做的?”

锦枝本能的想要摇头,不是怕得罪暮若水,而是不希望皇后因为自己这点小伤为她出头,而让人诟病。她回来的路上就有些后悔了,在这宫里,现在许多人都在关注着暮若水和熠皇子的事情。

暮云初见到锦枝的表情,虽然她没回答,但是自己已经猜测到了大概,她冷笑了下,“没想到暮若水还是这么没脑子,不知道收敛。”

她说完,起身,看着锦枝又说道,“走吧,陪着本宫去见见她。”

“娘娘……”锦枝下意识的想要劝阻,但看到皇后笑着的表情,忽然就将话咽了回去,是啊,皇后向来做事都是极有分寸的,她应该不必担心才是。

当暮云初带着锦枝到了暮若水那里的时候,这里的宫人都吓了一跳,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们纵然没看见的也都听说了,没想到皇后这么快就来了,还带的锦枝姑姑,看来这次这个‘三皇子妃’怕是要遭殃了。

暮云初让他们都起来,说道,“暮若水在里面?”

宫人赶紧点头,“娘娘吩咐的,不准三皇子妃四处走动,奴婢们都看着呢。”

暮云初嗯了一声,推门进去了,锦枝就跟在她的身后。

正在与熠儿坐着的暮若水听到动静,抬头就看到暮云初,顿时眉心都拧在了一起。她十分冷的说道,“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暮云初见她丝毫没有觉悟的样子,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凭借这么活的这么自信,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害怕。

“本宫难道不能来?”暮云初走过去,看了眼熠儿,就看到暮若水紧张的把孩子挡到了自己的身后。她冷笑了下说道,“你刚才打了本宫的丫鬟,本宫倒是要问问你,为什么?”

“一个奴婢,也敢目无尊上,难道不应该教训?”

暮云初目光冷然,“是我的奴婢,这后宫中,你算什么人,什么地位,凭什么教训我的丫鬟。”她说完,敏感的发现熠儿身子抖了下,心中叹了一下,孩子在这里,她还是不能说太过分的话来。

便说道,“锦枝,你将小皇子带出去。”

“是。”锦枝说完,便上前去牵熠儿。暮若水见了,看到这明摆着要抢自己的孩子,顿时双眼通红,把熠儿一把护在自己的怀里,“滚,谁准你动我的熠儿的。”

暮云初不满的蹙眉,暮若水这动作,明显是吓到了熠儿了,感觉他抖的比之前更加厉害了。

“你的熠儿?”她冷声说道,“你觉得你真的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若是熠儿真的在暮若水身边长大,才真的是害了他。

暮云初的话刺激到了暮若水,她有些疯魔的说道,“我做的怎么不是母亲该做的,是我的熠儿,你们谁也别想抢走。”她说完,将熠儿紧紧的抱在怀里,根本不管他已经疼的皱起了小眉毛。

暮云初实在是看不下去,亲自动手将熠儿抢过来抱在怀里,暮若水哪里是暮云初的对手,她只感觉自己手臂一痛,下意识的就脱手了,等到反应过来,孩子已经不在自己的怀里了。

她顿时激动的起身去扑打暮云初,嘴里不依不饶的叫着,“你要抢我的孩子,你没有儿子自己去生啊,凭什么抢我的儿子。”

暮云初明显感觉到熠儿在自己的怀里抖着,她将孩子递到锦枝怀里,说道,“熠儿乖,先和锦枝姑姑出去,去找兮儿玩吧。”

熠儿趴在锦枝身上,不说话,也不敢抬头,任凭锦枝将自己抱了出去。

暮若水要冲上去,被暮云初拦了下来。她此时已经不掩饰周身的寒气,因为孩子已经不在这了,她也不用顾忌的顾忌是不是会吓到小孩。

“暮若水,你真不配做熠儿的母亲,以后,这孩子都不会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他变成你和萧靖炎这个样子。”

暮若水通红着双目,恨不得将,暮云初撕碎了的表情,“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说这种话,哈哈,对啊,你是皇后,是大楚的皇后,可是你这皇后之位又会做多久呢?”

暮云初真是一眼都不想多看这疯癫的女人,但有些话,她打算一次就都说了,她不理会对方的话,说道,“我是大楚皇后,没错,所以要对大楚皇嗣负责,萧靖炎为了谋反皇位,竟然窜通张将军,绑了自己的儿子,你,作为母亲,竟然当着孩子的面,把他吓得浑身发抖,你们这样的人,配做父母?我告诉你,以后熠儿都不会回到你们身边。”

她说完,也不管暮若水听进去多少,也不管她震惊的神色,抬步走出的了寝殿。

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风,暮若水喊着,“我杀了你。”

暮云初回头,便看到暮若水举着发钗,冲着自己冲过来,她抬脚就将对方踹了出去,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若说之前,她是因为祖父,暮若水也是祖父的孙女,才屡次放过她,但不代表,这点小教训她都不会做。

暮若水抽搐之着抱着肚子躺在地上,暮云初冷冷说道,“你最好在这里安分守己,省的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她说完就要走,但看到暮若水脸色忽然惨白,手指扣着地面,嘴里喊着救命。

她本以为又是暮若水的花招,因为她那一脚看着重,却是控制了力道的。但是暮若水的样子又不像是再骗人,就在这时候,她忽然问道一股血腥味,她忽然心中一顿,暮若水身上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她顾不得许多,赶紧到暮若水身边,将她手拿起来,把脉,顿时心中一惊,竟然是滑脉,看迹象,应该有一个多月了。

可是,两个月前,萧靖炎就已经不知所终了,这孩子……

不管是谁的,暮云初还是心软了,她想办法将孩子保下来要。赶紧叫来了外面守着的宫人,让人将暮若水抬到床上,又回寝殿去取了药,因为她也有身孕,所以做了一些紧急保胎的药。之后用针灸给暮若水保胎,折腾一通之后,终于暮若水的孩子是保住了。

她站起来,拧眉看着暮若水,半晌没动。之后忽然转身,阴冷的目光扫过寝殿内的其他人,冷声问道,“暮若水在宫里的这些日子,可是看到什么出入这个寝殿了?”

她想起,暮若水在宫里的日子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月,这个孩子,很可能是在宫里的时候……

想到这,她心里就一阵恶心。她救了暮若水,不过是不想自己身上背负一个小生命,不想损了阴德。

宫人们被暮云初的目光都吓得低下了头,没人敢说话。

“到底看没看见,难道要本宫让人将你们带到大牢去审问吗?”

这一声呵斥,顿时有宫人吓的跪到地上,“奴婢不知道什么人见过三皇子妃,但有一日,奴婢似乎看到一个黑影出入这里,不过天太黑,奴婢以为自己眼花了。”

其实,说话的这个宫人,她是确切看到了一个人影,但是她收了暮若水的贿赂,便没将这件事说出去。现在,皇后动怒,她更是咬死了不敢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