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府中/红袖添香:多娇娘子请入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庭摸着她的头发说道:“这世上的事情哪儿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呢?也许到了那个时候,很多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

魏敏也觉得有些道理,点了点头,就像柳云,明明知道很多人厌恶她,但是她自己却像是不知道一样装傻充愣,借着魏家的客气兴风作浪。但是这种事情,往往是有因果在的,如果不是自己家人顾着那点情面,早点将人轰出去,兴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不过这个时候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横竖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心里窝火,不舒坦,那又能如何?就连祖母都不能说什么,更何况她这个小辈。但是每每想起来还是不解气,就这么让柳云舒服的回到江南,未免也太过难受了。

但是她更加清楚,就算她心里不舒坦也没什么办。因为外界给予的所有麻烦不管是轻微还是严重,那位柳家的老夫人一并都会推到魏家人的头上,让魏家人出面解决。这天底下的人,就算是亲人,但是她依旧觉得这样的人实在太过无赖和让人作呕了。分明是自己的错处,居然让别人为他们的错处承担责任。

魏敏越想越不是滋味,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菜,狠狠地说道:“真是太过分了,是她自己的妹子死气白脸的要缠着祖父,又不是祖父招惹她的。真是让人不高兴,现在居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真不想说自己居然有这样的亲人。”

兰庭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见她不再动筷子,说道:“既然吃不下去就别吃了,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一走,消消食,一会儿好好的泡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一觉。不管什么事情都放到明天来办,亏待了自己的身体,可没有人说你好。”

魏敏像个孩子似得耍无赖,挂在兰庭的身上,撒娇地说道:“怎么你就和祖母似得,我已经这么大了,还这么念着我。我明白的,我还这么年轻,怎么舍得缠绵病榻,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呢?更何况,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我还能便宜了她们不成?想的真美。”

罗嬷嬷刚带着下人送来了饭后的水果,在门口听到魏敏这么说,心里一阵鄙夷。这天底下哪有这么麻烦的新娘子?不过才几天的功夫,娘家就招惹上这种官司。按理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遇到这种事情也不应该是过度关注的,做什么事情都该是以夫家为主,这位夫人真是不懂事的很,害得王爷和小主子跟着跑前跑后的折腾,这都几天了,一点都没个消停。看着罢,用不了多久,这位少夫人就要搞得府里上下不痛快了,到时候自己的女儿可就派上用场了。她们这样的人从不肖想什么主位,只要能成为小主子后院里的人,凭着自己帮忙,加上女儿的手段,还怕小主子不向着自己?到时候,如果这位没什么眼色的千金大小姐没完没了的闹,那可真是个糊涂的厉害的人,只会越发快的失宠。

罗嬷嬷进去之后对着两位主子恭敬地说道:“厨房怕两位主子吃不饱,切了些易消化的水果过来。”

只可惜她的讨好,兰庭并没有看在眼里,而是不耐烦地挥挥手:“不必了撤下去吧,让夫人身边的丫头进来伺候。”

罗嬷嬷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下来,心里不大爽快,但还是恭敬地退出去了。走到屋子外面,看到从别地回来的红药和若初,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两位姑娘可真是好大的派头,不在主子身边伺候,成天的乱跑什么呢?这府里的规矩可得守着,不然哪天得罪了老王爷,可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红药向来嘴上不饶人,一点也没犹豫,直接说道:“嬷嬷这么说可真是冤枉咱们了,咱们在夫人身边伺候着不假,但是有些事情还得给夫人办,毕竟用别的人不放心。不过主子身边不是有嬷嬷在吗?您出来这是做什么呢?”

这无疑是罗嬷嬷的痛处,她虽然在府里的身份不低,但是不受小主子待见是事实,加上平日里对旁的下人一点都不好,现在早已经成了狗都不爱搭理的人了。对于她这种得意惯了的人,这次处处受冷落,心里如何能快活的了?当即回道:“两个小丫头,可别把话说的过分了。主子的恩宠,有时候变的很快,你们能保证一辈子都被主子信任吗?我倒是要好好的看看。看你们能不能笑到最后。成了,我也不和姑娘们说什么废话了,免得耽误了主子们的事情,反倒姑娘们一句说我这个老嬷嬷逮着你们训话,我可不是有理都说不清?让主子还以为我是专门捣乱的,这可就不好了。我们与你们这些陪嫁的丫头可不同,我们的家就在王府里,更是世世代代都要伺候王爷的。”

红药真是十分看不惯她这般得意的模样,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痛骂一顿,再怎么嚣张也不过是个伺候人的下人,有本事翻身做了主子?红药的脑瓜子转得快,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亮光,想到她那个一脸狐媚勾引人模样的女儿,顿时明白过什么来。只觉得更加的愤怒,可真是王府的好奴才,心里的念头倒是不小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居然还敢做翻身做主子的美梦。便是有这个机会,她红药也要将她的美梦给敲碎了。

红药客气地笑了笑说道:“嬷嬷这话说的好似我们这些陪嫁来的人有多不好说话似的,其实也就只有您觉得咱们几个不好,但是王府里的其他姐妹倒是和我们说的很是热闹。嬷嬷说的对,要是再不进去,真要是耽误了主子的事情,可真是咱们的不是了,没什么脸面对咱们的主子了。”

罗嬷嬷冷笑一声,昂起头快步离开了,既然主子跟前不需要她伺候,她也没什么道理在跟前杵着讨什么不痛快了。若是还年轻个几岁,自己还能厚着脸皮在这里待下去,这把年纪了,更加的在乎脸面,比起让主子数落,倒不如自己护着自己的脸面。

天空中的月亮十分的明亮,她回到院子里,见女儿还没睡觉,直接进了女儿房间,坐下来直叹气。

“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无精打采的?您有什么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要是生了毛病可怎么好?如果我要是成了主子,您也就能跟着享福了,哪用成天的跟着那些人受气?娘,到底我在家里还要待多长时间啊?成天对着个窗户,我真的受不了啊。”

罗嬷嬷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别胡思乱想,最好规矩点,别让人抓到你的把柄。这阵子府里上上下下都在忙那位夫人娘家的事情,小主子还没精神想别的。你还是在待阵子,别出去乱晃,如果要是被人抓到什么麻烦,身上背了不好听的,你让我到时候怎么办?你可真是我最后的宝了,我只能指望你了。”

女儿娇俏地笑了笑,说道:“我全都听娘的,为了咱们两人的好日子,我哪儿敢有半点胡来?我就在家里待着哪儿也不去,什么时候您说我能出去,我再出去。”

罗嬷嬷的脸上这才露出点笑容,叹息道:“其实这府里的人,心里都存着别的心思,只是他们没有这个胆子罢了,毕竟这府里的主子可不是寻常人。要是真发起脾气来,那可是会要人命的。所以他们不敢轻易犯那个险,咱们却不一样,踏踏实实的伺候人,别人都以为是主子喜欢你的勤劳肯干,这样不是全了咱们自己的颜面?我觉得他们两个兴许很快就过不下去了。我听说小主子之前也是吃了很多苦头的人,你只要温柔贴心点,他肯定很容易对你产生好感的。”

“我知道了,娘,您是不是在外面受气了?到底是谁?是那位夫人身边的丫头吗?那个红药我听说了,说是魏家老夫人身边大嬷嬷的孙女,就连魏老夫人对她也十分的疼爱。娘也别将她放在心上,像她那种从小受到宠爱的人能知道什么呢?往后等女儿翻身站在高处了,到时候会好好收拾她的。”

罗嬷嬷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多,叹息说道:“娘就算在外面受再大的委屈,回到家有你这么心疼娘,娘这心里可是暖和了,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只想着你能早点有出息,我就心满意足了。行了,时候也不早了,别在弄这些绣活了,要是伤到眼睛可是怎么都救不回来的。我的女儿就该漂漂亮亮的当尊贵的人。早点睡,我也过去洗洗睡了。”

当下人总是起的比鸡早,很少能睡得痛快安稳的觉,这两天虽然不得主子器重让她心里难过,但是好在能睡个舒坦的好觉,人这辈子总是有得有失的,罢了,也许是老天爷特地让她歇一歇,她就不要固执地去做什么了。

红药和若初在进去之前,若初对着红药说道:“你做什么要和她多说废话,明知道她是个小心眼的人。”

红药撇嘴说道:“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样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这次你可听出来了吧?真没想到,不过一个伺候人的人,心里居然藏着这么多的事情,我可真是福服气的很。”

若初无奈地笑了笑,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去了,见小姐来回的走动,攒着眉头,十分焦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兰庭还有点事情需要去书房处理,这两个丫头是魏敏身边最为信得过的人,交代了两句便出去了。

红药见左右没别的人,藏在心里的话真是不吐不快:“我真是受不了那位罗嬷嬷了,小姐可得小心着点,我瞧着她的心思不小呢。您最好管好姑爷,免得给人钻了空子。”

魏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该是生气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魏敏见红药一脸莫名的看着自己,摆摆手说道:“我信得过兰庭的为人,不过是觉得他平日里已经很忙了,偏偏有那么多的人赶着给他找麻烦。这件事情我们就当不知道,由着他们闹腾,到时候且看你们的姑爷是怎么解决这事的,兴许会有意外之喜。”

红药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之喜,只是觉得小姐这般不放在心上,未免太过心大了,谁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如鲠在喉的事情,小姐可要怎么办?

红药想了想还是说道:“不成,小姐不想管这事,那红药就给盯着,我可不能让那些臭狗屎坏了一锅好汤。她不就是觉得咱们这些从外面来的丫头上不得台面吗?这次咱们就好好的和她斗一斗,看看这位嬷嬷到底有什么能耐。”

魏敏真是哭笑不得,但是心里却是一阵高兴,这世上的人全都是相互交心才能有过命的交情,与她来说她们都是和自己亲人一般的存在。当即说道:“既然你觉得这件事情重要,那么就交给你好了。只是凡事要有点分寸,毕竟这位是王府的老嬷嬷,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了,不能抹了王府的面子。”

红药点头说道:“小姐放心就是了,我是那种没分寸的人吗?若初比我沉稳,明儿小姐办事就让若初陪着,我就和这位嬷嬷好好的斗斗法。”

魏敏笑了笑,一阵困意袭来,赶紧洗漱过后就躺在被窝里了。其实应对这些事情比处理铺子里的事情还要累,这世上最让人难过的事情,无非就是本应该亲近的一家人,却做出了让人失望的事情。

罗嬷嬷没想到的是,心里本就十分不喜欢这个红药了,可偏偏这人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年都撵不走,当即皱着眉头问道:“红药这是做什么?主子跟前不用伺候吗?你这样可真是让我为难,我这差事是做还是不做?不做,主子面前没办法交代,若是做了,外人怎么看?还当我这个在王府待了这么多年的老嬷嬷做了什么亏心的事情,还让你监视着,不好听也不好看,这是何必呢?你说是不是?”

红药失笑道:“我一直觉得和嬷嬷说话总是不在一条线上。我昨儿回去好好的想了想,觉得是我说话不对,让嬷嬷误会我对您有什么意见。您真的想多了,我不过是个小丫头,说起来,您闺女的年纪应该和我是一般大的。您瞧瞧,我这小辈,您就别和我一般见识了不成?为了不想让您对我有误解,我昨儿特地在小姐面前好好的检讨了一番我的所作所为,小姐也同意了。说您是这府里最为德高望重的嬷嬷,我们应该敬重您,说我有这般想法是对的,所以就准许了我到您跟前学学经验了。毕竟将来有一天我也是要当嬷嬷的,说不定还能帮着咱们夫人照顾小少爷小小姐呢,要是没个能撑起来的品行,我都不好意思往小主子跟前站,更辜负了夫人的信任。您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其实我还是挺羡慕您闺女的,有您这么个什么规矩都明白的娘,肯定不会做错事,走弯路。”

罗嬷嬷被她这么一戴高帽子心里还是高兴的,但是脸上却沉得住气,半点没表现出来,认真地说道:“丫头啊,是这个道理。不过你的祖母可是魏老夫人身边的嬷嬷,魏老夫人是什么人?那可是天底下少有的精明人,你的祖母能在身边陪伴了这么久,想来是很有本事的。说真的,你应该多和你的祖母学,她比我可厉害多了。我不过是个寻常人,只知道要照顾好主子,脚踏实地的过日子,真没什么可教你的。”

红药却是装作听不懂她的拒绝,这让罗嬷嬷很是咬牙切齿,可是还是得听下去:“嬷嬷他国谦虚了,只有像您这样才能得主子的器重,不成,我可得和您好好的学学。”

红药都不想给她戴高帽子,若是换成她是罗嬷嬷,听到这番话,当真是要臊死的,但是这位罗嬷嬷却偏偏听成了夸赞,对自己的那点做事法子真是半点都不自知,实在是好笑的很。

罗嬷嬷知道自己的推拒不了了,只得带着这个红药前前后后的跑,本来能偷懒的活都咬牙坐下来了,她可不想让这个嘴碎的妮子给悄悄的去送黑帖子。

红药却是乐得在一旁看热闹,嘴上说着恭维的话,手里却是什么都不做,看着罗嬷嬷想怒却又没发言的样子,心里一阵好笑不已。

魏敏原先对这事不上心,毕竟家里的事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是每每听到红药回来说这个事情心情也跟着变好了些。这人活一辈子,虽然对有些事情真的喜欢不起来,但是却又有些哭笑不得,这位罗嬷嬷其实也没有什么错,谁不想着荣华富贵呢?若是自己不是投身在魏家,说不定也得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