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舍不得她?/首席,深夜请节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天泽一见是闻御倾,眼底的厌恶全然消失,笑了笑,“没事,原来是闻总的女友啊!”最后女友两个字咬得特别的重,似乎别有深意。

“让张总见笑了。”话落,扶着女人就要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

转过头,对着张天泽说道,“张总,我有一个事想要和你聊一聊,您看您现在有时间吗?”

坐在餐桌旁的所有人对于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十分的了然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闻御倾布的局。

闻御倾是一个人才,他早就有耳闻,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好,没问题。”他倒想见识一下这个传闻中的人才,扫了一眼在坐的人,“你们都回去吧!下次找个时间再聊。”

既然张天泽发话了,没人敢违背,纷纷站起身,默默地开门离开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张天泽不傻,此刻闻御倾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偶然,这绝对是一个局。

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见面,这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闻御倾知道张天泽是一个聪明人,明白人,他也不需要拐弯抹角,直奔主题的说道,“之前因为一些事,未能参加机械展,我现在想要参加,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所以我现在想要参加,却……”下面的话不用闻御倾说,张天泽也能明白。

张天泽一副了然的模样,“我明白了。”眼睛审视着眼前人,似乎我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

可观察了好大的一会儿,发现他的脸色至始至终都很平静,没有其他的任何表情。

张天泽突然大笑,一阵笑声过后,闻御倾依旧保持那副冷静的模样。

“好,就冲你这份胆量,我答应你。”张天泽爽快地答应。

闻御倾此刻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谢谢张总。”

他的话音一落,旁边的女人突然呕吐起来,“呃……”

胃里的东西全部都吐在了闻御倾的腿上,顿时房间里弥漫起一股酸味,特别的刺鼻。

闻御倾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眼底划过一抹厌恶,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恢复一脸的平静,起身,拉起女人,对张天泽抱以歉意的眼神,“对不起,张总,让你见笑了。”

“没事,快带她回去吧!对了,明天晚上有一个聚餐,你一块过来吧!地址我会发你手机上的。”张天泽别有深意地看了看闻御倾,丢给他一个眼神。

“好的。”

说完,闻御倾就扶着女人走出了1103房间,他怕张天泽发现什么,所以暂时不敢放开女人。

没有办法,做戏得做全套,直接敲1102房间的门,只希望晋蓝能够理解她。

门很快就被打开,晋蓝头发散落在两肩,一副欣喜的样子,但是在看到闻御倾的那刻,脸色顿时变了。

第她……她是谁?

她的脸色逐渐变白,整个人都怔住了,过了好大一会儿,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都不知道那句话是如何问出口的,“……她……她是谁?”

闻御倾怕被发现,没有解释,直接推开门,扶着女人进入了房间。

晋蓝手握着门把,久久不能移开,鼻子忽的一酸,想起刚刚闻御倾的话,她忽然觉得好讽刺。

关上门,抑制住眼中的泪水,转过身,即便心里很痛,但还是强撑着,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非常平静,表现的不在乎,“她是谁?”

一个男人带你去酒店,莫名其妙地出去,回来后带着一个喝醉酒的女人。

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男人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呢?还有她多想了呢?

闻御倾将女人朝床上一扔,掩盖在平静面容下的厌恶立即显露出来,连连退后几步。

等转身的时候,对上晋蓝质问的美眸,他早已猜到了这个结局,可偏偏没有想好解释的话语。

而且他这个人本就不善于解释,可偏偏面对眼前这个他不知道向她解释了多少遍的女人,他还是产生了强烈的解释冲动。

“她是我……”这要从何解释呢?皱了皱眉,“她是简厉恒找来帮我忙的。”

帮忙,帮什么忙?是帮他解决身体需求吗?

晋蓝明明知道她不应该这么误会,明明她的心里也不是这么想的,可偏偏说出口的话,都是违心的,“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话落,晋蓝抬起脚步,就要往外走去,可刚走到门口,手刚触碰到门把。

一道大力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从门把上拿开,她抬起头,带有怨恨的眸光望着闻御倾,“放开。”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如果要让晋蓝出去,遇到张天泽,那他今晚付出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出去。”眉头紧拧地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女人,眼底有着无奈,“晋蓝,你听我说,我和她根本没有关系。”

女人吃起醋来,是真的很可怕!

晋蓝甩开闻御倾的手,冷笑一声,“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她会穿得如此暴露,没有过关系,她会喝成这样,还有……”最后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嘶吼起来,“没有关系,你会抱着她进来。”

“闻御倾,你别骗我了,我也是女人,女人最了解女人,从她迷离的眼神中,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晋蓝的声音最后变得绝望,变得呜咽,眼眶里盛满了泪水。

闻御倾看到她的眼眶中的泪水,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了一般,生疼生疼。

他立马将手搭在晋蓝肩上,下一秒,再也忍不住地伸出手,将晋蓝拥入了怀抱。

紧紧地抱住,像是哄小孩一样地哄着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好不好?”

晋蓝的心本就柔软,听闻御倾这么一道歉,那委屈的泪水还有一直强忍着的悲伤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下。

“呜呜呜呜……”

哭过之后,闻御倾将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地解释了一遍,晋蓝冷静了不少,忽然又觉得是她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闻御倾去外面买了粥和披萨,顺便带了醒酒汤,回来的路上,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锦绣夜1102房间,将你给我带来的人给我带走,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否则年终奖你就不要了。”凌厉的话语带着一丝命令,而且这个命令是死的,不容拒绝的。

“好的,我立马过去。”对话中的人似乎在吃饭,听到这话,嘴里的东西都没咀嚼完,含糊不清地回答,隐隐约约似乎还听见了推碗起身的声音。

闻御倾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没有一点人情味地直接挂断电话。

进入房间,晋蓝正在倒了一杯白开水,缓缓地往女人的嘴里喂,“你喝点水,这样就不会难受了。”

“我买了醒酒汤,直接给她喝了。”闻御倾走到晋蓝的旁边,丢了一个碗在晋蓝的柜子上。

晋蓝连忙打开,碗里的醒酒汤还冒着热气,“来,你快把醒酒汤喝了。”

闻御倾看着女人张嘴一口一口地喝着,心里也放心了不少,退后一步,就要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可刚退了一步,一股刺鼻的味道窜进了鼻子里,那么的浓烈,酸酸的,脚底也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下意识地低下头,看到了一滩呕吐物,白中带着点绿,看起来黏黏的。

闻御倾眼底的厌恶增加,急忙退后,有种想要吐的感觉,“赶快给我把她给我弄走。”

话语中带着莫名的怒火,态度十分的强硬,看向女人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仇人一般,恨不得将对方给掐死。

晋蓝没好气地朝他瞪了一眼,“这人是你带来的,利用完了,就想过河拆桥了吗?”说这话时,眸底全是鄙夷。

“我就过河拆桥了,怎么了?”闻御倾是真的生气了,来了一句,随后抬起脚步,快速地进入了浴室。

晋蓝看着他嫌弃得不要不要的眼神,忍不住地笑了笑,“行,没问题。”

闻御倾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敲门声正好响起,晋蓝起身,开了门。

简厉恒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看到晋蓝,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你好,晋蓝,我来找……”话语刚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错了,立马吞咽了回去,改口说道,“我来找总裁,他在吗?”

晋蓝见他如此遮遮掩掩,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一片了然,开门,让他进来,“她在沙发上。”

她说的“她。”指的是女人,只是简厉恒却以为了是总裁,理所当然,面不改色地走了进去。

当目光触碰到沙发上的女人时,脸顿时一僵,心里暗暗想到。

这下年终奖铁定没有了,怎么会被总裁夫人发现了呢?

一脸的委屈和懊恼,走到女人的面前,见女人睡得十分的熟,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了,站在了原地。

“你还站着干嘛?难道年终奖真的不想要了吗?”一道冷凉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简厉恒的神族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