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真实身份/饲养鲜妻:乖,老婆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文不能肯定她是正是邪,所以刚刚准备说出口的话,全都吞了回去,这个房间的事情还是等着先把她的身份弄清楚之后再说吧!

想到这儿,许文为了掩饰自己也学着沈月汐开始在四周摸索了起来,沈月汐听见动静向他那边看了一眼,他们现在都是在黑暗中的,看什么事情都只能看一个大概的轮廓,沈月汐只见他想房间的另一边走过去,以为他是歇够了开始干活了,也没有理他,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许文一边摸索着,还一边想着沈月汐、宋尉霖和卫鸿辉,从第一次见面时开始想起,所有的细节都过一遍,过了一遍之后再过另一边。

许文虽然从沈月汐的身手上可以看出一丝异常,可是从性格上却是看不出任何有关身份的线索,而卫鸿辉就更加看不出来了,这个人就好像真的只是一个二世祖一样,吃喝玩乐几乎是样样精通!

但是宋尉霖却是不一样的,宋尉霖这个人表面上一看就会让人感觉很冷,好像就是那种很冷情很冷心,心狠手辣的商人,但是若是仔细一想的话,许文却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隐藏在冷硬的外表下的那丝正气!

许文在心中给他做了许多种不同的假设,若是这个人是个军人的话……许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猜到了!

许文看向沈月汐,根据着对宋尉霖身份的猜测,开始猜测沈月汐的身份。

“我没有找到机关,你有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要不然直接戳一戳试试吧!”许文试探地问道。

沈月汐也没有摸到任何的机关,听到许文的话,虽然知道若是拿出手术刀的话又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既然找不到机关就试试吧!随后就拿出了随身放着的手术刀,向着那地方走了过去。

门缝中露出的一点光亮照射在手术刀上,手术刀上寒光尽显。

当许文看到这手术刀的时候,身体一僵。

沈月汐可是职业医生,而且他们的任务又是这种危险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只带一套医用具?一套放在医药箱中,而另一套却一直都是随身带着的!

许文也走到了那块地方的地方,黑暗中就看见沈月汐举着刀狠狠地砍了下去,就好像自己举着的是斧头而不是小刀一样。

看到沈月汐蹩脚的使用方法,许文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刀子虽然是高高的举起,可是落下之后却没有多大的效果!

许文看到之后,笑着说道:“嘻嘻嘻,不会用就别用了,看你跟砍菜一样,这可是木板,你这样有用就怪了!还是我来吧!我力气还大些。”

沈月汐犹豫着,并不想交给他,许文见她没有动,又说道:“你倒是挺小心呢,平时竟然还随身带着小刀,不过也是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出门都比较危险,小心点倒是无可厚非,可是你好歹也要学学怎么用吧!”说着也不等沈月汐反驳就拿过刀来。

刀刚入手的瞬间,许文第一个感触就是刀柄上温暖的温度!随后他才感受起这把刀的形状,和家中他父亲收藏的那些精良的匕首都不一样,手柄很细,刀的宽度也比一般的匕首要细一些,而刀片似乎也比较薄一些!

这个东西绝对不是通常所用的匕首,许文用着巧劲砍了下去,可是并没有进去多少,许文对沈月汐的身份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许文砍了几下之后,便放弃了说道:“这个不行,这个刀有些软了,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沈月汐的身上自然是有其他的东西,可是比起这个手术刀来,其他的东西更不堪用了!沈月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地上。

而心中基本上已经肯定了沈月汐的身份的许文,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的真名不叫墨香吧!”

沈月汐闻言一点惊讶都没有,她都暴露了这么多了,除非他没有脑子,否则这个人肯定会猜到的。

“看来我猜的不错。”没有听到沈月汐的回答,许文自顾自地说道。

“你倒是很自信啊!”沈月汐忍不住地嘲笑了一句。

“我能知道你的真名字吗?毕竟我这么喜欢你,可是不要说你的身份,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这太令人忧伤了吧!”许文半开玩笑地说着。

沈月汐没有回答他的话,许文也不恼,自己转移了话题说道:“你是正道上的人还是黑道上的?”

“这有什么区别?”沈月汐突然来了些兴趣。

“当然是不一样的,你若是正道上的,我自然会帮你,你若是黑道上的,我……也会帮你,因为我家就是黑道起家的!”

“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无论我是谁都会帮我了!不过你要如何帮我?”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现在不会帮你,因为我觉得你既不是黑道也不是白道。”

许文这话说的,倒是跟打哑谜似的,沈月汐隐隐地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思索了片刻,说道:“我不相信你!”

在沈月汐说完之后许文倒是笑了起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其实你是医生吧!而和你在一起的你的大哥应该是个军人吧!我猜的没错吧!”

许文说完,沈月汐就愣住了,眼中带着不可思议地看向许文。

“哈哈哈哈!看来我是猜对了!现在我可以帮你了!”许文依旧是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沈月汐现在却是一点也不敢小看他了。

“你放心吧!我活到二十四岁了,绝对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说着许文将手术刀还给到了沈月汐,然后开始说自己的想法。

“这一层是船板的夹层,是单开辟出来的,儿下面应该就是游轮的仓库了,你听听是不是可以听见一些噪声,那应该就是螺旋桨的声音,一般轮船上靠近螺旋桨的地方都是用来当仓库用的,不过一般仓库和房间只见都会有很厚的夹层,可是这个房间的地板却很薄,所以这里应该是后来才新建出来的夹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