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失而复得/饲养鲜妻:乖,老婆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姚森的镜头中,只见,郑鸿飞快地跑到了门口,猛地打开了房间门,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就抱着一个箱子进来了。

他抱着箱子的神情很是满足,脸上还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就好像箱子里面是他丢失了的宝贝似的!秦柏年看得暗自生奇,不过却是没有多说什么,还是保持着沉默。

郑鸿整个人都维持这一种紧张有兴奋的样子,抱着箱子坐到沙发上,却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两个人,自然也就没有发现姚森正拍自己。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有些抖动,甚至还有这丝丝热度的箱子,手都是有些颤抖的,随着他拆箱子的东西,箱子里面响起了一声声猫叫声,秦柏年听到这声音,脸色更加奇怪了。

郑鸿手抖着,连拆箱子这种简单的东西,竟然是做了半天才将其拆开,箱子刚开了一个缝,里面的小家伙就开始不停地往外面钻,灵一边还粘着胶带呢?细细着急已经把头钻了出来,可是再想往外面钻的时候,就动不了了。

这么一个窄窄的缝,正好将他的脖子卡住,细细被卡住了不停地冲着郑鸿叫唤,郑鸿也是急的不行,可是这个时候手脚根本就不停使唤,那个胶带怎么都弄不开。

而与此同时箱子里面也传出来小奶狗的叫声,小奶狗才一点点大,声音小的和蚊子嗡嗡似的,可是却让人心疼极了,一听这声音,郑鸿更加急了,直接就把箱子撕破了,细细飞快地蹿了出来,一头扎进了郑鸿的怀中。

而小奶狗却还在里面哼哼着。

被郑鸿提出来之后,郑鸿才发现,小奶狗整个蔫蔫的,身子都支撑不起来,郑鸿这才想起来这小家伙都已经有四五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怪不得这个样子呢!

郑鸿顾不得其他了,将细细往肩膀上一放,细细好像做惯了这种动作似的,一点也不害怕,只是紧紧地把这郑鸿的衣服,神情却很悠闲。

郑鸿从箱子里面找出两个小家伙的伙食,细细的就是一般的猫粮,只要倒进她的专用小碗里就行了,可是小奶狗现在还没有长牙,不能吃东西,只能喝奶,还有一切糊糊,就必须要用水冲一下。

郑鸿站起来之后神情就茫然了起来,姚森在做节目的时候就曾和郑鸿一起给小奶狗泡过奶糊糊,他将手机递给秦柏年,自己走过去,从郑鸿的手中拿过那包奶粉,直接去了厨房里,没一会儿奶就泡好了。

虽然姚森见过郑鸿是怎么泡的,可是这一次却是正式上手实践,还很生疏,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怎么样,郑鸿看见他手中的东西飞快地接过来,肴出一点倒在手腕上试了试,感觉温度还正好,这才放心地放到了小奶狗的前面。

而闻到香味儿的小奶狗早就迫不及待了,碗还没有完全放好的时候,它就已经凑过去舔了起来,一边舔着还一边哼哼着,直哼哼的郑鸿心都软了。

两个小家伙都饿的不行了,这会吃起东西来根本顾不上别的,一个个好像饿死鬼一样。

郑鸿一只手揉着这个的头,另一只手揉着那一个的头,脸上不复刚才的紧张,满是欣慰的笑容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爱这两个小家伙。

而站在一边的姚森看着这两大一小,神色很是自然,嘴角扬着笑意。

秦柏年没有继续录下去,关上手机后,就看向姚森,“你难道以为这样就能够攻破那些谣言了?你也太天真了吧!那些谣言哪里是那么好攻破的,只怕谣言没有攻破,却是愈演愈烈了!”

“光这自然是不够的,不过这个倒是可以先放上去,将事情的经过都写清楚,还有快递小哥来作证,在有这个视频,起码这是告诉人们他的人品没有问题。”

秦柏年听了感觉,自己已经越来越听不懂姚森的话了!

姚森见秦柏年满脸疑惑,随即开口解释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反对同性恋,认为同性恋可恶吗?”

秦柏年不自觉地就跟着他的思路走了,听到他的问题便想了起来,随即说道:“大多数人是认为同性恋这个圈子很乱吧!很多的人都是乱搞的,因为觉得不用负什么责任!”

“对!很多人觉得同性恋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人,都是人品有问题的,甚至是神经病,就是因为这么误解才让人们这么厌恶同性恋,所以想要解决这件事,不防从根部来解决。”

“所以你认为只要证明他的人品没有问题,就能解决这件事了?”秦柏年挑着眉,问姚森,觉得他的想法很是异想天开。

“当然不是,一个人的观点好改变,可是一群人的观点可不是那么好改变的,我自然不是想要改变他们对于同性恋人的偏见,恰恰相反,我这是想要利用他们的偏见!”

“利用他们的偏见?”秦柏年沉吟了一声,随即就明白了姚森的意思,姚森这是想要让众人知道郑鸿这个孩子到底有多善良,然后众人心中就会疑惑一个这么善良的孩子怎么会是一个同性恋?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品行完全没有问题的姚森?

这是第一步用来打破群中心中那坚定的想法,一但他们动摇了,他们就进行第二步第三步。

郑鸿的公司不管他,但是只要将人签到他们公司的名下,为了给姚森正名公司也不会不管他!所以之后只要有证明两个人的关系好是有某些合情合理的原因的,那么再加上他们的给力个公关,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虽然是想通了,可是秦柏年的神情却并没有放松多少,他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姚森什么时候是个这么多管闲事的人了?虽然比较了解姚森,可是秦柏年还是不觉得姚森会做出这些事!

不管秦柏年想些什么,那边的两个人已经和吃饱喝足的两个小家伙闹作一团了,两个小家伙不停地往两个人的身上扑去,扑上去之后就像爬上似的开始往他们的身上爬,细细还好能爬到郑鸿的腰上才掉下来,可是小奶狗却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了,刚爬了两步,就掉了下来。看着倒是很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