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死不承认/饲养鲜妻:乖,老婆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久宋尉霖也回到了公司,王逸乐看着他的神色似乎不太对劲,以为出什么事了,想着这件事还是他太轻率了才引起的,他心里也很是自责。

于是上前,询问他:“总裁,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太太?”

宋尉霖刚才本来就被沈月汐气的不轻,王逸乐着一问也算是撞到枪口上了,他冷漠的瞪了他一眼,就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了。

看着宋尉霖的神情,王逸乐也是被吓坏了,他一向是一个冷静的,很少这么生气,看他情绪这么的失控,肯定是被沈月汐气的不轻,想到这些他也不敢再去轻易招惹他们这位大总裁了。

此时另一边,沈月汐也赶到了沈讯的办公室,她没有任何的客气,直接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时沈迅的秘书赶紧开口对沈迅说到:“沈总对不起,我们也没有拦住。”

沈讯看着她突然来了,有些吃惊,对秘书说到:“算了,你下下去吧!”

虽然沈迅对秘书很是客气,转念他又觉得她实在是太没有教养了,进他的办公室也不知道敲门,这样气冲冲的成何体统。

而且看样子秘书也是劝过沈月汐的,可是沈月汐居然还硬要往里面闯,于是沈迅冷眼看着沈月汐,开口说到:“真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听着沈迅这般无休无止的羞辱,沈月汐觉得难过极了,她之所以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那还不是因为沈迅,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这样。

看着沈月汐狠狠的盯着自己,沈迅顿时有些不自在了,但还是冷冷的开口责骂着:“你难道进门的时候都不会敲一下门吗?这么一点家教都没有吗?”

沈月汐看着他一副父亲的样子,在那里无关紧要的责骂她,就觉得很搞笑,家教这种东西难道不应该是父亲的责任吗?都说子不教父之过,难道沈迅就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她以前总想着沈迅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不管对她再不好,她也不能够不孝,他好歹也是给她生命的人。

所以沈月汐才会这样一再的对他们忍让,尤其其实对沈佳人还有尤媚荔,可是就是因为她的善良,她的一再忍让,所以才会让沈佳人还有尤媚荔会有今天这个样子。

还有沈迅,要不是因为他是她的亲生父亲的话,沈月汐早就已经让宋尉霖收购他们沈氏了,可是沈迅居然一点也不领情,似乎并不知道沈月汐为了他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了。

以前沈月汐一直认为沈迅是她的亲生母亲,两人就算关系不好,可是还是不会有多憎恨沈迅。

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沈迅不过就是从心眼里厌恶她,才会想法设法的折磨她。

而且沈迅一定知道她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还有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就成为了沈迅的女儿,这一切肯定都是有因果关系的,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可能只有沈迅一个人了。

沈迅看到沈月汐好像有什么事情的样子,而且眼神里居然充满了对他的恨意,以前沈月汐是不怎么喜欢他,可是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沈迅心想着难道沈佳人又闯什么祸了,还是尤媚荔她们母女俩又去找沈月汐的麻烦了?

想到这些以后,沈迅开始有些担心了,他一直警告她们母女俩不要再去招惹沈月汐,万一激怒了宋尉霖就不好了,可是她们母女俩就是不听。

于是沈迅赶紧转换了一个表情,假装关心沈月汐的样子,开口问到:“是不是沈佳人那丫头又去给你找麻烦了?”

沈月汐没有想到,沈迅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这么关心沈佳人,看来真的多年,沈迅不喜欢她其实都是因为她不是沈迅的女儿。

想通这一切以后,沈月汐对沈迅最后的一丝亲情也算是断了,于是她也不在与他啰嗦了“沈佳人没有去给我找麻烦,这个你就放心吧!你的宝贝女儿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沈月汐恶狠狠的说着。

看着沈月汐现在这个样子,沈迅好像有些慌了,既然沈佳人没有去给她找麻烦,那沈月汐到底来这里干什么,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于是沈迅开口问到:“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沈迅依然还是冷冰冰的样子,沈月汐开口直接质问到:“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沈迅听了,直接愣在了原地,很是震惊,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这件陈年往事到现在还知道的人恐怕已经所剩不多了,她怎么会突然得知了,不过沈讯他却并不打算承认,毕竟这件事有辱沈家的名誉。

这件事情他已经瞒了这么多年,所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沈月汐把它给翻出来的,人家都已经知道沈月汐就是他的女儿了。

沈迅觉得沈月汐既然是来问他的,应该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只要他不承认,她也就无可奈何了,就算沈月汐想查,也不一定能查到什么东西。

于是沈迅摇摇头,假装一无所知的样子,询问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的父亲当然是我了,这个还用我告诉你吗?”

沈月汐没有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他居然还在装糊涂,看来以前她还真是小看了她的这个“父亲”,而且看沈迅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已经是下定决心不告诉她了。

但是沈月汐也没有这么容易放弃,既然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沈迅不是她的亲生父亲,那她就一定要把她的亲生父亲找出来,而且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好像就只有沈迅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让沈迅开口说出实话。

只见沈月汐冷笑了一声,让他不要装模作样,她都知道了。

看着她说的这么绝对,他也有些心虚了,担心她真的已经知道了一切,可是他又不好确定,他本来以为这件事过去了这么久,应该不会再有人知道了,没有想到她还是查到了,现在他想着那些事情,都还有些后悔。

当年若不是他贪恋沈月汐母亲的美貌,他也不会养沈月汐这个不孝女,不过他还是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什么都不肯说。

沈月汐见状,也不打算再保留什么了,于是从包里掏出了从医院麻烦的东西,递到了他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