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比挪威还美/殿下诱妃:绝宠草包三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腰间的手松开。

尉迟风行身形不稳的后退两步,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公孙静庆幸自己此刻是背过身的,她想,他一定很难过吧。

尉迟风行隔了一会儿,才开口,嗓音暗哑,乞求道:“娘子,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公孙静不知怎么就说了一句,“那你去死吧。”

“好,只要你能原谅我。”尉迟风行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深深的看着她,似要把她刻画在脑海里。

尉迟风行的声音很轻,却霸道,“我死之后,你不准改嫁,让小宝照顾好你和孩子,下辈子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公孙静筑起的心房,瞬间崩塌。

身后传来噗嗤一声,公孙静一震,转过头去,大惊失色。

尉迟风行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尽根没入,血水将袍子浸湿,滴答的滴在雪里,如朵朵红梅,刺伤人眼。

砰!

尉迟风行跪在地上,身子歪向一边。

“风行!”公孙静扑过去,接住他的身体,把他抱在怀里,捂住他的伤口,哭得撕心裂肺。

“你这个傻子,混蛋!让你死你就死,你死了,我跟儿子怎么办,未出世的孩子怎么办?”

她后悔了,她不该那么冲动,她不该害怕的,她真的后悔了。

公孙静把头埋在他胸口,哭得一塌糊涂。

尉迟风行睁开凤眸,眼底划过心痛,抱住她,“娘子,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公孙静不停的点头,“原谅你,原谅你,你别死。”

尉迟风行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好,我不死,你也别哭了,看见你哭,我比死都要难受。”

“恩,我不哭。”公孙静哭声变小。

手心处滚烫的血液还在往外流,公孙静吓坏了,“快,我给你处理伤口。”

“好。”尉迟风行眼底浮出笑意,意念一动,两人进入空间。

一进来,就感觉暖如春季。

尉迟风行胸口前已经全部浸透,面色苍白如纸。

公孙静赶紧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小心的给他撕掉衣服,很快,袍子褪去,看着插在胸口的匕首,她的眼泪又涌出来。

尉迟风行扯出一抹笑容,“娘子,转过身去。”

公孙静愣愣的背过身。

尉迟风行拧着眉,握住手柄,往外一拔,在鲜血要喷涌而出的时候,闪电般的速度点了一个穴道,伤口只渗少量的血。

公孙静听到匕首落地的声音,心头一紧,转过身去,焦急的给他处理。

公孙静哽咽的责骂道:“你不要命了?要是再狠心一点,我就得给你收尸了。”

尉迟风行看着她满脸心疼,微笑道:“只要是你给我收尸,那便足够了。”

“闭嘴!这个时候还说风凉话。”公孙静骂道。

尉迟风行轻声道:“娘子别担心,没伤到心脏,我还等着抱我的小公主呢。”

公孙静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去死!”

尉迟风行凝视着她,低沉道:“娘子,我死过一次了,下次就算你拿着刀砍我,我也会乖乖的活着,看着我们的小公主长大。”

公孙静心中的气瞬间消失,低头给他擦身子,“行了,别说了。”

处理好身上之后,公孙静准备去倒水,尉迟风行坐起来把她抱住,认真、温柔的模样,如对待失而复得的珍宝。

“娘子,真的对不起,发誓要守护你们母子俩,却亲手伤害了你们。”

公孙静抱着他的腰,深呼吸,“都过去了。”

尉迟风行在她脖颈处蹭了蹭。

公孙静垂眸,沉重的开口道:“风行,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害死婆婆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恩,我相信你。”尉迟风行眸中染上伤痛。

公孙静抱紧他,愧疚道:“当时婆婆让我把青鸾剑拿出来,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本来想把剑收起来的,她却拉着我拿剑的手,自己刺了过去。”

怕他不相信,看着他的眼,着急道:“真的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

尉迟风行回想起当时,自己半人半魔的状态,本来不太受控制,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好像看到有一团黑气朝他袭来,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件事肯定有人蓄意为之。

尉迟风行的眼底,冷芒一闪而过。

他心疼的看着公孙静,把她鬓角的碎发撩到耳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只相信你。”

公孙静很是感动,握着他的手,“全世界你相信我就够了。”

尉迟风行的大掌放在她后脑勺,怜爱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傻瓜。”

“对了,你当时怎么了?体内的魔性不是可以随意控制了吗?”公孙静担忧的问道。

尉迟风行抿唇,脸色不好,“是迦南做的,我以前的师傅,他想让我永远成为他的杀人工具。”

公孙静心里怒火燃烧。

尉迟风行眉头紧拧,“迦南为人阴险毒辣,你要小心点。”

公孙静问道:“他要是再来找你呢?就没有对付他的办法吗?”

尉迟风行看着他,“能跟他匹敌的,就只有岳父了。”

“我爹?”公孙静惊讶,义仁老爹的实力她是知道的,那这个岳父,说的是帅爹了?

尉迟风行解释道:“迦南的守护兽,是太阴幽萤,跟岳父的守护兽,同是诸天圣神。光是他的守护兽,就够打败我们。”

公孙静疑惑道:“风行,上次在花田的时候,你是不是就知道了我的身世,所以才叫公孙止为爹的?”

尉迟风行道:“恩,当时情况特殊,就瞒着没跟你说。”

公孙静不满的看他,“你若是说了,也不会怎么样啊。”

尉迟风行一笑,“总之现在是知道了。”

公孙静轻哼。

尉迟风行小心翼翼道:“娘子,其实在魔灭之地的时候,我在金角巨蟒的洞中,发现了一副画,上面画的女人,跟你有八分相似,落款:吾妻,拓跋飞天。”

“当时我就怀疑你的身世,直到武川他们出现,我才真正确定。”

公孙静震惊,“什么?你那时候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尉迟风行安慰道:“那时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明白,就想等时机成熟才告诉你,没想到被上官蒙田抢先一步。”

公孙静笑了笑,“被他揭发出来,也是件好事,刚好可以把这根蛀虫处理掉,免得我爹以后管理起上官家来头疼。”

尉迟风行抱住她,深吸一口她的发香,“娘子,谢谢你还在我身边,谢谢你替我养育着孩子,我感觉自己是最幸运的人。”

公孙静抿唇道:“风行,你不在宫里守着婆婆吗?”

尉迟风行一怔,淡淡一笑,“有我父皇寸步不离的守着,现在,最重要的是拿更多的时间来陪你。”

公孙静心里微酸,轻轻靠在他肩膀上。

两人依偎了一会儿,尉迟风行退开,宠溺道:“正好外面下着雪,为夫答应过你,要带你看这里的雪景。”

公孙静晕开一抹笑,“好,我帮你把衣服穿上。”

收拾好后,两人出了空间,雪比之前下得小,天地间,只剩下雪白。

公孙静担忧的看着他,“这样没问题吗?伤口出血了怎么办?”

尉迟风行握住她的手,嘴角上扬,虽然面无血色,却有种动人心魄的邪魅,“我可舍不得看你再流眼泪。”

公孙静瞪。

尉迟风行笑了笑,牵着她走。

此时的湖面,已经结着厚厚的冰,八角亭的瓦沿上,倒挂着冰棱,晶莹剔透。湖边的一棵棵树木,已经形成了偌大的雾凇。

微生吹拂银丝闪烁,此时的月隐小筑,犹如被撑死遗忘的仙境。

“太美了!比挪威的雪景还要美!”公孙静感叹。

“挪威?”尉迟风行又听到一个新鲜词。

公孙静解释道:“我们那里的一个国家,如果可以,真想带你回去,然后我们环游世界。”

想想就无限憧憬。

这个世界杀戮太多,加上上辈子二十多年的特工生涯,她真的累了,真的很想安安心心的过日子。

尉迟风行看着她,眼底全是温柔,“等一切安定下来,我们找个世外桃源,重新建立属于我们的家。”

公孙静笑弯了眼,“好!”

尉迟风行勾唇道:“这里的雪景不是最美,我带你去看更美的。”

说完,用披风将她纤细的身子裹住。

公孙静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过了一会儿,好像落在了什么地方。

“娘子,可以睁开了。”尉迟风行温和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公孙静睁开眼睛,她被尉迟风行抱在怀里,而他们窝在龙血松的树干上。

枝丫已经凝成小小的冰花,巨大的树冠,形成了雾凇,他们周围被雾凇环绕,感觉十分奇妙。

龙血松长在月隐小筑的门前,树冠延伸出去几十米,可以说是悬空在悬崖上的。

前面,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脉,往下看去,是一望无际的山川、河流,全部银装素裹,宛如一幅绝世画卷。

他们身处的位置,刚好可以把大半个东辰国收入眼底。

好像置身于童话世界中。

左边是覆盖着厚厚一层雪,隐匿在冰雪中的月隐小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