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几路狂奔/重生之宫闱传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通往瑶国的小道上,一小队人马停驻下来。

“木莲,宝珠,瑶国路途遥远,且风土人情与我大宁不同,如果你们不愿随我前往,我让他们即刻放你们回去。”

“小姐!木莲不走!木莲愿天崖海角跟随小姐,我不怕什么不同风俗。”木莲自入宫以来,就不得侍候小姐,如今有幸随侍左右,无论如何是不肯再离开了。

“宝珠,你呢?”楚颜夕转而问宝怜。

宝珠看看木莲,再看看楚颜夕,答道:“奴婢也愿跟随小姐,只是……瑶国遥远,怕是再也见不到父母双亲了。”

“既如此,你就留下,待朝廷来人,自会带你回宫。”

木莲瞪了宝珠一眼,楚颜夕已去与使臣交涉,让宝珠留下。

“不要停留!快!”将宝珠安排否当,楚颜夕驾马急速向瑶国方向奔去。

瑶国使臣摇头不解:“这位和亲娘娘,如何比我们还急,先是要求放弃马车,自已骑马分队先行,如今更是日夜兼程,难道真是对咱们慕蓉王青睐有加?也不奇怪,咱们慕蓉王那是英俊倜傥,威名远播。”

这样一想,倒也释然。只是这位和亲公主性情,倒与一般的大宁女子不同,看来大王的眼光,就是不一样。

木莲也十分不解,她不会骑马,可楚颜夕不放心她在别人的座骑上,带着她同骑一驾。

“小姐,为什么要代二小姐来和亲呢?娘娘在宫中,是何等受宠?偏要来这偏远之地?”

木莲倒不是自己害怕,而是为小姐不值,就算你心里只有桓亲王,可如今桓亲王都阵亡了,皇上又如此宠爱,这是何苦呢?

“木莲,也许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木莲自幼长在柳府,后又随颜夕进宫,不谐世事,颜夕见她简单单纯,并不希望她了解更多。

人生,只有历经风雨,才会有更深的体会与感悟吧!

像婉儿就不同,在来之前,她将计划全盘托出,婉儿只是流泪,道:“堂姐!婉儿知不能劝阻,婉儿只想千里相随长姐!”

颜夕为她抹去泪痕,笑道:“傻妹妹,堂姐此去,是办大事的。你难道不想为楚氏复仇吗?”

婉儿点点头。

“这就对了,我远去瑶国,那慕蓉王既对我有情,又有一统天下的雄心,我必能借他之手除去封栎晟,为楚氏,还有桓亲王复仇!”

楚颜夕轻轻抚着婉儿手臂,道:“我走后,你要好生侍候太后,桓亲王不再,太后,便是他唯一的牵挂。另外,有机会,你去联络夜明月侧王妃,如若真有那一日,你与她为内应,助我复仇!”

楚颜夕将婉儿留下,是害怕有婉儿相陪,会引起封栎晟的怀疑,再离开皇城之前,她必须做到滴水不漏,万无一失。

“堂姐,希望那一日不要让婉儿等太久。”

婉儿含泪,紧紧握住楚颜夕冰冷的手。

“你放心,绝不会太久的。”

楚颜夕笑着安慰,可她的内心,却也是十分惶然,路途遥遥,她将面对的,又将是什么?未来之变数,谁又能未卜先知?就如她楚颜夕的一生,又如柳若竹?

桓亲王的死,给了她当头一棒!封栎晟的帝王之狠心再次展露无疑,他能骗过全天下人的眼睛,也骗不过她楚颜夕。

封栎晟能夺下皇位登上大宝,其计谋策略远非常人能及,如何会在如此事关重要的生死关头晚去那一片刻?他要的,分明不是那座城池,他要的,是桓亲王的命!

之前,为了桓亲王,她曾想放弃复仇,隐忍苟且。桓亲王阵亡之后,她一度全心扑在太后身上,完全没有心情考虑其他。可如今,逼得她不得不这样做。

封栎晟啊封栎晟!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自你登基之后,你除我楚氏,灭除裴氏,如今再除桓亲王,大宁国力受损,武将频频被灭,凭你一已之力,如何保住大宁安宁?

可是一个女子,如何能理解一个男人的心?封栎晟做为一个男人,一个至高无上的帝王,他最害怕,就是被人从宝座上赶下来,如丧家之犬,再就是身为高高在上的帝王,竟然有人可能给他戴一顶绿帽子。

而这两项,桓亲王都有可能做到,封栎晟如何不怕?

策马狂奔,她要尽快脱离大宁的国土,奔赴边境。彻底离开封栎晟的手掌之中。

此时,远在京城的太和殿中,怒视着跪在阶下,头伏在地上的郑武,怒不可揭。

“堂堂大宁羽林军之首,竟然会追不上一个小小使团?”

“皇上!其中原由臣已写在奏章中!”

“砰!”封栎晟将奏本狠狠向他掷来,喝道:“朕没有心情看你的什么鬼奏章!朕命你!即刻带羽林军三万向北追踪,无论如何,务必将颜妃追回,戴罪立功,朕还对你网开一面,否则,提头来见!”

“徐敏,你再宣朕旨意,命兵部传讯京城通往瑶国各州府,一旦发现迎样使团或可疑人等,及时扣押!解赴回京!朕就不信!颜儿!她能插翅飞出我大宁!”

封栎晟坐在龙椅之上,手紧握成拳,发出“咯咯”的声响。

郑武忙领命起身,不也耽搁,即刻清点三万羽林军急速奔赴北边。

而与此同时,楚颜夕亦是日夜兼程,赶赴边关。她定要在追兵赶到之前出关,与大瑶在境内接亲的兵马相会。

“驾!驾!”

楚颜夕一队人马风尘滚滚,而在她的身后,亦有一队人刀踏着风尘飞奔而来。

“快!一定要在娘娘出关之前截留!快!”

跟随其后的十余驾轻骑快马加鞭,急奔而上。

“王爷,您大伤刚愈,已七天七夜未曾休息,这样下去,怕是没有追上娘娘你就倒下了!”

封栎杨转过脸来,目光炯炯直视铭离:“就算是丢了本王的性命,也要追回丝儿!”

“王爷,没有皇上旨意,这样做是违抗圣命!”

王爷大伤初愈,回京途中得知颜妃和亲远去瑶国,不问缘由情形,即刻马不停蹄狂追而来。铭离忧心忡忡,即担心王爷的身体,更担心王爷的处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