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可怜人设/挚爱宠婚:娇妻,你别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高高在上的秋笑培简直没了脾气,被项晏修磨得简直不像是之前的那个人,可是秋笑培却并不开心,戚盼巧抢走的那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东西真的太多了。

可是一切那里有这么简单的就化解了?

很多想要跟秋笑培合作的电视剧剧组简直像是发疯了一样的换角色,广告商也是更加的变本加厉,但是这一切对于秋笑培来说并没有太过分,愿打愿挨的惨痛她还是懂得的。

但是那些因为想让秋笑培卖可怜人设博同情的人,才是让秋笑培哭笑不得。

并不是什么人都需要钱,而装可怜怎么可能行得通?

项晏修的实力他们不明白秋笑培天天在项晏修的身边还不懂吗?

别说项晏修是负心汉,就是一点点给戚盼巧委屈吃,项晏修也会特别无情的给她出气。

现在在医院已经是不得已的反应了,如果再去随意的贬低项晏修,那简直就是将自己的面子往项晏修的脚底送。

虽然经纪人都是一一回绝了这些丧心病狂的人,但是还会有些人找到医院来。

虽然秋笑培在VIP病房里,但是没有项晏修的保护,他们还是能够有办法进来。

“我们开出的条件真的十分有价值了吧?秋小姐再考虑一下。”

没脸没皮的给秋笑培要求着,但是秋笑培肩头的伤让她任性不起来。

“滚!”

秋笑培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看着这个还一直提出着要求的导演,简直想找个保安将他赶出去。

经纪人立马走了进来:“张导,您也别太生气,我们家笑培这些天受的苦您也知道,咱们多体谅一下她,不过这个人设真的不妥当,毕竟我家总裁的势力摆在这呢。”

说完,导演才找到了一个台阶,点了点头,最后的客套都没有给。

“小祖宗,咱们可不能这么任性啊,他们才是咱们经济的来源不是吗?”

经纪人温声细语的说着,可是这种话却让秋笑培听的恶心,人家都这样了,还要赔笑脸?

“你他妈给我滚!”

秋笑培爆粗口了一句,气的胸脯不由得一直不停地起伏着,刚刚开始恢复的伤口也被这剧烈的动荡撕裂开来。

秋笑培努力的平复着心情,可是这种差情绪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的恢复?

直到小护士来换药的时候,秋笑培的伤口才被发现。

“我的天哪,你没感觉到疼吗?”

小护士认真的清理着伤口,无奈之下,只能将医生叫来。

“您看,伤口不仅撕裂了,而且附近的肌肉也都扯断了。”

小护士说完,医生便让她拿来了专用的器具,开始缝合伤口。

没有麻药的情况下,真的是超级酸爽,秋笑培简直疼的失去了直觉,但是缝合才进行了五分之一。

针线在肉里穿过去的感觉十分的强烈,清晰的撕扯感让秋笑培也称不住,整个人冒着冷汗疼晕在了病床上。

当秋笑培再一次疼醒来的时候,医生还在缝合着。

“还没有好?”

声音十分的虚弱无力,但是恐怖的感觉可是十分的清晰的还有那疼的简直要麻了的感觉,秋笑培真的撑不住了。

“快了快了,你这个伤口的地方不适合用麻药,不然也不会难度这么大。”

医生的话语里充满了嫌弃的意思,但是秋笑培却哪里有心情听他说话?

当初知道伤到这里这么麻烦,真的不准备将那刀子扎在这里。

可是用这伤口换来了什么?

秋笑培真的觉得自己打错了算盘了,同时不禁为项晏修的狠心重新改变了认识。

就在秋笑培出神的时候,医生缝完了伤口,秋笑培再次昏了过去。

小护士心疼的看着秋笑培这幅样子,将她二次缝合伤口的事情放到了网上。

作为秋笑培的粉丝,虽然并不是多么的铁,但是身为女人,在别人身上发生这种事情,换位思考也是觉得可悲。

在这件事情的基础上事态也是变得更加严峻了几分。

在网上关注度越来越高的这件事也被各种媒体含沙射影的各种改了版本。

秋笑培在病床上躺着,在这种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就只能思考这些有的没的,平常十分关心她的项父也是充耳不闻。

这件事的影响有多么的重,相信项父也是知道的,但是这般被抛弃在了这个医院里,秋笑培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苏江陵在医生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听着关于秋笑培的诊疗汇报。

但是主治医师在那里不停的说着,单俊宵早就一点儿心情都没了,目光空洞洞的,没有一丝专注。

“苏医生,我已经汇报完了。”

那个主治医师低着头说着,在苏江陵这里听着就像是苍蝇哼哼一般。

“嗯嗯,你继续说。”

苏江陵抚摸了一下额头,有些失神的应付一句。

“苏医生,我刚刚已经说完了。”

秋笑培的主治医师说完,看着苏江陵这个不在状态的样子,立马补充:“她预计已经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修养一番便可以出院。”

说完,苏江陵才点了点头。

主治医师立马离开了这里,刚刚走出这个办公室,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苏江陵比起项晏修这个被称呼为总裁的总裁更加可怕,毕竟苏江陵懂得的更多,有些什么细节也瞒不过他。

苏江陵在主治医师离开之后,看着桌子上的检查报告单,秋笑培的病的确不是很轻,但是也没有网上写的那般的不堪。

苏江陵一脸阴沉的离开了医院,向那个酒吧小巷走去。

看着烁烛的店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便走了进去。

“哎呦喂,稀客呀?”

上官烁烛说完,便向苏江陵走来,看着苏江陵这像是有人欠了他钱的样子,上官烁烛才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你可是对酒没有兴趣的,这次竟然自己就来了,说说吧。”

上官烁烛说着,便开始调起了酒,虽然他在不停的调侃苏江陵,但是对于有人来找他玩,还是比较喜欢的。

十分慷慨的分享着最近调的酒,看着自己的成果,上官烁烛还是十分自豪的。

苏江陵一把将酒夺过去:“还不是项晏修,走之前留给我医院了一个大麻烦。”

说完,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却被呛得一直不停的猛烈咳嗽。

“喂,我这个酒可不是这么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