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爱与不爱/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玄姬冷冷地看着她,说:“你去找程江涛是想破坏我和他之间的感情吗?”

白霜雪淡淡一笑坐在了她的面前,开始是这样想,可是最后她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她觉得不值。

“金玄姬,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认为我说那些只是为了破坏你们的感情?”白霜雪反问道。

金玄姬本来信心满满地来了这里,她认为白霜雪在说假话,她认为程江涛爱她胜过一切,她不相信程江涛会去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她喃喃自语:“难道一切都是真的?他还爱着你?”

白霜雪抬高了下巴,鼻孔朝天:“当然,他当然爱,不然为什么要来和我睡觉?”

白霜雪说完,她看到金玄姬的手正攒成了拳头,拳头搁在桌子上微微发抖。

白霜雪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顿时感到无比畅快,看来金玄姬是真的爱上了程江涛。

她有些好奇,程江涛的渣名早已传遍了天山派,为什么金玄姬还要一头栽进去?

白霜雪看着金玄姬笑道:“你爱程公子?他有什么好?”

“他?”金玄姬轻声说道,似是陷入了回忆里,她说:“他学富五车,谈吐诙谐有趣,他的爱炽烈,可以燃烧一切,他对人温柔体贴。”

“这么好?”白霜雪纳闷地说道,她怎么没有感觉到他如此地好?她只觉得他是一个粗鲁的渣渣,什么时候温情过?什么时候谈吐诙谐过?一般的时候冷言冷语,各种毒舌的言语,让人恨不得把他灭在当场。

金玄姬淡淡一笑:“你没有体会到他的这一切的好,当然就不知道了。”

“我体会过他唯一的好处,他的身材好,技术好。”白霜雪说完,金玄姬脸就沉了下来,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她冷声地说:“你不要再勾引他了,你别以为穿得露骨一些,他忍不住与你发生了一切,我就会离开他。我根本不会离开他,我爱他,我要嫁给他。”

“金小姐该是有夫君吧。”白霜雪冷声提醒道。白霜雪就不喜欢颠倒黑白,明明是程江涛撕了她的衣服,强迫了她,说什么是她勾引了程江涛。

金玄姬看了白霜雪一眼,她说:“你准备告诉程江涛这件事?”

白霜雪摇了摇头,她说:“我想他早该知道,天山派谁人不知,金玄姬勾引了曲老师,狠心地抛弃了曲老师,在星云大陆另觅高枝了……”

“住口。”金玄姬生气地呵斥道,“他不会在乎,他说过,他不在意我以前的一切,他只在意我和他的将来,我对他有信心。”

“对了,你来找我,是为了警告我远离程江涛?你放心,我决定以后都会远离渣男。”白霜雪笑道。

“那就好。”金玄姬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白霜雪一直目送着金玄姬离开了她的房间,她想,女人一旦恋爱,智商为零。金玄姬已经忘了要找她拿珠子,她已经忘记了日月星珠交给她的任务。

她淡淡笑了笑,她现在唯一的目标是要进入星云大陆去,她要去找到红艺涵。

她站了起来,她要关上房门,免得程江涛又闯了进来。

她走到房门,她看到一团黑气从房门上绽放,似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她欣掌着这朵黑色妖娆的牡丹,牡丹花越开越大,它猛地伸出花朵将白霜雪给包裹了进去。

白霜雪只觉全身都被笼罩于黑色的烟雾之中,她猛地后退一步,虽然她没有晕倒,她没有呼吸困难,可她也不想全身罩在烟雾里。

她看到烟雾里走进一个人,这个人全身都用黑袍裹着,她怒问道:“你是何人?”

“你就是星云大陆霸主最爱的女人?”男人问道。

白霜雪想到红艺涵,她是伤害了他,可是她真是红艺涵最爱的女人,红艺涵怎么会舍得离开她?

“不是。”白霜雪答道,“你要做什么?”

“我要带走你,我想他自然会出现救你。”男人笑道。

白霜雪看到程江涛冲了进来,他在烟雾外面叫着白霜雪的名字,白霜雪看着他一脸焦急的模样,淡炒一笑,他这个样子,会让别人误以为他很在乎她。

金玄姬随后也走了进来,她劝着程江涛:“程公子,我们走了,看来是白霜雪得罪了别人,所以别人来寻仇了。”

程江涛指尖凝了灵力冲向黑色的烟雾,他想救出白霜雪,白色的灵力珠在接近黑色的烟雾的时候顿时化为无形,被黑色烟雾给吞噬。

“我要救她,我要找她问清楚,她为什么要一再伤害我的玄姬。”程江涛冷冷说道。

金玄姬继续劝道:“不用了,她离开了我们,一切就会好起来,你问她,她也不会说真话。”

程江涛尝试了几次,都没有从烟雾里救出白霜雪,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白霜雪问:“是吗?”

白霜雪看到他的眼睛里全是挫败的神情,她淡淡一笑,她没想要他救她,她不想欠他,就让他欠着她好了。

黑色的烟雾带走了白霜雪,程江涛愣了许久,他看着空空如已的房间,他转身离去,连金玄姬在他身后叫他,他都没有听见。

金玄姬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程江涛离去的背影,难道他是真的爱上了白霜雪?为什么他自看到白霜雪离开了,他便一言不发,他也没有如往常一样哄着她。

白霜雪走后,金玄姬感觉自己在程江涛的眼里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这样对她好,只是做给白霜雪看的吗?

金玄姬只觉心里隐隐作痛,她走路都没有力气,她爱程江涛,她爱他对她的呵护,她爱他的一切,所以她才会和日月星珠的上级慌称白霜雪是星云大陆霸主最爱的女人,她身上还有那粒金龙珠。

今天日月星珠便来人了,他要带白霜雪到日月星珠去审问,她很高兴白霜雪要从她的生活里离开,她可以与程江涛无忧无虑地生活,每天快快乐乐地生活。

她没想到事情的转变给了她兜头一击,她以为程江涛不会爱她,她以为程江涛每日羞辱她,是因为心里厌恶。

可刚才一切表明了程江涛心里有她,他爱她。他爱她吗?金玄姬在心里问了无数句,爱与不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