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被救/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口口声声地说他爱她,他恨不得将她含在嘴里,藏于心里,似乎他爱她已深入骨髓。

可她知道,在他选择了梅春希那一刻,她心已死了,她想要的东西,他给不了。

他还在这里反复纠缠作什么?

“我并不相信三皇子的话,我被骗过很多次,我不想再被欺骗了。”白霜雪说道。

红艺涵目光灼灼地望着她:“我先前那样是为了你,难道我对你的好,你全都不看不到吗?”

“三皇子如何对我好了?有哪些地方对我好过?”白霜雪笑道。

“我为了救你的命,我耗费了半身修为。我为了你,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我为让你不会有危险,我假意娶了梅春希,我到现在还为你守身如玉。这些不是对你好吗?”红艺涵说道。

“你救我的性命,为了让梅春希多年的隐疾能得到治愈,不得不救我的性命。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是因为怕我逃走了,让梅春希得不到治疗的药丸。你娶了梅春希是因为你认为她的外貌、才华能胜任你的太子妃,而我却上不得台面。至于你口中所说的守身如玉,这些话更加让人无法信服。你想要什么,请直说吧,三皇子。”白霜雪说道。

“你居然这样歪曲我对你的好意?”红艺涵生气地说道。

“三皇子,我再傻,我也是有心之人,我可以感受,我可以看,谁人对我好,谁人对我别有用心,我可以慢慢观察出来。”白霜雪笑道。

红艺涵生气地走到她的面前,他一伸手就揽住她的腰:“是因为我大哥,所以你才会对我这样冷淡,对吗?”

白霜雪冷笑道:“三皇子请不要这样说,一颗心是慢慢冷掉的,感情也是慢慢降温的。这种事情怪不得别人。三皇子一直嫌弃于我,嫌我上不得台面,嫌我的身份地位只能配一个妾室,这妾室还是因为三皇子给了极大的面子,才施舍给我的。我为何要如此作贱自己?”

“难道你就如此看中身份地位这样的事吗?有感情,要不要名份又有何重要?”红艺涵问道。

“三皇子这样要求我,那三皇子为什么费尽心机要爬到太子之位?”白霜雪讽剌道。

“因为我父皇需要我,以后星云大陆需要我。”红艺涵说道。

“是呀。”白霜雪喃喃说道,她忽然不想再继续与红艺涵说下去,再说这些无意义的话,没有意思。

“你也同意?你是怎么样?跟我回三皇子府吗?”红艺涵问。

“不回。”白霜雪拒绝道。

“为什么?如果父皇知道了你在这里藏身,他会把你抓到宫里,找到高人,将你炼化,让你回到水滴神石里去,以后你都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上。”红艺涵说道。

“原来三弟是为了将小双哄回三皇子府,然后告诉父皇,独得这个功劳?”红毅龙走了进来说道。

他身后带着很多侍卫,这些侍卫将红艺涵和白霜雪团团围住。

红毅龙看了一眼白霜雪,他说:“如果不是小莹及时通知我这些,我还不知道三弟为什么看上了一个又丑又胖的女人。”

白霜雪一直垂着眼帘,她听到红毅龙说这样的话,只觉心里一疼,她沉默地站在那里。

她以为红毅龙对她好,不会伤害她,原来男人都是一样。

一样会毒舌,一样会伤人,一样会看外貌。

“大哥,你知道我不是这样想的,我对她是真心的。”红艺涵说道,他挡在白霜雪的面前,他一手紧紧地握着白霜雪的手。

“在我心里,她是独一无二的女人,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无论她是美是丑,我均不在意。只要她和我在一起就可以了。”红艺涵说道。

“啧啧,三弟哄骗女人有一套,我自叹不如。如果我如三弟一般能哄得人团团转,我可能也如三弟一般早就坐上了太子之位。”红毅龙说道,“小双,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请大皇子和三皇子放过我。”白霜雪说道。

“雪儿,跟我回三皇子府,我会好好保护你。”红艺涵说道。

“小双,你不相信他。他就是害死你全家人的凶手,他让人一夜之间杀了你全族的人,并放火烧光了一切,他身上负有你家的血海深仇,到现在你还相信他的花言巧语吗?”红毅龙说道。

白霜雪抬眼看着红艺涵问:“是你做的吗?”

红艺涵目光闪烁,他说:“不是我。”

“三弟说不是他做的,因为是他派人去做的,你看他目光闪躲,心里一定有鬼。他说话这么没有底气,心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红毅龙说道。

“大哥,你说够了没有?你为什么要离间我和她的感情?如果你做这些是因为你对她有感情,我并不相信。”红艺涵生气地说道。

“我至少没有害死她的全家人,我至少没有一再骗她,为了从她手里得到好处,将她当成垫脚石,一再向上爬。我也没有利用她对我的感情,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红毅龙说道。

白霜雪听罢,只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红毅龙所质问的话,都是她心里所想要说出来的话。

她捂着胸口,身形摇摇欲坠,她坐到了桌子前,她看到红毅龙和红艺涵两人箭弩拔张,她苦笑道:“皇上说得对,我是该回到水滴神石里去,让大皇子和三皇子因为我而起了纷争,是我的错,我很抱歉。”

“你要做什么?”红艺涵问道。

“小双,你不要因为这个人渣做傻事,你还有我可以依靠。”红毅龙说道。

白霜雪早已听不清楚他们后来又说了什么话,她只觉眼前越来越模糊,她想努力看清楚,可她却感觉眼前阵阵发黑。

她看到了一道白光闪过,她眼前一片黑暗。

她想,难道自己昏过去了,可是为什么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看到白茫茫一片,她向前走去,她不停的走,她看到前面有一团白光正在闪烁着,她想那里一定是出口,她只要看着那团白光一直走就可以了。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当她穿过白光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猛地从水里钻了出来,她大口地呼吸着,她看到自己正泡在水里。

她挥动着双臂向前划去,她抓到了水里的一块浮木,她听到有人的声音。

“那里有一个孩子。”

“快去救她起来。”

“看来这个孩子奄奄一息快要淹死了。”

白霜雪扭头看到身后划过来一只小船,船上的男人一伸手拎着她的衣服把她给救到了船上,另一个男人拿了一块灰色的毛毯裹在她的身上。

“小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你怎么会落水呢?”一个长着国字脸的男人问道。

“我不知道。”白霜雪摇了摇头。她记得白光闪过,她便在水里了,难道是水滴泪带她过来的?而且她的身形也缩小了不少,她现在几岁?她的手这么小。

“这孩子看样子才六七岁,她怎么说得清楚?别问了,等会把她送上岸,弄些吃的给她。”脸长得圆圆的男人说道。

“可是大哥,我们这样再回去,那张大户出来一次可不容易。”国字脸说道。

“带着个孩子总是不方便,我们三个人的性命丢了没事,可连累了这个孩子就不好。”圆脸男人说道。

“大哥,二哥,你们先上船,我送孩子到岸边,给她一些钱,让她去买吃的,我再来与你们汇合。”最瘦的男人说道。

圆脸男人沉思片刻说:“好,就这样定了。”

白霜雪说:“虽然我小,可我坐在船上为你们看着船,等你们想走的时候,我可以用船接应你们。”

白霜雪说完,三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这个小女孩说得对,如果可以逃脱,还是需要船才可以。

“小姑娘,你可不可以?”国字脸问。

“我可以。”白霜雪说道,“如果你们要运银子,我也会在这里接着。”

白霜雪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可又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去做为非作歹的事情,她如此说就是为试探。如果他们要做坏事,她就不帮他们。

圆脸男人说:“我们只是为了去教训张大户,他强抢村子里的民女,因为他有权有势,村子里的人敢怒不敢言,我们的女儿也死在他的手里,为了女儿,我们的性命不要也罢,这仇是一定要报的。”

“对,不要命,也要为女儿讨一个公道。”国字脸激动地说道,“我们兄弟三人得知今天张大户在湖面游船,所以才会找了小船要去找张大户寻仇。”

“大哥,那我们还是照着原计划上船,先杀了张大户,再离开?”最瘦小的男人说道。

“我这里有瓶药丸,张大户服用了,以后就不能干坏事了,我觉得杀人偿命,你们背负命案不好。不如让他过一种生不如死的生活,不是更折磨他吗?”白霜雪说道。

三人看到她手里的药瓶,眼睛一亮。

“不知道行不行。”

“我们怎么知道药丸能不能行?”圆脸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