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傻子/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为什么不对那三个人感兴趣?”夜王爷问道。

白霜雪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边坐着几个皇子,长相粗犷,白霜雪自认无法喜欢这一类型的人。

“看来你喜欢长相斯文的人。”夜王爷总结道。

白霜雪又看了一眼红士杰三人,他们三人相貌出众,长相秀美,场中很多女人对他们投去爱慕的目光。

白霜雪收回了眼神,还是看着眼前的美食实在,红艺涵也想把她弄走炼成丹药给梅春希服用,而红士杰则想把她炼化,得到宝藏,这两人均不安好心。

“俊青,今天终是不再一个人参加了?”坐在首座的夜轩凡说道。

夜王爷立即回神,他笑道:“父皇,皇儿终是得到了自己心爱之人。”

白霜雪听着夜王爷的话,她垂下眼帘,他说假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他对她有多嫌弃,她心里明白。

成亲那天,他一把扯下她头上的红色盖头扔在了地上,他脸上没有一丝成亲的喜悦。

“只是白玉雪这打扮过于俗气,也罢,商贾之家出来的闺女,总归是少了一些贵气。”夜轩凡挑剔地说道。

白霜雪挑眉,她这样打扮是为了保命,她还不知道俗不可耐?

夜俊青紧紧握着白霜雪的手笑道:“回去了,我会为她请一个教导礼仪的先生。”

白霜雪看夜俊青的面子上,脸上表情变得平静下来,必竟他是她的房东供着她住,还提供了食物。

“如此甚好。”夜轩凡说道,“各国今日到灵国拜访,各位的到来让灵国感到蓬荜生辉,灵国为各国准备了一些小礼物,都是灵国盛产之物——灵药,希望各国的国君不要嫌弃。”

夜轩凡说完,各国的国君和皇子已经将目光都调转到了场中央,这时,一群宫女端着托盘鱼贯而行,她们将托盘放到了各国国君和皇子的面前。

托盘上放着各种小小的白色瓷瓶,所有的人眼睛里都闪着惊喜的光芒,白霜雪见状,她用筷子扎在一个糕点上,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她空间里有药王谷里的灵药。

她吃完了自己面前的糕点,她看着夜俊青面前的盘子,他的糕点一点未动。

她把他的盘子拖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刚吃下一块。

“俊青,你这个新夫人,可是会什么才艺?”夜轩凡问道,如果长相不是太好,有些才艺也是极好的事情。

“她什么也不会。”夜俊青说道,据他所知,白府里这个叫白玉雪的小女儿,头脑有些傻,平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不过,夜俊青看了看自己的双腿,他苦笑着,傻子配废人,正好一对。

白霜雪看到了皇上眉头似是拧成了一股绳一般,她对着夜俊青笑道:“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白霜雪说完,场中立即有人吃吃地笑了起来,她循声望去,可是却没有看到是谁在笑话她。

“那好,白玉雪,为我们展示一二吧。”夜轩凡说道,刚才他认为在各国面前落了面子,现在要补偿回来。虽然俊青的腿不好,可是他值得拥有更好的女人,眼前这个白玉雪的确是配不上俊青。

“不知道皇上是想看什么节目?”白霜雪问道。

“写几个字我们看看。”夜轩凡说道,他选了一个最简单的节目,如果白玉雪如传言中所说,是个傻子,可她如果字写得好,也算是一个才女。

“好,我需要两个人配合我,举着白纸,我在白纸上写。”白霜雪说道。

“准了。”夜轩凡说完,立即有公公着手准备,有两个人将桌子给抬到了场中央,上面放着笔墨纸砚,两个宫女站在两边,她们中间是一张半人高的白纸。

白霜雪用手绢将手上的糕点碎屑给擦掉,她走到了场中央,她用中指蘸了一些墨汁,对着白纸弹了过去,墨汁落在了白纸上顿时变成了一道黑色的竖线。

她又轻弹一指,一橫又落在了上面,她双手齐齐蘸墨,将手指上的墨汁弹在白纸上,她笑道:“皇上,我已经写完了。”

宫女将白纸转向皇上的方向,夜轩凡赞叹的目光一闪而过,他说:“好。让大家看看白玉雪凌空所写的书法。”

宫女举着白色的宣纸绕场一圈,红月颜站了起来说:“皇上,我觉得夜王妃这幅书法技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愿意出高价购买夜王妃这幅书法作品。”

“六皇子不好意思,这是雪儿第一次在我的面前展示书法,本王爷想留作纪念。”夜俊青说道。

红月颜听罢,淡淡一笑,坐了下来。

白霜雪回到了座位上,宫女就把书法给卷了起来放在了夜俊青的面前。

“既然可以换钱,为什么不卖出去?”白霜雪笑道。

夜俊青看了她一眼说:“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如何愿意将这幅画卖给他?”

“什么意思?”白霜雪不解地问道。

“他对你这个傻子感兴趣,难道你感觉不到吗?”夜俊青说道。

“怎么会?”白霜雪说,她一直知道红月颜喜欢美人,根本不会喜欢一个长相丑的女人,更不会喜欢一个脸上化的妆,显得如此可怖的女人。

他的品味极高,他怎么会对她感兴趣呢?

“你了解他?”夜俊青问道,他的目光径直落在白霜雪的脸上,白霜雪正想点头,看到他探究的目光,她笑道:“我是觉得皇子的眼光要高于一般人,他怎么会看上我呢?”

“也许有的人口味独特。”夜俊青说道。

白霜雪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宫宴结束后,红月颜来到了白霜雪的面前,他对着夜俊青笑了笑,他说:“夜王爷,我想和王妃说几句话。”

“说吧。”夜俊青大方的说道,可他却坐在那里如同一座山一般,他一动也不动,他等着他们说话,然后回府。

红月颜看到李俊青没有离开的打算,他笑道:“夜王妃是才到灵国吗?”

“她一直是土生土长的灵国人。”夜俊青说道。

红月颜笑了笑,他说:“我把王妃当成了我一个朋友,我以为王妃是才来灵国。”

“她没有什么朋友,她一直呆在深闺之中,到了夜王府,我才带她出门。”夜俊青说道。

“那打扰了。”红月颜说完,转身离去。

白霜雪这才抬眼看了一下红月颜的背影,她没有胆量和他有眼神上的接触,如果他看到她的眼睛,他会认出她来,她不想被红士杰得知她是白霜雪。

“不回去吗?”夜俊青清了一下嗓子说道。

白霜雪收回了眼神,她笑道:“回去。”

夜俊青和白霜雪一同坐着马车回到了夜王府,一路上夜俊青沉默不语,他只是盯着白霜雪看,白霜雪笑道:“怎么了?王爷,哪里不舒服吗?”

“心里不舒服。”夜俊青说道。

“为什么?”白霜雪不解地问。

“你心里有很多事,可你都不愿意告诉我。”夜俊青说道。

“能有什么事?”白霜雪笑道,她觉得今天晚上能保命回王府就是最令人高兴的事情。

“我知道就不会问你。”夜俊青生气地说道。

“难道我今天晚上的表现不好,给王爷丢脸了?”白霜雪问道。

“你和那三个人纠缠不清,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夜俊青问道。

“我晚上一直坐在你的身边,何时有纠缠不清的事情?”白霜雪只觉冤枉。

“你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了无数次,你敢说你没有不时的偷偷向他们三人看去。”夜俊青说道。

“他们三个人长得好看,我自然就多看了一眼。”白霜雪笑道,她看到夜俊青的脸色沉了下来,她又补充道:“虽然长得好看,可是没有王爷这种皇家气度,所以我只是浅浅的看了一眼,就觉得索然无味。”

“是吗?”夜俊青说道,他的阴沉的脸色缓解了一些。

白霜雪立即点头:“是,当时第一眼望去,觉得很好看。后来再看就不耐看了。”白霜雪说的是实话,当时她第一眼看到他们,她心里的震惊感难以平复,当她看第二眼,她发现红士杰没有发现她是白霜雪,她顿时放下心来。

既然她可以保命,她就不用时时地去关注他们三人的动向。

夜俊青回到了王府,他要白霜雪推他进去,白霜雪体谅他的心情,她推着他向他的房间走去。

“你后悔嫁给我吗?”夜俊青问道。

“不后悔。”白霜雪答道,她现在可以过一种很自由的生活,她为什么要后悔?而且,过一段时间,她会离开这里,这里只是她的暂住地。

“不后悔,为什么在送亲的途中跑了好几次?”夜俊青质问道。

“那时以为王爷是凶神恶煞,当看到王爷的时候,发现王爷才貌双绝。”白霜雪说道。

“是吗?世人皆传你是傻子,我想,可能只有你最为清醒。”夜俊青笑道。

“我可不就是一个傻子,傻子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不清醒,所以少了很多痛苦。”白霜雪说道,她认为傻子也是一层极好的伪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