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一切像做梦一样/逆天刁妃:王爷,吃够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你还不服气?你到处乱跑,让爷担心你,你还有理了?”

她忙应道:“服气,服气。”

我勒个去!这叫个什么事?一枚小鲜肉,在她这个大美女跟前,搞的跟来严肃的家长似的。可怜她两辈子也让家长这样管过,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那还不快走,爷等着你呢!”

苏灵羽一脸的死相:“唔唔唔,我走不动啊,要不你背我?”

如风这才发现苏灵羽好现有些不对劲,平时都是活蹦乱跳的,今天有点焉儿吧唧的,面色有点黄,身上的衣服更是脏乱的不成样子,跟在土里扒出来似的。

“你,你怎么了?”如风的语气带了一丝紧张,他离开不过一个时辰的工夫,她是怎么弄成这样的?难道是被人追杀了?果然还是爷料事如神,派他出来找她。

苏灵羽有气无力的道:“我中毒了。”

如风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中毒?你不是神医吗?神医怎么也会中毒?你以前的医术都是懵的吗?现在怎么办?我把你送到天医阁去?”

苏灵羽嘴角一挑,笑道:“当然不是懵的,现在已经没事了,回去吧。”

如风的话中虽然满是抱怨,但也带着满满的关心,这让她心情好转了许多,她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把蛊毒的事说出来,否则,依着如风对君无心的忠心,肯定会毫无保留的告诉君无心,反正她现在也没什么感觉,等到发作的时候再说吧。

一路哼哼叽叽磨磨蹭蹭的跟着如风回了太子府,如风知道她不舒服,也没再唠叨她。现在想想,她真不明白自己刚才哪里来的那股子傻劲,那么一大把巴豆粉,她就吃了下去了,普通人吃了一小撮就受不了了,她现在那叫一个后悔啊,何苦折腾自己来的?

承泽院中,君无心一听到她回来了,就迎出门来,他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责怪她,而是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又跟谁打架了?”

苏灵羽扑哧一下笑了。君无心还从未这样关心过她。她道:“我没事,只是吃坏了肚子。”

君无心一边理着她散乱的头发,一边嗔怪道:“你看你这样子,哪里像是吃坏了肚子,就跟在好上打了一百个滚一样,又钻了狗洞一样。”

苏灵羽感觉他今天很反常,不会是想秋后算帐吧?她怯怯的缩了缩脖子道:“我就是肚子疼的打滚啊!”

君无心转头,对旁边候着的青儿兰儿道:“先叫厨房煮个蛋花汤来,不要放油,她肚子不舒服,可以放些红糖。然后再去给她备好香汤,服侍她沐浴。”

青儿和兰儿应了吩咐,自去下去准备。

苏灵羽这边,惊奇的瞪大了眼睛,君无心骂她损她,她不奇怪,忽然一下子对她那么好,她有点受不了。但是她也不敢说,只得提心吊胆的等着,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听天由命吧!

片刻之后,一碗蛋花汤端上来,君无心亲自接过碗,舀一勺,放在唇边轻轻的吹一吹,然后喂到苏灵羽的嘴里,天呐!她感觉幸福的都快融化了,内心里一个小人,举着双手,一边口中大喊着“耶,耶”,一边如同得了世界冠军一样,来来回回的奔跑!

活了那么久,她还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这样一个普通喂饭的动作,放到他的身上,竟然这么完美,她看的有些痴了。

轻轻的抿着那蛋花汤,看着他那丰神如玉的容颜,她悄悄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把,这不是在做梦吧?一时心急,用的力气有的点大,她疼的呲了一下牙。

君无心问:“怎么了?是不是烫着了?”

苏灵羽赶紧摆着手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这蛋花汤好喝,我从没喝过。”

君无心道:“你要是喜欢,叫厨房天天给你做一碗送过来。”

苏灵羽赶紧拒绝:“不不不,喜欢才不能天天喝,偶尔喝一次,挺好,挺好。”

她可不喜欢喝着腥不拉唧的玩意,她只是喜欢这种被他呵护的感觉而已,他要是天天喂他,就是不好喝,她也能忍着,要是让她自己喝,她才不喝呢。

喝着汤,她又想起了蛊虫的事,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那么反常?君无卿像个神经病一们给她下了蛊,君无心又对她那么好?她有点去里雾里的,总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她一边观察君无心的表情,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有没有办法应对这次的事情啊?”

君无心笑道:“怎么,你不相信爷的能力?要是这点小事就能绊倒爷,那爷早就死在他们手里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爷自然有应对的方法。”

“我当然相信你,不过你想啊,那太妃都快八十岁了,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再活还能有多久的活头?说不定啊,就是有人看着太妃快死了,然后利用一下,榨干她最后的价值。太妃在朝中的威望那么高,要是把这事栽在你头上,你肯定招架不住,谁会这么想对付你呢?”

苏灵羽谆谆善诱,想要把他的思绪引导到君无卿父子上去。

君无心刚刚还是一派和煦的的脸,忽然由春天,转为了寒冬,他问:“你是不是又去见君无卿了?”

苏灵羽干笑道:“呵,呵呵,怎么可能?我去见他干嘛?本姑娘最恨他那种人面兽心的贱人了,以后我跟他势不两立。再说了,你都说了不让我去见他,我怎么会不听你的话呢。”

她这话说的咬牙切齿,这恨意,倒不像是装的。

君无心半信半疑的问:“那人这些话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苏灵羽指着自己的头道:“当然是用我聪明的脑袋瓜想出来的啊!你见过比我更聪明的人吗?”

君无心看着眼前的苏灵羽,脑子里想着她做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赞道:“你确实很聪明。”

苏灵羽笑的跟一朵盛开的太阳花一样。“那不说对了。”

君无心忽然笑了,他对她的话仍然半信半疑,就是因为知道她聪明,才不敢完全相信她的话,要不然被她卖了可能还要帮她数钱。当然,被她卖掉的肯定是一些普通人,他是不会上当的。

这时候,青儿进来报告:“爷香汤已经备好了。”

君无心道:“洗完了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君无心说完,转身离开了苏灵羽的房间。

苏灵羽进到泡着玫瑰花瓣的大木桶中,头靠着桶壁,一头秀发散在了桶外,眼睛看向远处,至仍然觉得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像一声梦一样。

青儿一边给她梳理头发,一边问道:“小羽,你这是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头发怎么乱成这个鬼样子?”

苏灵羽信口扯道:“跟熊瞎子打架,被挠的。”

“……”

青儿听了苏灵羽这话没再做声,知道她肯定是又在吹牛,跟熊打架能打成这样啊?上次苏灵羽就骗她,说有个像人那么大的老鼠,把她拖洞里去了,这回又是跟熊打架,她才不想信她了呢。

片刻的安静之后,苏灵羽在木桶中闭上了眼睛,一下午折腾的精疲力尽,她泡在温和的水桶中,居然睡了过去。

梦里,她中了蛊毒,如万虫噬心般痛苦,疼在她在地上打滚。

君无卿在旁边看着她,哈哈大笑。笑完仿佛还不解气,又面色狰狞的道:“我给过你机会,让你跟着我,可是你偏偏不肯,怎么样,被蛊虫咬的滋味好受吧?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