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孰轻孰重/特工皇妃:邪王,请宽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云昭看着周围所有的人,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详细所有的人跟我一样,都挚爱火星大陆,都希望能在这个大陆上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我也一样。可是我们的大陆遭遇了危机……”

慕云昭指了指天空,“天星而过,大气层被划破,紫外线已经照射下来。第一层的人类已经感受到了紫外线的照射,不少人甚至出现了变异和畸形。这地面上已经出现了夸父族,鲛人族、羽人族、河洛族、人族。”

慕云昭的声音很是醇厚,让天上的诸神不再叽叽喳喳。

“大家都知道人类是大气层和火星地表之间的族群,这第一族群已经开始变异,甚至不少种族开始走向了灭亡。你们难道不担心吗?如果你们不担心,再看看第二层的兽族。”

慕云昭大手一扬,一道光幕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指着光幕,慢慢说道:“各位,你可看到了什么?这第二层,如各位所知,是与地表人类世界出现镜面倒立的世界。这兽族的世界之中,部分修炼成人的兽人已经开始变得野性难驯,这人性在慢慢消失……甚至变成魔……”

慕云昭指了指几个自相残杀的兽族的光影,“这嗜杀包括了同族相残,也包括了异族相杀。这兽族如果再这样混战下去,好不节制的自我毁灭,与地上的人族又会变成什么样子?第二层的兽族修仙界已经被这次的地心超音波所干扰,已经心魔大乱。如果各位还是不担心……”

慕云昭又转了一下手,指了指第三层,“各位该知道,这第三层是在兽族那一层的更深一层,这里是兽族和人族羽化登仙之后,继续修道的鬼界。可是在这灵界之中,这本是土著的树木花草因为上万年的光景,变成了贪得无厌的魔灵。魔灵吸收一切来自兽界和人界的修道者。这里很快也会走向毁灭……”

慕云昭转身看向周围的人,“而第四层,如各位所知,那是灵界。魔和鬼只能在人界、兽界、鬼界来回循环,三界之内,互相吸收互相生长,却无法进入灵界。而这灵界便是那些靠着万世积累的善心与善报,拜托了轮回的痛苦而到达的。可是灵界的世界可是崩塌……因为灵界的灵气之光已经开始微弱……”

“各位,我玄嚣是既然是少昊,必然要为火星大陆负责,负责一切可能负责的事情。咱们在第五层,咱们这个层更多的地心能量已经开始变得薄弱,必须要改变能源和光能,才能维持咱们的生命体征,更能维持咱们的法术和体能,对吗?”

“可是……”

刚有人想要反驳,却被人拉住,暗暗摇了摇头。

常羲感觉到周围的人渐渐地叹了口气,甚至疏远开来。

看来能帮她的人越来越少了,她只能靠着自己了。

“玄嚣……我……”常羲委屈的看向慕云昭。

“常羲,如果你真的闷得慌,可以考虑想想怎么让人界、兽界、鬼界更能活的久一些,甚至能得到你的庇护。其余的,你该相信我和羲和。”

“相信?”

“你毕竟掌管暗夜,而我和羲和掌管白昼。这白昼所有的一切,我需要跟羲和加紧脚步,而暗夜的一切,需要你按部就班……这就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可是玄嚣……我很久没见到你了……”

“万兆黎民,不同种族不同界限的族群,我既然是少昊,就要负责到底,我不可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这人界的大禹尚可知道这三顾家门而不入,就为了治水。我一个神难道还不如人类?”

“我……”

“好了……常羲,你该做你该做的事情……”

“可你我也是夫妻……”

“等所有人平安转入地下,能够建造光球保护最脆弱的人界、兽界、鬼界,我会如你所愿。”

“难道在你看来……我真的……”常羲掩住嘴巴,哭的难以控制。

“常羲我希望你知道,我来这天上,一个是蟠桃园,一个是西王母的大寿。还有就是要跟众神商量保护三界众生的大事,而不是儿女私情,你该懂事。”

慕云昭抓紧李潇玉的手,一个捏诀,已然飞出十万八千里。

李潇玉回头看了看,突然大笑起来,“昭……”

“什么?”

“你怼人的时候,好帅……竟然把常羲说的难以还嘴……还苦哈哈的看着你,满腹心事无人说啊……”

“我只知道,常羲是教唆后羿射日的,我只知道这四大僵尸是常羲放出来的……这无法让我对她和颜悦色。再说我不是这个时代的玄嚣了,我是后来者,是转世而来,带着你与我转世而来的玄嚣。”

慕云昭伸出手弹了弹李潇玉的脸颊,“有你,我的妫,我的潇潇在,我怎么可能移情别恋?”

“这话很好听,很受用。”

“我说话不只是好听,还是让你知道我的心的。”

“你的心很重要,我知道了,而我也很重要。”

“那就行了……”

李潇玉笑嘻嘻的看着慕云昭,“你这是会人界?”

“嗯,去看看时隔二十年,大禹变得怎么样了。”

“二十年?我们也就呆了两小时吧?”

“神界两小时,灵界两十天,人界二十年。”

“一天一年啊?”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记得……只是瞬间感觉……我怎么穿越成神了?”

“这世界上很多人都在轮回,你怎么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那你又怎么知道自己过去经历过什么?不知道忘记了,不代表没有经历过。还记得地球有一个很有趣的定论吗啊?”

“什么定论?”

“质量守恒定律。这任何物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这任何能量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不见,必然会交换。”

“有意思,难怪牛顿最后是个神学家。”

“行了,我们快到大禹的身边了,你要不苟言笑了。”

“好。”

说话间,便来到了大禹的身边。此时应龙刘侠正在努力的划分水道,两边的人们在修筑河坝……

李潇玉看着那应龙以尾巴为黄河分出河道的模样,突然想起神话故事大禹治水的那段话……果然……这神话故事有时候并不是传说。

“咦?你是……”大禹正指挥着,回头看向了慕云昭,“我为什么对你那么熟悉……却不记得你是谁了?”

“你见过我,小时候……”

“是吗?我感觉你很熟悉……”

“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命运使然。应龙对你可好?”慕云昭看着刘侠,挑起眉。

“还好,我本就是应龙带大的,他对我如父如友。”

“那就好。”慕云昭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指着前边的黄河,“最近大河决口了吗?”

“已经好多了,除了一处决口的地方实在水流湍急难以修建河坝,只能将城市建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了。”

“嗯,这样也算不错……我看你再过几年就可以完工了……”

这句完工却让大禹不开心起来。

“怎么了?大禹?”

“其实我并不是多么开心。你该知道舜帝最近一直在想要做天下共主……但是……我真的想……唉……我在胡说些什么?”

大禹左看看右看看,除了慕云昭和李潇玉,再也没其他人,说了一句话,便压了下来。

“舜帝的儿子,商钧?他并不是多么优秀,对吗?”慕云昭笑起来。

“你知道?”

“我知道商钧。商钧的母亲是娥皇,舜有娥皇女英两位夫人,这商钧只知道嫦娥跳舞,不知道如何治理国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朝政,这个商钧还是一个特别喝酒误事的,自然不是可担当大任的。”

“真的吗?”大禹希冀的看着慕云昭。

“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如今启也出生了,这启比起商钧更是不错的人选,你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青丘女娇为你生下的启。”

“姒启还小……”

“但是你的年纪却不小了……”

这句话让大禹愣住……他的年纪确实不小了……

大禹回过头去看着应龙,有应龙在,或许……姒启可以传承……

“可是我会被人骂的,会被人家说狼子野心……你该知道,我不过是是一个臣子……”

“当年涂山不是有一个大会吗?这涂山女娇到底是狐族,上古遗留的神兽。”

当年神族有些人不愿意去九重天修**道,留在了人间,这神当时与人混居,遗留下来了上古人神,上古兽神,上古鬼神,上古仙神。

这上古人神终究是自食其力惯了,忘记了最初的法术,慢慢的退化成为了九州大陆上的人族,而这上古兽神还保留着兽神的不能,却已经不如上古兽神的力量,却强于修道而成的妖精或怪精,成为了上古神兽。

而这上古鬼神,因为躲在了第三层第四层天空,一直不肯出来,还保留着原始的模样。却因为三界轮回,终究人呢要走鬼神这一界,故而鬼界一直是生生不息。

只是这鬼界虽然生生不息,却也是人满为患,有时候会出现竞争。

但是人界的人们早就忘记或是混淆了鬼界的那些上古之神的模样,即便是第一等的鬼界的魔或这鬼怪,也只是存在人们的记忆里或是传说里了。

这更高一层的灵界,因为修仙之路崎岖,很少有人再知道这条路怎么走了……故而人丁稀少,几乎杳无人烟。

因为灵界的人偶尔回去人界帮个小忙,很多人还记得修仙和灵界的事情,只是这灵界因为通灵,与人类灵魂梦境串联,以至于灵界还是有些人可以进入的。

而这些进入的人将灵界统称之为仙界。

而这最高一层的神界,已经逐渐被人记载了上古的神话里,甚至人们只以为是神话,连传说都算不上了。

此时的慕云昭看着大禹的眼睛,他知道大禹在心动,更知道大禹想要表现自己,他笑了起来,很是好奇这个大禹想要说些什么。

若是历史本就是这样,那么大禹就是取代舜帝的,没错。

而且舜帝被大禹说的讨厌商钧的,这也没错。

历史的齿轮如此滚动,慕云昭并不想改变结局。

“我可以吗?我不想做一个篡位的坏人,我只想……”

“涂山大会,可以让你站在天下诸侯面前,检讨自己治水的过失。如果诸侯和百姓依旧拥护你,那么你便是圣人,圣人便是要做夏朝的天子的,这无可厚非,不是吗?”

“是这样的……可是舜帝已经要给商钧了……”

“那又如何?这世界本就是能者居其位,难道还要让贤?”

“我可以吗?”

“有应龙的人呢,有几人?”

“好像只有我一个。”

“能治理黄河之水的人,有几人?”

“我父亲曾经是治理水患的,却没有成功。如今我和后谡一同治理,几乎要将这大地治理的妥当了。”

“所以……你更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的,不如我来跟你说说娥皇女英可好?”

“啊?”大禹还没反应过来,慕云昭就笑了起来。

“看来你不知道,不如让我的夫人来说说?潇潇?”这是给自己妻子机会。

李潇玉自然愿意接下话茬,“那就由我来说说好了。”

李潇玉点头,“这娥皇女英的父亲是帝尧,帝尧和女皇生了一对姐妹,叫做娥皇和女英。这帝尧的妹妹是嫦娥,也就是娥皇和女英的姑姑,而姑父就是后羿,那个箭师。这嘱咐更是有趣了,这祖父便是帝喾。”

李潇玉看向大禹,“这帝舜是帝尧的女婿,是嫦娥的侄女婿,不是吗?这帝喾更是厉害,就是帝俊。你只该知道帝俊的祖父是玄嚣吧?”

“知道……”大禹点头。

“黄帝是少昊大帝玄嚣的父亲,但是大禹也是黄帝的子孙。就我所知,你的父亲是鲧,你的祖父是颛顼,你祖父的父亲是昌意,而昌意的父亲则是黄帝。”

李潇玉继续说道:“如果按照辈分,这黄帝的儿子是玄嚣,与昌意同辈。玄嚣的儿子帝俊与颛顼同辈。帝尧的父亲帝俊,与鲧同辈。而帝尧的女婿是帝舜,与你同辈。你大禹不过是妻子地位不如娥皇女英,你大禹不过是黄帝旁支罢了……却一直不是帝位……”

“这……”

“这世界上有很多时候道理真的讲不通。这同样都是黄帝的儿子,可是这帝俊一支都是父传子的居多,可是到了你大禹这一枝,颛顼的后代,却不是如此……说到底,帝舜和你是同辈,你不该是这样的委屈才对……”

李潇玉顿了顿,笑起,她知道大禹的心。

“再说这天下讲究的是贤才,能者居其位,不是吗?”

“即便如此,可是帝舜当皇帝已经不错了……我……”

“你想说不能取而代之?这夏朝既然都是皇帝的分支开启的,必然是谁有能力,谁居上?你也是黄帝的子嗣,这商钧不如姒启,为什么不能让姒启做你的接班人?再说你本来就比舜要更高一点……毕竟涂山氏狐族是九尾狐族,上古神兽……”

“我不敢说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是我总觉得后世记录我的时候,会有哪里不对。”

“大禹,我听说鲧很会看星象,对吧?”

“嗯。”

“大禹,你的父亲有没有教过你看星象?”

“教过一些。”

李潇玉笑着点头,“很好,既然你的父亲教过你,那你可能看出娥皇女英泪落何处?”

“好像是苍梧……”

“很好,那你该知道帝舜和你不一样。帝舜是帝尧的女婿,这帝尧与你大禹才是一个皇族血脉。这帝尧为了娥皇女英才纳了这个女婿吧?”

“我知道。”大禹点头。

“这帝舜的父亲很有趣,帝舜的亲娘死的早,,老爹瞽叟给他娶了一个后妈,生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孩子,弟弟叫象,妹妹名敤手。为了两个后老婆生的孩子能够过得更好,这帝舜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就是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杀了帝舜吧?”

“有这样的事情?”

“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帝舜的家庭背景……难道你没有想过帝舜为什么逆来顺受?甚至甘愿做上门女婿吗?”李潇玉愣了愣,大禹竟然没有做过背景调查?

“我以为是帝尧觉得帝舜贤才……”

“可是为什么帝舜的父亲总是想想要还是他?为什么帝舜的父亲甚至要害死公主身份的娥皇女英?难道帝尧和整个姚姓和你姒姓家族不会发怒吗?难道轩辕氏的子孙不会细思极恐吗?”

“这……”大禹迟疑起来。

“你又知不知道这娥皇女英总是受到了帝舜的折磨?你知不知道帝尧很久不见,是因为帝舜谋权篡位,当时的他没有天子能力,却又天子的权力,虽然没有天子的名号,却又天子的实力?这样的帝舜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你可知道?”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大禹彻底的震惊了。

“当然有这样的事情。帝舜毕竟是遭受过家庭排挤的,两个求来的公主,还没有被帝舜的家里好好对待,身为人父的帝尧怎么可能允许女儿再跟着帝舜?这些你都没有想清楚,就在这里自怨自艾?”

“那丹朱呢?丹朱可是当时的天子啊……”

“丹朱早就被赶到旮旯角里了,不允许丹朱面圣,难道你都不知道?”李潇玉将所有的知识背景拉出来,就是想看看大禹的表情。如今看来,大禹真的不知道这些宫廷秘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