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同心轮回/特工皇妃:邪王,请宽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丹朱?慕云昭笑了起来,他看着李潇玉,却让大禹愣住,是不是她说错了什么?还是她误会了什么?

“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没有,只是丹朱毕竟是被帝尧所遗忘的人,就跟商钧被帝舜所遗忘是一样。”

慕云昭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在李潇玉的肩膀上,“潇潇,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之上有一种人最难做?这种人即便拥有骨肉至亲,却依旧活在尔虞我诈,甚至游走生死边缘?”

“你是说储君?”李潇玉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之上储君最难为。

储君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储君是距离天下共主帝皇最近一步的人,这种近在咫尺,容易让上位者质疑…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生根发芽,甚至让整个人心崩塌……

即便储君是帝皇的亲子,可是帝皇的儿子何止一个?

千千万万之中的儿子,又何必只在乎一个?

对于帝皇,他有太多的选择,但是他不熟悉每一个子嗣的心,只能选择一个比较好控制的,来被自己近距离观察……而这个被选中的人,也许是幸运儿,也许不是……

因为这个被选中的人,他必须要懂得一山不容二虎,若想或者,只能化虎为猫,委曲求全,藏着首尾。

这个被选中的人也必须要懂得,自己必须要有一些能耐,能让所有的人知道自己最后希望继承王位……

这个被选中的人还要知道,自己必须要表现出被人攻击时的稳重和处理问题的老练,但是要分的清楚每一个陷阱来自帝皇还是自己的兄弟。

毕竟兄弟繁多的他,随时有被取而代之的风险,他要做好还要防备好……

被当做箭靶子的储君,这一世一直要处在风口浪尖上,随时被人利用或是挖坑埋了……

但是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时候,储君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分辨是非,学会了进退,便能够驾驭足够的人心,为自己所用……这就是储君若是没被废黜,多年的储君一旦登上帝位,终究会成为明君的……

当然有些储君比较幸运,兄弟不多,比他优秀的人更少,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让储君犹如蜜罐长大。

但是这样的储君,往往即位之后,是暴君或是昏君,大多败家不知限制……

夏朝……如今是飘摇之际,就跟当年帝尧在儿子丹朱和女婿帝舜之间选择的时候一样。

在外子女婿和亲子嫡脉之间选择,帝王总是会徘徊……

故而夏朝的皇子们还要当心自己的姐夫或是妹夫……

毕竟在夏朝的国君眼里,这妹妹或是姐姐生下的孩子跟自己生下的孩子,在血脉上是一样的远近……

当年丹朱输给了娥皇女英两个皇女的力量,输给了娥皇女英非帝舜不嫁的力量……

如今商钧输给大禹……却是输在人心上……

商钧还不如丹朱,丹朱有着被地方诸侯赞美和支持的力量,可是商钧就是个吃喝玩乐的主儿,完全没有这样的能耐,故而也只能在一方被人家数落和奚落。

“丹朱,你该知道,那个时候的储君之位,本是丹朱的。即便娥皇女英有足够的支持者,即便因此帝舜有了称帝的能力,可是帝尧还是想要给丹朱的。毕竟这夏朝开国以来,一直都是姚姓和姒姓轩辕氏来称帝的,是轩辕黄帝的子嗣。但是……”

慕云昭笑了起来,却引得大禹追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自古以来女族部落保持了姓,这姒姓和姚姓若想不断代,势必要有自己的女儿夹在其中。丹朱的妻子不是上古八大女姓,也不是现在的姚姓或是姒姓的一个分支。”

“也就是说,帝舜,这个嬴姓的帝皇,因为娥皇女英是姚姓,才能称帝?”大禹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什么。

“为什么不说,是帝舜这个嬴姓的家伙,竟然囚禁了帝尧?为什么不说,即便有娥皇女英,这帝舜依旧是不孝在先,依旧是篡位在后?”慕云昭笑了笑。

“可是,谁又能够相信我这个分支的孩子呢?”

“当然有人可以。”

“谁?”

大禹刚想问完,就听这分水而治之后的应龙刘侠忍不住的喊道:“慕云昭!不……玄嚣!你来做什么!”

玄嚣,一句话说出口,大禹的眼睛亮了起来,玄嚣……少昊大帝啊……那个成了神的少昊大帝?

少昊大帝是帝俊的父亲,算起来,帝尧也是少昊大帝的子孙啊……

“你是……少昊大帝……”玄嚣这两个字他咽了回去……他不敢说……

“嗯,我是玄嚣,那个早就作古几百年的家伙……”

大禹打量着玄嚣,这玄嚣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多岁,哪里像一个是五百岁的老人?

难道成神就是这样的吗?原来神真的可以长生不老吗?

“少昊大帝,既然您降临人间,是否有什么指示?”大禹整个眼睛明亮起来。

“也算不上明示,不过是这涂山氏女娇的家族多是懂得幻想,更懂得寻找帝尧的住处。若是帝尧从地下溶洞被解救出来……一切谎言自然那不攻而破……到时候帝舜因为逃亡,跑到了那命定的地方,必然也是历史使然……”

历史使然,让大禹愣住……他年幼的时候的确跟着父亲鲧学习过推算和周易八卦,他自然算过帝舜的命格……

当时他一直很纳闷,帝舜既然是帝皇,为什么要在查探河道的时候堕入苍梧之巅……

如今看来……也许……

“拨乱反正……禅让真相……该是有人去揭穿的……不是吗?”慕云昭笑起来。

“我懂了,谢谢少昊大帝……”

“你懂了便是最佳,我现在要去看看我的一个老友,过些时候,我在涂山等你……”

“好。”

李潇玉看着脚下升腾而起的云雾,果然神仙都是腾云驾雾的……

不一会慕云昭便带着李潇玉离开了大禹的视线,来到了一处洞穴之中。

这里李潇玉很是陌生,可是引入眼帘第一个老人,却不陌生……这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大陆所认识的帝尧……

帝尧啊……慕云昭第一次穿越而来的好像是帝俊……还斥责帝尧和丹朱来着……甚至斥责了帝舜……

当时李潇玉很好奇这慕云昭怎么回事帝俊,对于帝尧和帝舜怎么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如今这走上那西王母一趟之后,却发现过来之后,成为了玄嚣……

说实话,比起帝俊,她更喜欢玄嚣这个名字……

“在想什么?”

“在想时光不饶人,这么快,帝尧成了老人……”

“呵……倒也是……”慕云昭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

此时帝尧茫然的抬起头,当李潇玉与帝尧对视的时候,整个人愣住……

在地球的时候,她听过老人说,这夏朝的人即便是老了,也是童颜鹤发……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难道这夏朝的人老了只是发丝变了模样,其实人还没有变样子……那这些人最终会走向什么样?

李潇玉很好奇……却没有将心中所想说出来。

“你在这里看什么?”慕云昭蹲了下来,看着地上画圈圈的帝尧。

“你又想来做什么?我说了很多次,上古传下来的帛书,我是不可能给你的,你想也不要想。”

“你倒是遵守老祖宗的遗训。”慕云昭笑了起来,“只是你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觉得我不是该说的人吗?”

“我祖宗是姚姓轩辕氏,是八大姓氏的天下共主,我要早知道你是九夷蚩尤氏的后人,是嬴姓的人,我怎么会让你做了我的女婿?帝舜,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休想我把你认错!”

帝尧信誓旦旦的抬起头,眼睛带着光芒,“嬴姓易容术,我不得不赞叹,但是我会看灵魂,不会认错人。”

“你确定没有认错人?不妨看看,看看我的眼睛?”

慕云昭走近几步,让帝尧好好看看他的眼睛。

“你是……”

“你感觉我可熟悉?尧?”

“尧……?”帝尧愣住,恍惚的看着慕云昭,“你的眼里有很多次轮回,我看不清你的本尊……”

“那我变形还是被你仔细看看?”

“等我仔细看看吧……”

帝尧终于静下心,仔细的看着慕云昭,眼睛慢慢的睁大,特别的惊愕。

“上古嫡子的身份?这黄金蛇尾……这是嫡子的模样……这后面是……少昊大帝玄嚣……还有帝俊……”

一提到帝俊,帝尧整个人愣住了,那是他的父亲啊……

“怎么,想起我是谁了?”

“你……是我的……”父亲……

若不是帝尧参悟了上古遗留的帛书,是无法勘破轮回的,又怎么会这般的笃定和震惊?

“尧,你在这一世做了明君,却也误会了丹朱,可知道痛楚?”

“我知道……”

“你我有一世的父子缘分,而你怕是不知道,你是我唯一的血脉,更是我后世每一世的孩子。”

慕云昭说这句话让帝尧愣住……

更是让李潇玉愣住……每一世的孩子……这是什么意思?那是说玄烨吗?慕玄烨这一世是尧?

“我……”

“若是不信我,可以看看你身边的人,我想你该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吧?”

帝尧愣住……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是庆都。庆都是伊耆侯的女儿,庆都成婚以后仍留住娘家,传说庆都感应龙而生帝尧,所以帝尧小时先随外祖父家的姓为伊祁(耆)氏,后又称陶唐氏。

帝尧愣住,难道……可是不应该啊……

“是不是觉得很混乱……人们经常搞不清楚我是帝俊还是玄嚣,天上的人一直以为我是黄帝嫡长子,称之为少昊大帝,亦为玄嚣。地上的人,以为我是少昊大帝帝俊。不过令人捧腹的是……”

慕云昭感慨的说道:“帝俊是羲和部落的后裔,而羲和是部落的名称而不是人的名称。但是在黄帝之后的玄嚣时代,羲和是人名,开创羲和部落的女子……毕竟部落以女子为姓……玄嚣的妻子该是羲和,可是人们却一直以为帝俊娶了羲和后裔,认为帝俊的妻子才是羲和,对吗?”

慕云昭叹了口气,“但不管是如何,我的确是帝俊,也是玄嚣。人转世几次,当了不同的角色,可是姻缘从不会散。是你的妻子,生生世世便是你的妻子,即便是改变了性别,依旧是夫妻。而子女依旧是子女,生生世世依旧是我的子女……”

慕云昭手指向李潇玉,“不看看你累世的母亲,我累世的妻子到底是谁吗?”

此时帝尧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李潇玉,帝尧的眼睛变得更是大了几分。

“你是上古时代的共工族的妫……共工族最大的祭祀……还是帝俊的妻子羲和,更是帝俊的三夫人庆都……不,应该是陈峰氏,生放勋,而放勋就是……”就是他自己……唐尧……

“姚姓唐氏尧,对吗?”李潇玉笑起来,眼睛湿润了几分,“你比我在几千年之后见到的你要帅气几分……原来缘分几千年就定下来了。”

“几千年以后?我还是你的儿子吗?”

“如你父亲所说,既然你我都是神嗣,那么天地伦常,夫妻情分,父子母子缘分就不会打乱,依旧是那般……几千年以后,我叫李潇玉,一个穿越到唯方大陆的特工,而你是我和唯方大陆的齐王所生的独子,叫做慕玄烨,而你的父亲叫做慕云昭。”

李潇玉伸出手想要碰触尧,要愣住的看着李潇玉,“慕玄烨……一条玄色的火焰?”

“也可以是赤红色的大龙。”

李潇玉响起唐尧出生的时候母亲梦见赤龙生子的故事……这赤龙……按道理不该是金龙吗?

李潇玉看向慕云昭……慕云昭摇了摇头……通过神识的交流,自然知道妻子再说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我却又那么的兄弟姐妹?”

“有些孩子,并非是你父亲的孩子……难道你不知道女族部落,一女可以多夫,生下的孩子被整个部落所照顾?难道你不知道苍梧之巅也保留着这个习俗吗?”

“你的意思是说?”帝尧愣住……

“我的意思是说,既然你是我和你父亲的儿子,其他所有人都不可能是我和你父亲的儿子,只可能是部落之间,各种通婚,一如那感应神迹而孕的传说……都是部落之间一女多夫的形势……只不过由最大的那个部落族长所领养和教养……你该知道部落最初的崇拜图腾是什么吧?”

“是狼。”帝尧其实一直没理解,为什么是狼。

“狼是最忠诚的动物,一生一世只有彼此,不会多第二头狼。但是狼群为了能让大家活下去,一般都是母狼生下孩子之后,由头狼的母狼来进行教养和培训,其他母狼只负责哺乳。这还包括了猿猴……”

李潇玉顿了顿继续说,“这些教养,便是名义上的过继,故而很多时候一个族的族长名下有很多孩子,却不是这个族长真正的儿子。真正意义上的儿子只有自己的嫡妻生下的才是。”

“那母亲……为什么你是三夫人……”

庆都吗?这个问题问的好,她也想跟帝尧说说,为什么这一世她是庆都……是帝俊的三夫人,而不是羲和……或者为什么同时是羲和也是庆都?

“帝尧,你既然看破了轮回,该是能够看出来我的灵魂还没有整齐吧?”

“看得出来。”帝尧点点头。

“我如同你父亲一样,穿越到玄嚣的时候,还是神级的地位,可是那个时候也是羲和正在创始,天地之间发生了一件大事,导致天塌地陷,为了弥补这个……我不得不跟你的父亲已玄嚣与羲和的身份在天上进行那个灾难之前的弥补。但是这个弥补依旧晚了一些……导致……”

“导致地上银河之水倒灌,到处都是大洪水,对吗?”帝尧明白了过来。

“没错,使得大陆进入了洪荒时代。但是随着整个世界出现了破坏,我必须要竭尽全力,但是用尽全力就会使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甚至神魂飞出……而这上古之神的神魂飞出,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不同灵魂,不同时空,不同区域,七情六欲各自为一婆娑的转世。”

李潇玉慢慢的解释道:“你的父亲法力高强,不过是一瞬间,转世成为了玄嚣的孙子帝俊,之后稳定了帝俊的形态,等待我羲和的归来……你该知道羲和因缘巧合,得到了天任之书,劳累了身体,昏迷多年的事情吧?”

“我知道。”

“更该知道羲和多年醒来后,变得神志不清,甚至被魑魅魍魉来骚扰,迫使帝俊伤心至极,甚至答应纳了羲和部落送来的常羲,以此获得羲和灵魂最近一次的转世在哪吧?”

“这个……这是秘辛……我最近才知道。”帝尧没有撒谎,这是他最近才在一团书卷里面看到的。

“既然你知道,那灵魂转世最近的必然是庆都,这个陈峰氏。毕竟陈峰氏还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女娇氏,而涂山女娇氏是共工族曾经驻扎过的地方,我在原来的地方,以兽灵的形态,活过来,这件事,也是不难理解的吧?”

李潇玉满意的点点头。

“那你的意思是说,灵魂转世终究是灵魂转世,依旧活不长久,终究会死去,最终回到本体之中?”帝尧终于真相了。

“对,羲和才是我身为妫之后的第一次转世,是我灵魂和肉体的转世,也是我在人间历练的一个最终的轮回。如果这是个圆,那一定是最里面最小的圆,其余的灵魂转世不过是同心圆。但终究会回到最初的模样。也就是我完成了我的使命,终究会恢复我妫的身份,包括你……我的儿……”

李潇玉望着帝尧,笑眯了眼睛。

【作者题外话】:大大真的会胡编乱造……唉……我怎么那么能编故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