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横生翠光/竹马邪医,你就从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舅府后门,一片静寂,守门的侍卫乏得身形歪扭,那双眼翻腾着困意,忽而阖上,顿时连睁开的力气都流失了个干净。

不远处,仅一墙之隔的别家院落里,几道暗影围在掘好的地道入口处,且悄然地候着。其间,有呼吸声钻进空气里,也不过化作夜里的寒雾,袅袅而起。

当我拉着某人自檐上忽而跃下,一时风过拂发,未曾刻意隐匿的行迹,撞进院中人的视线里,犹如平地炸开的惊雷。

更别提,他们长老我,还与一个生人交握着手,看起来甚为的亲昵。

刹那,瞪大的眼睛若干。

而一波暗涌中,言悔稍许打量过周遭后,外露的眸子里,不由染上了几分不悦。这瞧上去,似乎都是一群狼崽子,难道自家姑娘平日出任务时,也是这般的搭配?

我瞥着言大夫,倒没看出他的别般心思,只是后觉那悬在腰间的龙纹吊坠,着实是有些亮眼,容易暴露身份。

挪着脚一侧身,我腾出手来,便利落地将这物件儿往人腰带里塞了去,孰不知,落在他人眼底,却成了我在言大夫腰上摸了一把,十足十的揩油。

几个小子彼此望了一眼,心下实在好奇。

“玫姐,这,这位是?”哪根葱啊!居然,居然能得到长老的青睐,还牵小手,还被吃豆腐!

如果可以,他们也——算了,不敢想,不敢想。

没让玫姐给揍一顿就算好的了。

……

回过身,那投来的视线灼灼,好似能烧到人心里去。

说来,有关我婚嫁的事儿,帮里知晓的人,不过寥寥。眼前这几个,虽都是从情报处选出的精英,可就算情报处再怎么灵通,我身份撂在那儿,他们也是只敢八卦,无胆调查的。

而现下被直接问询到,总归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且言大夫还藏着脸呢,我也就不必顾虑诸多,刻意遮掩了。

嘚瑟地将言悔的手臂一挽后,我弯着眼献宝般地回:“喔,我相公。”

石化声,隐隐约约。

言某人偏头瞄过来,暗沉的眼里,仿若缀上了星星。他复又看向怔愣的几人,不过平和下心绪一颔首,便算是招呼了。

可以说是非常的高冷。

至于被漠然相对的那几个傻小子,足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僵硬地点着头,然后参差地喊了声:“见过姐夫。”

……

这叫法,似乎没毛病。

到底是来办正事的,几个大步凑近地道入口,我朝旁挥了挥手,一支线香便紧接着递了过来。

“老规矩,你们等在这儿,我先去那头探一探。”燃起香嵌进土里,我撑着膝站起,想了想,转而又对上言大夫,“你也是。”

这一点,并未事先说好。

眼见某人蹙起眉峰,那指定是不会依我安排的。好在有所预见,在言大夫出声之前,我便已蹦跶过去,抓着人的袖摆一阵儿摇:“听话啊,不久不久,就等到香尽而已。”

可以不听吗?

虽然揣着依旧的对抗心理,但言悔自知跟着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他无奈地嗯了一声,总觉得自己是越发地好哄了。

而我这发间让人泄气似地揉了一通,唇角却是不自禁地,扬起了弧度。

至于围观的几人,嗯,或许是我平日里剽悍的形象太过入心,此时撒着小娇,哄着男人的模样,倒是秀得他们叹为观止,且艳羡得直想撞墙。

待回头一扫,那飘来的,畏畏怯怯的小眼神,自然被我揪了个正着。孰料一番叮嘱都还未落下,他们竟已猜到了我的后语,是贼默契地拍着胸脯,向我保证会护得言大夫周全。

真是省心。

不过嘛,言某人就——

“不劳费心。”他如是回绝,看上去,并不打算亲民,妥妥的高岭之花。

罢了。

反正费不费心,还是长老说了算。

……

漆黑的密道,在手中烛火的照耀下,扩出一截截的亮堂来。我一边踩着光影,一边却是懒散地脑补着外前儿,言大夫默默不语,臭小子们面面相觑的微妙氛围。

嗯。

脚下自觉加快,我还是早些折返的好。

行至尽头,听了会儿动静后,我熄了烛,方才挪开活动石板,纵身跃了上去。要说这偌大的私库,莫名蹿着股阴冷之气,又建得严密,几乎不见半点光。

我落身于暗中,行事,自然不能打着灯笼招摇,引人前来。

好在这昏暗瞧不清,总归非是目不能视。屏息于其间彳亍了一番,或许是好运当头照,我暂未探得有旁的气息,且不多会儿,竟叫我轻松地找着了被窃走的宝箱。

指指又点点,不多也不少。

那便是正好了。

眉梢不自禁地一挑,顿足些许后,我便打算回密道,命人开搬了,这样,也能早些收尾,耗些时间去整治白佑义,出口恶气。

可是,当迈开步子,视线且随意地往上游走时,左面壁上的稍高处,一道光乍然入眼,因是在暗色中,其亮幽幽。

该是,被我适才不小心忽略了的。

而此时瞧见,其实也没什么可稀奇的,毕竟,能散夜光的珠子,我手里也多着,怪只怪,那是道横着的翠光,且有长度可循。

这是个什么东西?

脚下,不由自主地靠近,我盯着那翠光,竟有些发怔。思量间,某物已被我从悬架上取了下来,入手,冰凉细腻,入目,渐渐明晰。

原不过,是一支碧色的短笛。

嘁。

没什么兴趣地将东西搁回去,我复又走开,一步接着一步,明明已经远去,可那翠光却仍然留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算是过目,难忘吗。

但不就。

嗡——

脑海一震,搅起近来扑朔迷离的那桩事儿,眼前虚晃,是满天色,一水儿碧,耳旁缭绕的,更是恍若故人音。

故人。

猛地一停滞后,我几乎是瞬时蹿了回去,而那短笛,是再次握在了手中,带起颤意重重。

是,是柳夏的——吗?

我倒是还记得他一贯的穿戴,记得,他偏爱碧色,可这凑巧的短笛,我并辨不出是不是他的,只若是,又为何会在这里,在白佑义的私库?

【作者题外话】:现世是混杂江湖

以为潇洒

不过笑话

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了

——负能量爆棚的九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