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我认输/竹马邪医,你就从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方桌,老白与程妖相对而坐,执大碗喝酒,衣襟皆已氲上了酒香,那桌脚边且倾着五六个坛子,空空如也,却宛若灌着豪气。

见俩人随意侃着话,不过对饮,那空气里隐隐的噼里啪啦,倒好似拳脚相向,打得分外热闹。

小白同我一处作壁上观,相比之下,我是单纯的围观,这厮却是紧张地直捏上了我的肩。一个抖机灵地将人的爪子拍开,我甚是嫌弃地瞥去一眼,且轻描淡写地道:“至于不?”

人不答。

眼珠子抠着那方,逐渐掀起一股股的浪来。

过了几刹,他才扭头对上我,而那一脸的恳求之意,竟是想推我去当出头鸟,劝停酣战的二人。也不知,是担心老白输了后,翻脸不认人,还是唯恐他妖哥落了下风,自个儿便嫁不过去了。

左右,我是没可能依着他的。

套用某妖孽的一句话来讲,这俩大老爷们儿的事儿,谁也管不着。

且,这看似荒唐的赌局,实则正经地不得了,我若是拦上一脚,坏了事儿指不定都算在我头上,故而摇头晃脑的,只不过拒他一句:“岳父会女婿,没毛病。”

然后。

某白便臊着脸,缄默不语了。

啧。

出息。

环手一抱,我扯着敷衍的笑,靠在身后的柱上,复又观望起来,结果这瞧着瞧着,心下是不由嗤鼻起自个儿的烂酒量。

唉,真是气死个人。

眼看那一老一少狂饮不歇,偏是没沾上多几分的醉意,这要是换了我,即便骨子里逞强,也是早就给喝趴下了。

当然。

还没醉,可不意味着不会醉。

这你一碗我一碗的,老白虽也撑到了后头,可毕竟是病体初愈,渐渐地,不免显了败势。那喉间才哽下一口,紧随而来的便是眩晕作呕之感,但见他顺着胸脯,翻着眼地摇头,若非是支着桌,怕是已经稳不住了。

至于程妖。

较之于人少活的年岁,无非是少吃了几碗饭而已,酒么,素日里便爱着,真算起来,那穿肠过的佳酿怕是比老白还容得多。而当下十余坛,醉意清浅,就是有点儿撑,还想去茅厕放一放。

……

一场局至此。

别说我了,就连当局者老白都觉着我那妖孽师父是赢定了。

然而没等我朝身旁的白江道一声恭喜,胜券在握的某人竟是先行扣过碗起了身,然后丢出轻巧的仨字儿:“我认输。”

搞什么?

难不成,他不想娶小白了?

我如是凌乱着,白江呆站着,亦是没有回过神来,可那心里却莫名松了口气。

而白仲清,他忽而清明了些,稍仰头盯向面前的人,只觉其欠扁得紧。哼,是认输,而非输了,虽知这用意既不是看轻于他,也不是加以羞辱,但,总归是被人让了一步,搁不住老脸。

“程家小子,你认,我却不认。”白仲清撂下话的同时,碗一扣,清脆地磕在桌上,“这——话不多说,愿赌服输。”

闻言,程妖没禁不住地愣了愣。

说实话,应下这个赌,他却没想过闹到底。白仲清一副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他总不能真把未来的岳父公给喝得一命呜呼,自是早就琢磨着认输后耍赖,然他却没料到,人会如此干脆地低了头。

愿赌服输么。

这不就意味着——

程妖近来阴郁的心情,难得洒进暖光,往小白这边扫了一眼后,他竟是不要脸地跟上一句:“那人,可就归我了。”光明正大的,归他了。

纵使开阔了心胸,白仲清听人这样讲,脑袋仍是泛疼。

唉,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内里纠结地看了看自家儿子,怎么还跟个二愣子似的杵着,他又瞧上一眼精明的程家小子,恍惚觉得白江以后有这么个人罩着,倒也还不错。

唉,男大不中留啊。

……

心绪几转,这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老白连叹着气,便要出屋。

“爹,你干嘛去?”白江迟缓地喊了声,身侧,站着我,还有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程妖。

那厢,老白踩在门槛上,回过头来一顿,不过佯装冷漠地说:“哦,收拾东西,回家。”当初,吵闹着要赶来棒打鸳鸯,当下,倒是没他老人家什么事儿了,还是哪儿来的,便回哪儿去吧。

而待人的身影渐远至不见,我一偏头,就瞅见程妖攀着小白的肩,不动声色地自人背后给了一脚。

被踹的白江还懵着,问了声:“怎么?”

我那妖孽师父却是莫名其妙地催:“还不跟着去。”

“去干嘛?”

“帮着收拾东西。”

“啊?为什么。”

一问一答又一问,程妖突然不再多说,而是使了眼神杀,气势上直接压迫,这下白江怂了,云里雾里几步,就听话地出去了。

我迈前些许,朝外张望了一会儿,才好笑地同人对上眼:“走远了,别装了。”

虽大概猜到某妖孽此举何为,可当真的看见他一瞬泄力般地蹲了下去,我还是有些怔然。踱回去,正要俯身拍上他的背,后者猛地抬高一只手,直越过埋着的脑袋,然后低语:“你摸。”

……

摸个屁。

“居然,全是汗。”他紧接着道,摊开的手轻轻一握,便又划着弧线地落了回去。

奇怪。

明明这人蹲的低低的,我却直觉,他好似愉悦地飞了老高。

唇角一勾。

好吧,我也跟着瞎乐呵了。

……

要说,程妖才回来便被老白逮着了,故而对于我之前的助攻,他一无所知。当我邀功似地在人面前念叨了一番,后者挠着下巴,只是说:“原来如此。”怪不得,一切会如此的顺风顺水,犹如痴梦。

“说吧,要什么,为师都赏。”他一副的任取任求,想是真的乐开了花。

而这有便宜占,我第一心念,便是钱。

只是随着脑子一转悠,顿时就陷入了没寻回宝箱的怅惘,再然后,痛意翻覆着,同昨夜如出一辙地顶上了天灵盖,激得我是蹙眉抱住了脑袋。

这番子异常不难看出,程妖自然要问。

我撑开眼,语气多苦闷:“鬼知道犯了什么冲,频繁头痛就算了,偏这入眠不成觉,老是梦着一双眼。”

怨念完又合上眼静缓,结果程妖打量着我,瞳孔陡地一放,调子且高扬:“你说梦着啥?”

【作者题外话】:断更太久,突然被编辑敲桌子了……

泛着困更下一章

且读且珍惜啊筒子们

话说,我突然好喜欢程妖啊怎么破,可是他却喜欢男的(冷漠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