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江涵和苏凉,该押注谁呢?/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流言蜚语,苏凉从来都不会理会,更重要的是,她现在也没有什么精神去理会。

她自然也不知道,在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欧景阳听到别人的议论,脑袋轰的一下,然后站起身想要看清楚顾琛怀里的女人。

不过顾琛却先一步将她抱进了别墅里。

苏凉感觉自己快要疼晕过去了,不知道是脚疼多一点,还是胃疼多一点,总之就是浑身无力,每个细胞都无比疼痛。

看出怀里的女人不太对劲,顾琛低了低眼眸沉着声音问:“很疼?”

苏凉紧紧咬着唇没有说话。

第一是她没有力气开口说话,第二,她压根就不想回答他。

不过就算是她不回答,她额头上的汗珠和身体轻微的颤抖也给了顾琛答案。他拧了拧眉,往里走的步子加快了许多。

“阿琛,这是?”突然一个身穿着淡紫色长裙的女人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女人端着红酒杯,显然是刚刚跟身边的人喝完酒,杯子里的酒只剩下一点点。

她其实一直在找顾琛,介绍仪式过后,顾琛说了两句话便匆匆离开了,说一会有更重要的消息会宣布出来。

大家都心知肚明,等着他把江涵牵出来。

只是没想到,这仅仅只是几分钟,他却抱了别的女孩子进来。

一袭淡紫色的抹胸长裙衬得眼前的女人更是高贵得犹如戴安娜王妃。

她精致的脸上,画着不算浓厚的妆容,眉眼精致如画,一头齐腰的卷发用发簪稍微挽起,优雅贵气,只要有她走过的地方,便像磁铁一样把目光纷纷吸引来。

她端着酒杯拦下顾琛,脸上有些不快,但最终还是用教养和气度给压下去了。

顾琛眼神冰冷,并未看她一眼,而是将目光放在楼梯的前方,沉着声音说:“让开。”

江涵端着酒杯的手轻轻一颤,在看到他怀里的女人脚心一滴滴流着鲜血时,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受伤了?”

其实她更想问她是谁,不过这显然并不是现在适合问出口的问题。

顾琛瞥她一眼,眉头蹙的更深几分,连话语也变得更冷了一些,“让开,别让我说第三遍。”

江涵这才后知后觉让开了楼梯口的位置。

见顾琛头也不回抱着苏凉往楼上走,江涵将自己手里的酒杯,往路过的侍者托盘里重重一放,也跟着朝楼上走去。

顾琛这一举动,让现场轰的一下炸开了,纷纷讨论起来。

“什么情况?”暨萧摇了摇自己手里的红酒,低声问道。

身边的其他人摇摇头,表示他们沈都不知道。

“不上去看看?”有人拍了拍暨萧的肩膀。

“我上去凑什么热闹,等着看好戏不就得了。”暨萧一脸淡定地说道。

看来,他是准备跟顾家和江家反抗到底了,还以为他会乖乖妥协呢。

不过顾琛确实也不是会妥协的人。

呵,有趣!

想起刚刚楼梯边那个女人夸张的表情,暨萧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江涵和苏凉,该押注谁呢?

顾琛还是将苏凉抱到了她之前睡过的那个房间。

“少爷,这位小姐怎么了?”走廊上的佣人见顾琛抱着的女人脚底在留血,立马走上前询问道。

顾琛低眸看了看苏凉脚底流血不断,对佣人说:“先拿条毛巾过来,一会医生到了让他直接进来。”

说完话后他把苏凉放在了沙发上。

浑身无力的苏凉意识涣散,脸色更是如雪一般苍白。

“阿琛。”江涵踩着高跟鞋急匆匆走进来。

“你来做什么?”顾琛抬头扫了江涵一眼,语气有几分不悦。

“我上来看看,她怎么了?”江涵说着朝苏凉走近。

“这不是……”苏凉吗?昨天今天占据各大报纸头条的女人?

江涵今天刚从英国回来,并没有看报纸上的新闻内容,只是听周边周边的人议论过。

不过她是认识苏凉的,因为总是有人拿苏凉和她比较。

当然使她得意的是,在外人的眼里,除了外貌能与她平衡之外,苏凉处处不如她。

“少爷,您要的毛巾。”这时佣人拿着毛巾走过来打断了将行的话。

顾琛从佣人手里接过毛巾,刚要弯腰去帮苏凉把脚底下的东西拔下来,霍医生便进来了。

在看到霍医生从苏凉脚底下拔下一根,比食指还长的玻璃碎片时,顾琛长长的睫毛抖了抖。

他以为只是很小的一根小刺,没想到会是这么长的玻璃碎片,而且一大半都插进了她的脚心。

怪不得她会流这么多血。

“不算很严重,这位小姐身子太虚所以才晕倒的,估计是许久没进食,有点低血糖,加上最近睡眠不足,等她醒来先给她弄点吃的吧。”帮苏凉伤口包扎好之后,立起身子看着顾琛说道。

“嗯。”顾琛点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确实是他没有考虑周全,这个女人估计从那天晚上之后就没有好好吃饭吧,结果他还把她从机场抓来了。

怪不得这么瘦,抱着她就跟抱着羽毛一样轻。

真蠢,饿了不会说一声。

可笑,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三天内伤口不要沾水,每天晚上睡觉前记得换药,一周左右便可以行走了。”霍医生继续说着注意事项。

说到最后,他有点欲言又止道:“不知道顾总跟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未婚妻。”顾琛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他的话,让江涵的脸立马僵住。

他说苏凉是他的未婚妻?那她呢?她算什么?

“是这样的,顾先生,您未婚妻血液中血小板比例有一些问题,所以一旦受伤流血很难止住,建议您抽空带她去医院做个血样检查。平时也要注意,因为一旦有大的伤口,很容易失血过多。”

顾琛脸色微变,但最后还是平淡地回答:“行,我知道了。”

霍医生把药留下后,拍了拍顾琛的肩膀没再说话走出了房间。

“送一下霍医生。”顾琛朝门口的佣人说道。

“阿琛,你说她是你未婚妻,那我呢?我是什么?”待霍先生一走,江涵立马走到顾琛身边委屈地问道。

“我好像从未承认过跟你有任何关系吧。”

顾琛说完话后,弯下腰伸手将睡过去的苏凉从沙发上抱起,抱到里面的大床上,然后又吩咐下人帮她简单擦洗一下身体上的污渍。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自然的不能再自然。

这就是这自然一气呵成的呵护,更是刺痛了江涵的双眼。

他是顾琛啊!

那个不可一世,就连她都很难近他身的顾琛,现在竟然对一个女人温柔到这种地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