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你要有本事可以自己娶回家/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凉无奈,但也只好跟着他往外面走。

“刚刚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你现在要去哪里呀?”忍不住好奇,苏凉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顾琛止住脚步,伸手拉开玻璃门让苏凉先出去,随后还不忘回答她的问题,“是顾家那边,顾昊病发,现在在做手术。”

顾琛的表情没有哪里不一样的,只是可以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带有点特别的情绪,听起来好像有点无奈,但又好像有点无所谓。

反正就是有些复杂。她知道他故意用很淡定的语气来说这句话,但其实内心还是有波澜的。

顾琛跟顾家的关系很不好苏凉知道知道,可是跟顾昊之间是怎样的,苏凉就不太了解了。

顾家水太深了,若不是不得已,她真的不愿意踏进来。

总觉得,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会不知道。

但好在,顾琛现在已经不是上一世的顾琛了,最起码,让她感觉到了,他有些在乎她,或者说,在乎她的生死。所以她也没有刚开始这么胆小了。

“只是去医院看一眼,如果他没死就回来,所以,你跟我一起去?”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并没有真的询问她。

因为他已经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座位,让她坐上去。

苏凉虽然确实不想看到顾家人,但这个时候她能说什么,只能低低的应了一声:“哦。”

不过顾琛这话说的确实有点歹毒,什么叫“他没死他们就回来。”

说的好像他的目的只是看看顾昊有没有死似的。

不过顾琛不太在乎应该是真的,不然刚刚也不会这么慢条斯理吃碗面再下来了。

看来他们兄弟间的情谊……

不,应该说他们兄弟间看来,还真是没有什么情谊可说。

不过顾昊都那样了,顾老先生好像身体也不好吧,干嘛要这么倔呢?就不能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互相理解一下?

好吧,苏凉承认,在别人的事情上,旁观者永远能够保持理智,可一旦自己遇到问题,就很难了。

就比如她和她爸爸,现在不也是结难解嘛。

等下……

上一世,顾家好像办过一次丧礼吧?

是什么时候来着?

反正是在夏熄和楚盼盼离开之前,那个时候,夏熄刚火没多久吧。葬礼办的挺隆重的,好多商业大佬都去了。

但是给谁办的,苏凉就不知道了。

难道是现在顾琛要去看的顾昊?还是顾老先生?

要是结婚喜事什么的,楚盼盼还会关注一下,并且在她耳边叨叨不休,这种事情,楚盼盼自然也没有太大的心思去关注的,就那么的随意瞥一眼就完事了,而且还是看过就忘的。

所以苏凉也忘记是谁了。

反正上一世她跟顾琛不熟,那个时候顾琛也还没有出手对付他们家,所以自然也不会去关注。

不过排场倒是不小,顾昊身为年轻人,会有这么大的排场吗?还是,当时死的人是顾老头?

看来很有可能!

“放心吧,顾昊命肯定没事。”苏凉伸手握了握顾琛的额手,低声道。

顾琛以为她是在安慰自己,怕他会担心顾昊,瞥她一眼说:“他死不死跟我没有关系,就算是死了,我最多也只是去看一眼,买个花圈而已。”

苏凉知道他扭曲自己的意思了,索性也不解释,只是点点头应了一声。

很快,他们到了医院里。

是苏凉住过院的市中心医院。

苏凉发现,重活一世,来医院还真的成了家常便饭,时不时的,就来溜一圈。现在一闻到这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她就觉得不舒服。

若不是顾琛一直牵着她往前走,一刻也没打算放开,她还真的很想停在外面不进去。

刚走进医院里,他们便遇到了同时匆匆赶来的江涵。

她穿着高跟鞋,步伐很快,哒哒哒的往前跑。顾琛和苏凉刚进电梯准备关电梯门,她便大声唤道:“等一下。”

本能的,苏凉伸手按了开门键,在看到那人是江涵的时候,苏凉蹙了蹙眉头,有点后悔自己刚刚下意识的动作。

她看了江涵一眼后,又忍不住抬眸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发现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脸色很平淡,眼神里也看不出任何的涟漪。

就像是,江涵是陌生人一般。

“怎么了?”顾琛将苏凉往自己身边揽了揽,几乎是让她贴在了自己胸前。

苏凉也不挣脱,将头往顾琛怀里凑了凑。

苏凉164,而顾琛186,两人身高相差12厘米,苏凉一抬头,刚好对上他的嘴唇。甚至于,她都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

只是,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异样,一切都正常的不得了。

苏凉轻轻摇头,低声道:“没事。”

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氛,江涵的目光好几次放在顾琛的身上,好几次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都只能将话咽回肚子里。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因为说什么顾琛都不会理她,最主要的是,苏凉在这里,她越说就越显得自己卑微。

她可以在顾琛面前卑微,但她接受不了在苏凉的面前卑微。所以干脆就埋下头,什么都不说。

“叮——”电梯终于到了他们要去的楼层。知道大家都是为同一个人而来,所以都没有任何异样抬起脚一前一后的走出电梯。

“阿琛。”在顾琛揽着苏凉沿着走廊往前面走时,江涵还是忍不住唤了顾琛一句。

顾琛止住脚步,但却没有回头。

事实上他还没有说话,便看到了不远处站在手术室门口,拄着拐棍来回走动的顾老先生。

他没说话,揽着苏凉继续往前走,走到离手术室门口还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顾爷爷,顾昊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江涵快步走过去,轻声换了顾老先生一句。

顾老头回头朝声源看过去,但在看到顾琛和苏凉时,眼神一顿,脸色也顿时垮了下来。

他把要回答江涵的话咽了回去,冷眼看着顾琛,问道:“你来干什么?”

顿了顿又补充道:“还带个不相干的人过来。”说着他抬眸上下打量了苏凉一番。

苏凉很敏感的察觉到了,顾老先生在她的小腹上停留了一小会,似乎露出了一抹类似于鄙夷的眼神,但最终还是气得转过了身子,没有去看苏凉和顾琛。

顾琛把苏凉轻轻揽到墙边,自己靠着墙,让苏凉靠着自己,冷声回顾老先生一句:“我的老婆是不相干的人,那我岂不是也是不相干的人,你喊我来做什么?”

“顾琛你……”顾老先生抬起手拿着拐棍要往顾琛的身上打。

苏凉想也没想,伸手握住了顾老先生的拐棍,而另一边,江涵也在第一时间握住了顾老先生的手。

“顾爷爷,我知道您现在心情不好,顾昊哥哥现在肯定不希望看到您跟阿琛吵架,您先消消气好吗?”江涵声音轻柔无比,任何人听了,肯定都会觉得无比的温柔动人。

她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让顾老先生对她如此肯定的吗?

顾老头肯定没见过她为了一件礼服也会咄咄逼人的模样吧?

呵呵,演戏演的时间不短了吧,估计已经成戏精了,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呢。

“顾老先生,我倒是很想问问您,到底有什么资格打顾琛,第一您没有生他,第二您不曾养育他。”苏凉不卑不亢看着顾老先生,冷冷地说道。

说完话后,她松开了自己的手,其实本来想用力将他一推的,但很怕他会碰瓷,一会要是故意做戏给顾琛看,说她心肠歹毒什么的,那可就很尴尬了。

虽然顾琛不一定会站在顾老先生那边,但医院里这么多人,人言可畏。苏凉现在真的是厌倦了网络报纸什么的了。

一点点小事都登报,上头条。自己又不是什么大明星。

苏凉的话让顾老头子的脸一阵黑一阵白。

江涵搀扶着顾老先生站好,他很不悦的看着苏凉开口道:“我有没有资格打他,轮不到你来管教,这么没有家教的丫头,怎么能配进我顾家的门。”

“我有我自己的家,不必瞻仰顾家,我也早就说过,我的老婆我自己认可就可以,从没打算要让你们满意。让你满意的人,你要有本事可以自己娶回家。”顾琛说这话时,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扶着顾老先生的江涵。

苏凉不由得想笑,但是碍于这种场合,她只好把笑憋回去。

但看着江涵那煞白煞白的脸,苏凉是真心觉得高兴。

顾琛这毒舌,跟上一世还真是毫无差别啊,他若是不喜欢一个人,说不定能把一个人打击的跳楼吧。

怪不得跟在他身边的一个个都这么严肃没有笑容,跟在一个如此毒舌无情的老板身边,谁还能笑得出来。

“顾琛你说话给我注意点,这里是医院,轮不到你撒野。”顾老先生厉声说道。

“我一没动手,二没动脚,何来撒野之说?”意思就是撒野的不是您吗?

顾老先生被气的还想抬起拐棍动手,不过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为首的医生问道:“请问有哪位非直系家属是O型血,病人现在急需输血,但医院血不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