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我刚刚说梦话呢/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不说话?刚刚不是说的挺大声的吗?”顾琛说着,大步垮下了礼台,朝苏凉的方向走过来。

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倒吸着一口气看着顾琛。

看着他那高大挺拔的身躯一步一步朝中间,苏凉所在的位置走去。

苏凉得罪了顾琛,肯定是要被除名的。

顾琛的作风,谁不知道,敢在他说话的时候插嘴打断他的话,不死也离死期不远了。

等下……

苏氏的苏女士,不就是顾琛的前妻苏凉吗?

看来,有好戏看了。

就在所有人都用看热闹的目光看向顾琛和苏凉时,顾琛已经走到了距离苏凉最近的走道里。

他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完全看不出喜怒。

他所有的眼神都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眸色近乎专注,仿佛在他的世界里,一切的空气,所有看热闹的人不存在,只有她。

他一只手握着话筒,一只手放在手腕上,把玩着手上那支名贵的手表。仿佛在等着她的回答。

苏凉抬起头看向顾琛,本想仰着头回一句“那又怎么样”的,可是在对上他那双深邃如古井般的眸子时,她突然就松了。

她轻轻咽了咽口水,放低了声音开口:“那个……我刚刚说梦话呢,顾总您别太介意。”

顾琛将拿着话筒的手放下,朝她走近两步,眉毛轻轻挑了挑,掀着薄唇开口:“梦话?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来参加竞赛,但在听我讲解的时候全程没有听,而是在睡觉?”

苏凉低下了眸子,没敢再看他的眼睛,她现在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苏凉,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能一碰到他就变得这么不淡定了呢?

可是叫她怎么淡定嘛,他可是总投资人,他的一句话,就可以把她所有的努力像富水东流一样,变成没有任何价值意义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昨天早上她还拿玻璃灯砸了他。

他没找她报仇,估计就等着这一刻了吧。

“怎么办?”苏凉伸出手去扯旁边的司徒千帆的衣袖。

不等司徒千帆回答她的话,顾琛用睥睨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最后对身边的助理说:“把苏氏企业的策划案找出来。”

身后的林森眼神愣了一下,有些不利索道:“啊?总裁你……你是说……”

“需要我说第二遍?”顾琛眸子变冷,声音也不自觉变得沉了几分。

“好的,总裁,我马上去。”林森说完话后,一溜烟跑到礼台上,从礼桌上那厚厚的一叠资料中,找出了苏凉他们交上去的策划案。

明明是那么一大叠厚厚的文件,可林森却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拿了过来。

苏凉闭了闭眼睛,心里有些绝望。

“司徒大哥,这可怎么办?”苏凉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司徒千帆。

不过司徒千帆却递给她一个“船到桥头自然直”的眼神。

苏凉再次闭了闭双眼,在心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又仰起头来看向顾琛,开口道:“那个,顾……顾总……”

顾琛没有给她说完话的机会,在用半分钟的时间看了苏凉他们交上去的策划案之后,扬了扬手中的东西问道:“策划案是你做的?”

他问的不是苏凉,而是苏凉旁边的司徒千帆。

苏凉愣了一下,刚想回答,司徒千帆便实话回答道:“不是我做的,是她做的。”他只是帮忙润色了一下,提了几个意见而已。

他已经很明白,刚刚顾琛眼里突然放出来的光芒是什么。

司徒千帆对这份策划书很有信心,就算是总策划人不是顾琛,只要是公平的竞赛,他觉得这份策划一定不会差。

甚至可以说,一个在商业规划这一方面数十年的人,也不一定可以做出这么一份,全面的策划案。

所以他认定,苏凉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策划人,而且对未来的眼光很好,如果她认真努力做市场,把精力全部放到商业上,肯定不会差。

苏凉自然不知道自己在司徒千帆的眼里,这么优秀,但其实她真的一窍不通,这所有的东西都要感谢她多活了五年。

司徒千帆回答完之后,顾琛眼眸略微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把目光从司徒千帆身上移到苏凉的身上,又开口问道:“你做的?”

他声音依旧很淡,听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大概只有司徒千帆看得出来,顾琛眼里有惊讶和不可置信的成分。

苏凉以为顾琛是嫌弃自己的东西,所以胡乱的点头,闷闷的道:“恩,是我做的。”

难道是跟他们的雷同了?毕竟是抄的上一世的东西,也不知道上一世是谁做的。

顾琛没说话,再次伸手翻看了一下手上的策划案,并且用最快的时间翻到了最后一页。

在所有人都不懂顾琛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侧身将手中的几页纸递到林森的面前,开口道:“不用再进行下一轮的赛选了,就选这个策划案,直接拟定跟苏氏合作的合同,约好谈判时间后联系苏小姐就可以了。”

众人:“……”

苏凉脸色一滞,连心跳都有些不正常了。

顾琛说的是真的?

连后面的竞赛都取消了,直接选他们公司?

他是不是正话反说?

还是,真的因为昨天早上她砸了一下他的脑袋,把他给砸傻了?

“为什么呀?我们准备了这么久的案子,看都不看一下就选别家,这也太不公平了。”

“就是啊,这都什么事啊。”

“难道因为她是前妻,所以才特殊照顾一下?”

“很有可能,不会他们其实还没有离婚吧。”

“怎么可能没离,不是说顾琛都哟啊跟程婉结婚了吗?没离怎么结?难道要重婚?”

“……”

从一个策划案能争论到他们的离婚事情上,苏凉听的耳朵疼。

而顾琛显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讨论。

他丝毫没有客气,凌厉的眸子朝四周投了过去,周围见顾琛露出恐怖的眼神,立马慢慢安静了下来。

“对于我的决定,如果你们谁有异议,可以亲自来找我。当然,你们谁胆敢来的,我绝对会让你们知道,对我的选择有意见的人,最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极其冷漠的声音彻响在整个会议厅,就像是修罗场上最后的传话。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可是对于他这样的威胁,他们竟然还觉得,眼前的男人酷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