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你怎么早没告诉我?/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叶琴是秦州的老婆?”苏凉看着车窗外,抱着秦州不顾形象放声大哭的叶琴,疑惑地问向顾琛。

顾琛淡淡地点头,“嗯,叶琴就是倒追秦州的,那个有娃娃亲的老婆。”

苏凉:“……”

“你怎么早没告诉我?”

“以前不知道你们会这么快见面,而且,我以为你很快能猜到。抱歉,忘记我老婆脑回路比较短了。”男人说着话的同时,还伸手揉了揉苏凉的脑袋。

苏凉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侦探,怎么可能猜到这些事情,再说了,当时看到叶琴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哪里有闲工夫猜她是谁的老婆。”

苏凉说着说着,声音带着几分不悦和埋怨。

顾琛生气她来救他。

她还生气他什么都不告诉她呢。

哼。

“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老婆,对不起。”男人伸手紧紧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开口。

声音沉稳低哑。

但事实上,他心里没有一点歉意。

如果重来一次,如果不确定她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救出他。

他一定会把这件事安排的更缜密,不让她有任何踏入危险的可能性。

虽然,这不太可能。

因为告诉她这件事的人,是冷傲天。

他可以堵住自己人的嘴,却堵不住冷傲天的嘴。

想到这里,苏凉又想想起什么似的,看着顾琛说道:“阿琛,你跟顾家的事情,解决了吗?”

其实她更想问,对顾家的仇恨,放下了吗?

应该是很难放下的吧,毕竟母亲间接性因为离开顾家而去世了。

但就像顾老先生说的,顾家现在也不好过。

顾老先生已经老了,而顾昊又那样……

如果顾琛还是耿耿于怀当年的事情,那顾家就真的无后了。

“我爸爸当年留给我的东西,他们已经还给我了,至于顾家的产业,我并不感兴趣。”他只是想得到爸爸留下的东西而已。

“但是,如果那天顾老先生走了,顾昊也离开了,那所有的东西,他们不都会给你吗?”苏凉开口问道。

苏凉话一说,顾琛眼眸微微沉了沉。

这件事他不是没有想过,以前顾老先生就让他回顾家,说只要他回去,就把顾家的一切都给他。

但前提是,他要跟江涵结婚。

他不可能跟江涵结婚,也不可能回顾家。

更不想要顾家的东西。

但现在苏凉突然提起这件事,他也深知一件事。

顾老头撑不了多久了。

而顾昊,情况好像比顾老头更遭。

明明这应该是他们的报应,但为什么想到他们若真的离开人世,心里还是涌上来一股异样的情绪。

血管像是被棉花堵住了似的,呼吸有些不顺畅。

“其实,我看的出来,顾爷爷他,后悔了。那天他亲口说过,对不起……”你和你妈妈。

“好了,不说这件事了,先回家,嗯?”顾琛不想再讨论这件事,只好转移话题。

苏凉知道,这是顾琛的一个敏感话题,所以也就没有再深究,而是点头说:“好。”

秦州和叶琴进来,苏凉立马暧昧的看向前面开车和坐在副驾驶的秦州和叶琴,开口道:“秦州,你小子藏得够深的呀!”

“夫人,我并没有刻意隐瞒,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提起而已。抱歉。”秦州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说话生硬,但是诚恳。

“倒是没什么好抱歉的,你的私事嘛,我也不是非得要知道,只是对你们两以前的恋爱史挺好奇的,叶琴姐姐,你跟我讲讲吧。”苏凉转头看向叶琴,眼里充满了期待。

叶琴瞥了一眼给自己使眼色的秦州,回头看着苏凉说,“这样,你把你和老大的恋爱史告诉我,我就告诉你我的恋爱史。”

“那个……叶子……”秦州其实想说,老大和夫人的恋爱史我最清楚了,我回家告诉你。

但他话还没有说完,叶子冷眸射向他,唇瓣一掀吐出一行字:“闭嘴,我要听嫂子说。”

“那你先告诉我你们的事,我绝对会说我和顾琛的事。”苏凉一脸高兴的说道。

她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秦州,再看了看叶琴,心想,这秦州看起来是个如假包换的妻奴呀。

一句话一个眼神,就把他给彻底镇住。

看来,她得好好的跟叶琴取取经,这样才能把身边的这位顾大总裁给彻底拿住。

一路上,苏凉听着叶琴讲她和秦州的事情。

叶琴说的津津有味,顾大总裁一路上憋着笑,苏凉也是,一边忍着笑,还一边违心地夸叶琴聪明。

怪不得那天在珠宝商城门口,苏凉提起秦州老婆的时候,秦州表情那么奇怪还带着紧张。

原来是有这么一个彪悍,阿不,搞笑的老婆。

看来,追秦州这十多年里,叶琴还真的是下了不少力,死了不少脑细胞,也闹了不少笑话啊!

8岁的时候,叶琴就宣告自己是秦州的老婆。

10岁被叶琴夺去了初吻。

15岁两人上高中,叶琴当着全校师生面前,对秦州告白。

18岁,叶琴把秦州衣服扒了绑在床上……

20岁,把秦州拖到民政局去办结婚证。

生孩子,还是叶琴偷偷把套套搓烂,然后才怀上。

套路了十几年,不得不佩服叶琴的执着。

“这个呆头鹅,其实就是闷骚男,嘴上说不喜欢,我还不知道,其实他早就偷偷喜欢我了……”叶琴喋喋不休地说着,一边说还一边朝开着车的秦州看。

秦州脸已经涨的通红,苏凉还是第一次见秦州脸红的样子呢,还以为,秦州永远只会板着脸。

没想到还有这一幕。

“还记得有一年,我们吃杨梅,比吐杨梅籽看谁吐的远,在我要吐籽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话,我一不小心回头,吐到了他的嘴巴里,我现在都还记得他那时候的表情……”

叶琴说完自己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苏凉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

叶琴这是想让她笑死,好继承她会吸引蝴蝶这项本领吗?

说完了自己的,叶琴才像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后座上的苏凉和顾琛,问道:“我说完了我的,嫂子,你该说说你和老大的恋爱史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