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周毅泽死了/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开车去往楚萧囚禁周毅泽的地方。

可他们还没有达到目的地,顾琛便接到了秦州打来的电话。

“老大,你们到地方了吗?”秦州有些急促的问道。

顾琛看了看车窗外,这才回答道:“五分钟后到达。有事?”

“那个……周毅泽死了。就在十分钟前。”秦州战战兢兢地说道。

秦州的话让顾琛没有微蹙。

十分钟前,那岂不是他们刚开出别墅的时候,周毅泽就已经死了?

没等顾琛开口说话,秦州简言意骇道:“在这之前,他因为手受了抢伤昏迷了几天,身体状态不是很好,昨天才醒过来,刚刚试图逃跑,楚先生手下在抓获他的时候,失手砸到他的头部,当场死亡。”

“行,我知道了。”顾琛淡淡地答了一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因为顾琛在开车,所以用的是蓝牙耳机接的电话。

苏凉只知道是秦州给顾琛打的电话,并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所以便好奇的抬起头,问向顾琛:“怎么了吗?”

顾琛侧眸看了苏凉一眼,喉结一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苏凉看出顾琛的欲言又止,眼睛放亮,看向顾琛的眼神更加疑惑。

顾琛伸手握住苏凉放在双腿上的手,跟她十指相扣,好一会才开口:“周毅泽死了。”

苏凉眼眸微微一滞,脸色不由得一僵。瞬间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周毅泽死了这件事,其实并不能影响苏凉的心情。

或者就像是苏凉之前说的,就算是周毅泽真的死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对周毅泽有任何的怜惜。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会死的这快。

这么的不凑巧。

感觉到男人握住她的手紧了几分,苏凉才抬起头来,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勉强的笑意,低沉着声音开口:“我没事。”

像是怕顾琛不信似的,苏凉又补充说道:“周毅泽他死有余辜,我不会为他感到任何的难过。真的。”

处心积虑在她身边十年,为了苏家的财产,不惜用感情做垫脚石,甚至于,在结婚那天将她一把火烧死。

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死而有一丁点的难过的想法。

只是觉得,他死之前,都没有来得及问清楚,他那天找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不过好像,现在这一切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那,还要去吗?”顾琛将车子放慢速度。

其实从这条路在转个弯,就要到楚萧关周毅泽的地方了。

“去吧。”苏凉想也没想,哑声回答道。

顾琛没说话,一路握着她的手,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很破旧的房子。

破旧到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房子。

门口站着一排人,那一排人后面,用白布盖着的,就是周毅泽的尸体。

“如果害怕的话……”

顾琛话还没有说完,苏凉抬眸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不害怕,我就去看他最后一眼。算是做一个告别。”

慕云帆说的对,不管怎么说,周毅泽也算是她的初恋。

她不是去跟他告别,而是去跟她的初恋,跟自己的上一世告别。

“阿琛,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对于周毅泽的死,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庆幸,像你说的,他死有余辜。所以我不会有任何的难过,或者是愧疚感,因为他对我做的事情,比你知道的,看到的,或者比你查到的,还要多。”

苏凉边走,边低沉着声音向顾琛开口。

她没有办法和顾琛解释自己多活了一世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顾琛说自己对周毅泽此时的情感。

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告诉他,让他相信,自己真的一点都不难过。

顾琛没说话,只是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一步步往前走。

“在遇到你的那天,其实刚开始我并不知道周毅泽和齐慕妍两个人对我居心叵测,我还傻乎乎的,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他当生日礼物。”苏凉说道这里,自嘲的笑了笑。

但很快又暗下眼眸,很认真地看顾琛一眼,随后又补充说道:“而我之所以会知道他们的目的,是因为我做了一个梦。”

顾琛顿时听不太明白苏凉话里的意思,疑惑地看着她问道:“梦?”

苏凉点头,“嗯,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梦到了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梦到了,周毅泽和齐慕妍在为了得到苏家,在我25岁的时候,周毅泽假装娶我,但却放火烧死了我。”

苏凉说道这里顾琛眸子变得更加幽深了几分。

他没有忘记,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曾经说过关于火的事情。

还有那天她喝醉了,似乎也说过,谁要把她烧死。

说道这里,苏凉突然抬起头看向顾琛,问道:“你们应该都很惊讶,我为什么会认识我哥哥陆星城吧?”

顾琛不可置否地看着她。没说话,但眼神已经流露出了好奇。

确实,那天在墨少白的生日宴会上,顾琛亲眼所见苏凉呼唤陆星城的名字。

他确实很不明白,为什么苏凉会跟陆星城这么熟络。

苏凉继续说道:“那是因为,那个梦里也有他。说出来可能你不会相信,那个梦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在告诉我,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事实证明,那个梦境里所预知的一切都是真的。”

苏凉只能用梦来解释自己重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那个小房子面前,为首的保镖朝顾琛打了个招呼,随后做了个手势,把他们请到了周毅泽的尸体面前。

顾琛顿住脚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着苏凉,没有去看周毅泽,而是很认真地看着苏凉,低声问道:“你那个梦里,也有我,对吗?”

这句话并不是疑问句,而是带着几分陈述。

他想起了跟苏凉发生关系之后,第二天苏凉看到他时候的表现。

当时他其实就在怀疑,自己刚回国内,没有任何新闻报道过他的面容,为什么苏凉会认识他。

而后来,苏凉对他的态度,好像也有那么一点奇怪。

只是,他一直都猜不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