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夏熄他出事了/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司徒千帆虽然疑惑,但还是停下了车子。他转头看向苏凉,满脸的疑惑。

“我们不去宫爵酒店了,送我回去吧。”

就在刚刚,苏凉突然意识到自己简直是太无聊了。

无聊到可耻,无聊到索然无趣。

就算是顾琛真的约了什么人,或者说就算是顾琛变心了,她现在过去,现场遇到了他们,能说些什么呢?

向今天对乔姗一样,走向前大骂一通,给众人上演一场撕逼大战?

还是在发现真相后,调头离开,待顾琛回来后,来一场暴风雨的洗礼?

亦或者是,偷偷哭泣自己的失败?

不,这些她都做不到。

或者说,如果真的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顾琛喜欢上了别人,那么她今天过去,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她和顾琛到此为止了。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懦弱也好。

她不愿意,不想就这样跟顾琛结束。

像司徒千帆说的,女人傻一点,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

等到什么时候顾琛不愿意再骗她了,等到顾琛真正厌倦她了,连谎话都不再愿意对她说的时候。

那个时候,再来收手,应该还来得及吧?

“可能真的是我太敏感了,或许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合作伙伴呢?”苏凉抬起那双雾蒙蒙的双眼,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安慰的话语。

司徒千帆轻轻叹了口气,最终什么话都没说,重新启动了车子,调了个头往回开。

“就算不去那里,那总要吃点东西吧,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餐厅,要不要去吃?”司徒千帆掉头后没有往刚刚来的方向开,而是又拐进了一条小路。

虽然没有什么心情,但想到是自己把司徒千帆约出来的,现在就算后悔,也要请他吃一顿吧。

所以便点头同意了。

两人最后去了一家不太有名的烤肉店。

苏凉酷爱烤肉和火锅,所以对于司徒千帆选择的店很满意。

看到一大桌子好吃的,苏凉果断话悲愤为了食欲,大吃特吃了一顿。

结果吃到最后的结局就是,吃到胃痛差点进医院。

“好点了吗?”司徒千帆在餐厅门口,见苏凉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便关心地问道。

刚刚苏凉埋头苦吃的架势确实把司徒千帆给小惊了一下。好在苏凉说想要喝酒的时候,司徒千帆给拦了下来,不然以她的酒量,还真的不知道最后会是怎样的场面。

其实不管是从男人的直觉来说,还是对顾琛的了解来看,司徒千帆都不信顾琛会真的背叛苏凉。

只是,苏凉也不可能会说谎,她的猜测和顾琛对她的隐瞒,也确实很容易让人多想。

所以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我没事,就是吃的太饱了。”苏凉捂着涨疼的胃部,朝司徒千帆投去一个牵强的笑意。

看着苏凉自找罪受的模样,司徒千帆还真有点无奈。

苏凉回到别墅后,顾琛还没回来。

司徒千帆本打算待在别墅里等到顾琛回来再离开,但苏凉一直说自己没事,让司徒千帆离开。

司徒千帆见她想要自己静静,也就驱车离开了。

在开车回自己住的地方时,司徒千帆脑子微微顿了顿。

然后,他在前面的分岔路口急促掉了个头往宫爵酒店的方向驶去。

他把苏凉当做妹妹一样看待,如今看到苏凉这样,他自然是心疼的。

虽然对顾琛的人品信得过,但是,以防万一……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自然是站在苏凉这边的。

如果顾琛真的背叛苏凉……

这个其实他真的没有想过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很快,司徒千帆便驱车到了宫爵酒店门口。

他刚把车停到门口,便看到了顾琛从酒店正门出来。

他身边确实跟着一个女人。

两人交谈甚欢,看起来关系确实非比寻常。

不过,看起来也似乎只是普通的交谈,没有哪里不太正常的。

女人把顾琛送到停车场,顾琛上了车之后,女人对顾琛挥挥手又转身走进了宫爵酒店里面。

看样子,这个女人似乎是住在宫爵酒店里面的。

司徒千帆见顾琛将车子开出酒店后,这才下了车走进了酒店,跟上了刚走进酒店的那个女人。

圣诞节那天苏凉醒的很早。介于前两天顾琛的表现,苏凉很生气,所以两天都对顾琛很冷淡。

晚上自然没有满足他的需求。

在苏凉醒来,发现顾琛早已经不在卧室里时,心底里已经不再是生气了。

她感觉整颗心空荡荡的,甚至觉得整个人轻飘飘。

昨天司徒千帆给她打电话叫她不要担心太多,很笃定说顾琛不会有任何出轨的行为或思想。很有可能是在偷偷准备什么惊喜给她。

原本她还想好好做个梦。

可能顾琛真的只是瞒着她在准备惊喜呢?

可如果只是惊喜,那么那个发短信的女人到底是谁?

昨天前天,顾琛约见的女人又是谁?

又是为了什么,顾琛今天一早就离开了?

真的是公司有事?

“太太,您起来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对了,先生有事先去公司了。”周妈摆放好早餐,便看到苏凉从楼上走了下来,所以就笑着打招呼。

苏凉恹恹地答了一句,想起自己还没有洗漱,这才跟周妈说:“我一会下来吃。”

回答完话后,苏凉转身上了楼。

重新走进偌大的卧室,看着空荡荡满满还残留着熟悉男性气息的空间,苏凉有一瞬间的恍然。

苏凉走到衣柜旁,刚打开衣柜准备拿衣服穿,手机铃声响起把她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这么一大早的,谁给她打的电话?

她有些烦闷的关上衣柜门,从床头边上拿起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是楚盼盼的时候,她毫不犹豫接起了电话。

“喂,盼盼。”如果不是因为楚盼盼失恋了,她或许还能把自己的烦恼跟楚盼盼说一下,但是现在,唯一的倾诉者状态不好不能倾诉。

而且还要花心思安慰她。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就是这样子吧。

苏凉刚急促的唤了楚盼盼一声,便听见电话那头的楚盼盼带着哭腔说:“小凉,快去市中心医院,夏熄他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