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命运弄人/冲喜王妃:残王,别太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子宁也是一个特别惜才的人,所以对于小丫鬟这么厉害,心里反倒是没有一丝的恼怒之意,反而觉得这一战来的那叫一个的酣畅淋漓,所以,心中还挺是欢喜的很了。

这么一来二去的,林子宁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在哪里了。

纵然有着满腔的狠辣,也敌不过敌人的武艺高强啊不是。

就算自己在现代有多厉害,而现在是在一个平行时空里,厉害的人物满大街都是,轻功内力比比皆是,更何况在这个权利至上的世界了,拳头硬了,才有话语权。

“你并没有输,我也没有赢。”林子宁淡淡的望着站在一旁一直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小丫鬟,这个时候不去树立自己的威望,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小丫鬟紧紧的抿着红唇,没有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

林子宁斜靠在树干上,这一战下来,她的体力消耗了很多,此时也是累得不轻了。

小丫鬟从之前的敌视,到现在一脸纠结的望着林子宁,仿佛心里正在做特别纠结的决定。

林子宁也不着急,神情淡淡的,不催促,也不说话,就那么等着,她知道小丫鬟一定会说什么的,自己也正好趁着这个好时机好生的歇息一下子,看来是自己太过于安逸了,竟然被累的不轻。

“奴婢阿知见过王妃娘娘!”

阿知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轻轻地一咬自己的下嘴唇,神情比之前看起来坚决的多了。

“阿知、阿知,好名字。”

林子宁低吟了几句,觉得这个名字甚好。

“你以前真的是伺候段子期的?”

林子宁漫不经心的扣着自己手上的蔻丹,鲜红的颜色,在昏黄不明的夜色下,显得格外的渗人。

“回王妃娘娘的话,奴婢不是伺候段公子的,奴婢一直听命于主子。”

而阿知说的主子,毫无疑问的,便是八王爷闻人楚月了。

看来这也是闻人楚月手中的神秘力量之一了。

“怎么样?阿知,本公子说的没错吧,你肯定在王妃的手中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段子期便出现在了阿知附近的一棵树上。

林子宁淡淡的瞥了段子期一眼,段子期便一脸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阿知没有搭理一旁的段子期,而是实实在在的跪了下去,对着林子宁说道:“奴婢阿知见过王妃娘娘。”

如此的正式,这也便是另一种方式,在说明阿知是完完全全的彻底将林子宁看做自己的主子对待了。

林子宁了然一笑,不管怎么样,如果是闻人楚月将她派过来,在她的身旁伺候着,那么不管是阿知的心里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她都必定要尽心尽力的伺候她,可是如今不同了,这么一来,阿知肯定会死心塌地的伺候她的。

左右来说都是伺候,可是性质可是有了很大的不同。

至少阿知现在,懂得该如何的伺候好她,而不是听闻人楚月的,只做自己分内的事情了。

“阿知,起来吧。”

阿知听到林子宁的话后,并没有顺从的站了起来,而是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言语庄重的说道:“阿知愿意永远追随与王妃娘娘,此生绝无二心,若违此誓者,永生万劫不复!”

林子宁惊讶的望着阿知,就算她知道阿知是真心的跟在她的身旁伺候,可也没有料到她会有这么重的决心,要知道誓言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可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这里的人是轻易的不愿意起誓的。

古代的人太敬畏鬼神了,而对于所谓的报应什么的,皆是相信不已,所以,便鲜少有人会对自己下很重的誓言,人们太过于怕死了,怕到不敢说自己一句不好的话,生怕就这么的应验了。

所以,当林子宁看到阿知对自己下了这么重的誓言后,心里还是很惊讶的。

“阿知,你就不害怕嘛?”

“奴婢不怕,奴婢这条命是王爷给的,如今忠心的伺候王妃,而且王妃娘娘与王爷无异。”

林子宁点了点头。

“段子期。”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段子期心里对阿知的话也是一惊。

闻人楚月生怕阿知伤到了林子宁,所以便派了他在一旁看顾着,他以为,就算是阿知败给了林子宁,也断然不会心甘情愿的,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下了如此大的决心。

“啊?嗯?怎么了?”

处于震惊之中的段子期突然间听到了林子宁喊他,浑身便是一哆嗦。

“段子期,你以后若是敢欺负阿知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哟。”

林子宁的眼中似乎是有着警告与威胁,这是在红果果的威胁啊,很明显的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呐,林子宁这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段子期,从此以后,阿知便是她的人了,谁也不能欺负她了。

想到了这里,段子期的心头不禁地浮起来一丝的惆怅来。

哎,怎么就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

“八皇弟,你的王妃呢?马上就到了用晚膳的时辰了,怎么也不见到她前来呢?”

闻人楚月听了闻人楚青的话后,眉头狠狠地一皱,就知道他来自己的府上没什么好事儿,肯定是有着什么目的的,看来果然他没有猜错,之前就觉得闻人楚青看林子宁的眼神有些不同的。

“宁儿她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用晚膳。”

闻人楚月淡淡地回答着闻人楚青的问话。

闻人楚青听到闻人楚月的话后,心头浮起来一丝的惆怅和怅惘来,他这几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每日里只要是醒过来,脑子里总是会浮现出来林子宁那倔强而又灵动的眼睛,总想着要去看看她,可是,林子宁已经嫁给了自己的亲弟弟,自己没有什么理由去看望她,今日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八王府的门口。

闻人楚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双腿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就那么的走了进去。

在面对闻人楚月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影,于是便心不在焉的拉扯着闲话,挨到了可以用晚膳的时辰了,却原来闻人楚月和林子宁并不是在一起用膳的。

华太医,本宫有必要告诉你,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方才你无意间帮我做了伪证,已经犯了死罪,希望你认清方向,识趣一些,本宫信任你的医术,也希望你信任本宫的为人,只要是本宫的人,本宫都会不遗余力的护其周全,而你想要的,只要是本宫能给的,只要你开口,本宫自当奉上,前提是我要看得到你的忠心,否则,你那颗心有没有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吧?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随着软轿的离去,林子宁才收了眸中的寒意,而老太医此刻已经跪在地上,身子发软,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了,只觉十分眩晕,想到她那句“帮她做了伪证!”他脑袋嗡的一声响,脸颊立刻像扔进了冰窖一般寒冷,什么时候就被她算计进去了呢?

真是大意啊!哎,看来不跟着她混都不行了。想想她一个妙龄女子说出这般蛇蝎的话,如入无人之境,他就觉得胆寒,目测深宫之中怕是没有几人是她敌手。想来虽然苦恼,但她开出的条件也分外惹人,他有什么是很想要的呢?

湘林子宁的软轿才刚落地,红玉便从林子宁轩奔了出来,她望着湘林子宁一脸急切,可碍于周围的宫女她又止了嘴。

湘林子宁会意,立刻挥手让身边的人散去,红玉这才附在她的耳边结结巴巴的道:“主子,卫王……卫王……来信,要西秦宫殿地图一份,限时三天。”

说完她立刻恭恭敬敬的垂首在一侧,湘林子宁挑了一下细长的眉,眸光幽深,却泛起浅浅的涟漪,“三天这个时间可真是有点仓促啊。”

“西秦皇宫这么大,若是每一处都要标注仔细确实很难办到,而且不知道要多少宣纸才够呢。”

“这样吧,红玉你去联络一下和你接应的西秦大臣,皇宫有八个宫门,让他派出八位高手或者买通侍卫分别画出每个宫门通向宣政殿的最短距离,最后你再汇总一下,资料留一份给我,一份送往卫国,明白了吗?”

“明白了,主子你的意思就是其他无关紧要的宫殿无需标注,只要通往宣政殿的是吧?只是主子你要这个地图做什么呢?”

“如果你想死的话就把所有宫殿都画上去吧,让他花时间慢慢去找想要的,至于这个地图嘛,我需要研究一下,我总觉得卫王要这份地图,这么急切,不止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好了,这事就交给你了,限你两天之内搞定!”

“喔喔,知道了,可是两天?”

“嗯,到时候完成了,我带你出宫去玩啊!”

“好啊,好啊,听说西秦的酱香肘子还有冰糖葡萄可好吃了。”

“那还不快去。”

“是。”

看着红玉天真可爱的样子湘林子宁不禁莞尔一笑,这丫头看着不大点倒是个吃货,十五岁了整天一副孩子心性,不过,她虽然脑子不想正事,可却绝对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在卫国的高手排行榜上她可是屈居前三的。

这么快就开始计划了么?不,卫王的计划早就开始了,自从她被当作棋子嫁到西秦就已经开始了。

其实西秦与卫国之间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早在两百年前,卫国还是属于西秦的,那时候卫国还叫卫州,卫州在西秦的地图上的北面,因为有着绵延的山脉阻隔,又有天然的海域环绕,使得西秦要管理卫州非常吃力,而卫州那个时候比现在的卫国还要贫穷落后,天寒地冻不说,因为沿海往往动不动就是洪灾以及风暴,搞得民不聊生,后来西秦史上出了一位治水贤人,他的名字叫杨汇,也就是现在后宫杨贵妃的祖宗,正因为两百年前有了他的丰功伟绩,才有了今日的杨丞相府。

杨汇几乎一生的心血都耗费在了卫州,修渠治水几乎透支了他的一生。最后也死于卫州,就是现在卫国都随处可见杨汇的庙宇祠堂塑有他的雕像,他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一位伟人。

正因为水患得治,卫州渐渐得以发展壮大,后来这两百年间又北迁过几位很有才华的西秦藩王,卫州便一时兴盛颇具小国规模,再后来,西秦北迁的藩王傅子高因为不满立嫡未立长,北迁卫州后便发动叛乱,傅子高英勇善战,那时的西秦内斗严重,政权四分五裂,傅子高眼见时机成熟便举兵造反,而西秦只是象征性的派出大将征讨了一番,因为兵力不足又长途跋涉,西秦战败,这也是西秦建国以来少有的几次失败之一,于是傅子高建立了卫国,并正式称帝。

西秦一方面无暇顾及,一方面政权不集中,最后不得不承认卫国的成立。后来到了上上任皇帝傅博手里,他才渐渐收回大部分政权,并举兵攻击卫国,希望能够统一江山,然而他也确实做到一半,卫国宁死不降,最后只能收为西秦的附属国,并保持这个关系已经将近一百年了。

到了现任皇帝闻人楚月手里,因为他也是刚即位不久,而且十分低调神秘,所以西秦的命运还很难作出决定,然而现任的卫王却野心勃勃的已经开始着手覆灭西秦,立志统一西秦与卫国,

卫王即位三年以来,一直都在西秦埋有眼线,不管是宫女还是侍卫还是朝中大臣皆有少数被他收买,而他隐藏在西秦的势力,就连林子宁他也尚未透露分毫。而真正让湘林子宁感到棘手的是,卫王肯定会安插眼线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就连红玉想要联络潜伏在西秦的卫国势力,都只能传给一名在浣衣局当差叫做青兰的宫女,具体做法是红玉将头上的铜钗交与青兰,而铜钗里面含有她与卫王特殊的编码数字,可以根据一本指定的书将编码意译出来,所以一般人就算得到了铜钗,有得到了里面的内容,也很难破译里面的信息,当然这重秘制的传讯方法就是她的妹妹湘司寇那个大才女想出来的,当然起初她是用来和别的文人墨客猜字玩耍的,最后却被卫王赏识,然后用到了这个途径上。

而青兰得到信物后,会转交给下一个宫女或者侍卫,但目前湘林子宁并不知道卫王究竟潜藏了多少人替他卖命,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卫王城府太深,她若是想要把这些挖出来掌握在自己手里,当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卫王的保密工作是十分完善的,若是不幸哪个情报宫女被发现或被处死,也会很快就有另一个顶替上位的。毕竟入宫当宫女的也就是些贫苦人家的女儿,谁家里不是有兄弟姐妹需要扶持的呢,而自然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些宫女无疑都成了牺牲品而已。

湘林子宁想着竟慢慢走到了鹅卵石铺就的宫道上,林子宁轩宫苑外有一片弯弯曲曲盘成一圈奇特的树木,也有供人休息的小巧凉亭,她轻勾浅蓝色的挑染罗裙,走到亭子里倚在雕花木栏上,亭子下方是一潭碧水,水光潋滟之中,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

她望着水中的倒影叹息,竟渐渐陷入了她还在卫国的回忆中。

她本是卫国洛水镇凌山上一户猎户的女儿,父亲以前是洛水镇上衙门的衙役头领,后来因为镇上一户财主家的儿子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便被父亲带着几个寻街的衙役给捉了回去,因为这事,父亲得罪了财主,财主的儿子挨了板子,这让财主很不痛快,于是财主开始贿赂镇上的县令,县令喜笑颜开,最后作为处罚将父亲调到了衙门的后厨去做搬运的苦力,而就是因为这样父亲常常随着后厨的大娘们去菜场拉菜,为人又老实勤快颇为仗义而且长的一表人才,后厨的大娘便趁着每次去菜场的机会帮他悄悄拉了跟红线,红线另一头是个农家女子十分能干,朴实善良也生得秀丽,于是他们渐渐走到了一起,可好景不长,那个财主的儿子挨了板子后,回去不久后竟然病死了,财主老来得子痛心不已,最后倾尽家财贿赂县令,让他对父亲痛下杀手,父亲得知后,打算带着那位女子连夜逃走,而县令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衙役官兵们一直将他们追到了凌山的断崖上。

看“若说后悔,便不配许你为妻,若大难不死,请君珍惜。”

“好,若大难不死,愿永世娶你为妻,白头仍相依。”

说完,他们相拥着跳了下去。那女子面色冷静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让追来的衙役官兵都不禁为此动容。

然而,苍天有眼,悬崖下面是条河流,而官兵通报他们殉情之后,官府也不再追究。之后,他们隐居在了凌山结为了夫妻。

三年后生了林子宁,给她取名林子宁,乃是因为林子宁是味药材,识字不多的农妇觉得这个就挺好,便取了这名。

等到林子宁三岁的时候,司寇也出生了。

不过那时候,她可不叫司寇,司寇这名字是林子宁给她取的。

因为父亲一直崇尚武力,所以从小父亲便将林子宁看作儿子对待,教她骑马,教她练武,教她爬树,教她捉蛇,教她游泳,教她掏鸟窝,教她设陷阱,教她射老鹰,教她分辨哪些果子有毒,教她怎么在丛林生存,教她如何救治外伤,教她如何分辨草药……

着眼前的万丈悬崖,父亲对那位女子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