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背后是同主/万脂胭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程馥甄找不到苏彧,可苏彧对工厂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反倒是苏以辰,都到办公室了都还以为是原料出了问题。程馥甄把情况一说,他就吓着了。

“他们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苏以辰气得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几乎是同时,苏彧冷冷笑了起来,“是件好事!”

苏以辰朝苏彧看去,苏彧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稍安勿躁。苏以辰这才坐下来,气得呼吸都紊乱了。

苏彧倒是心平气和,淡定自如,他慢条斯理地翻看起苏婉绾做的记录。

“三爷,我查过了,这个薛领班被工厂辞退之后就没住陈家村住,他是两天前回陈家村的,如今也下落不明。就两个工人提供的那些地儿,我都没去,不敢轻举妄动。”

苏彧点了点头,“这事交给我了。那两个工人且关押着,记住,别走漏了风声。”

“三爷,咱们可不好私自拘禁他们。”德叔连忙提醒。

“放心,林警长那边会打招呼的。”

苏彧琢磨了片刻,认真说,“程大小姐,李顺,今儿起工厂要加强防守,防贼防火,着重防鬼。”

工厂的工人那么多,谁都无法肯定这里头就没有其他细作,只能加强堤防。

“无论如何,第一批货都不能出问题!回头我会安排些人手过来,加强夜里的巡逻。”

程馥甄连忙说,“三爷,这批货夜里都要赶工。我打算在工厂里住下来,一来能腾出更多的时间,二来也方便。”

“我也要留下来!”苏婉绾急急表态,她宁可一辈子都不回去。要知道,她一天不去找程培坤,大娘和她亲娘就逼她一天。

苏家那大宅子对她来说,就是一座牢笼。

苏彧挑眉朝苏以辰看去,笑道,“程大小姐,这事你同以辰商量便可。”

程馥甄也朝苏以辰看了过来,笑到,“以辰,你没意见的,对吧?”

苏以辰竟有些尴尬,似乎很怕他们二人的目光。

他连忙说,“馥甄,你自己做主便可,只要注意安全……”

见三叔和馥甄都还看着他,他越发不自在了,连忙又补充了一句,“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身子骨。”

程馥甄心满意足地点头了,苏家对于苏婉绾来说是牢笼,对于程馥甄来说,何尝不是呢?住在工厂里,她自在多了。

苏彧看了看时间,起身来,“时候也不早了,先回去吧。”

程馥甄连忙拦下,“三爷,还有件事得同你和以辰商量。”

苏婉绾连忙把她做好的单子递过来,上面详细记载了剩余原料如果用于新产品,还需要额外补充多少原料。苏婉绾不愧是学财务的,她不仅仅把需要补充的原料每一样都详细算出来,而且都附上了价格,算了一笔总账。如果生产新产品,总成本是多少,可盈利多少?如果是把剩余的原料做成“飞霞”、“桃花”、“芳泽”这三款老产品,又需要多少成本,可盈利多少?

就薄薄的两页纸,苏婉绾就把两笔账对比得非常清楚。苏彧看完之后,并不表态,随手就把单子交给苏以辰。

苏以辰看了一遍,便面露难色了。就两笔账对比起来,自然是要生产新产品才有赚头,可是,要生产新产品就得继续买原料,又是一笔大开销。

要知道,目前的一些小订单,小额预付金根本支撑不起苏家整盘生意的正常运作,他这个苏记胭脂的少当家在外头跑了一圈,都没捞到大订单。

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再增加开支,只能尽量地将库存里的货变现了,以保证整盘生意的正常运行。

然而,如果是生产“飞霞”“桃花”和“芳泽”这三款老产品,那交完货,剩下的库存就非常难脱手,甚至有可能亏本都还脱不了手。

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选择。

苏以辰知道,三叔把单子交给他,是要他拿主意的。可是,他犹豫了半天,都拿不出主意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以辰,你怎么看?”苏彧明显有些不耐烦。

苏以辰心知不能生产新产品,可也没有主张生产老产品亏大钱的决心和勇气,他看了苏彧一眼,无奈地说,“这……是个难题。”

其实事情明摆着的,不能生产新产品就只能生产旧产品,就算旧产品亏钱卖掉,也总比把原料囤在产品里囤到降价,囤到变质来得好呀!

苏彧把单子交给苏以辰,是要苏以辰寻个借口同苏婉绾和李顺说生产旧产品,而程馥甄的意思其实也是这样。

毕竟苏婉绾和李顺都还不清楚苏家具体的财务状况,他们需要苏以辰来开这个口,寻一个理由做这个决定。

德叔坐在苏以辰身旁,早就看完了那张单子,他忍不住出声提醒,“三少爷,二爷之前说过,若不是有苏州那张大单子,就原料价格这么涨,他宁可亏钱养着工人,都不继续投产。”

苏以辰立马明白德叔的意思,连忙说,“那就按我爹的作风来,馥甄,李顺,咱们就只做那三款老款式。一并生产,也省时省力,节约点成本。”

苏婉绾心下知道苏以辰在资金上的考量,也没多说。李顺却什么都不清楚,连忙说,“三少爷,‘飞霞’、‘桃花’和‘芳泽’这三款脂粉都已经过时了,城里人都不会买的,乡下人还会喜欢,可咱们的货也卖不到乡下去。只能想办法往南洋卖。”

苏以辰这下聪明了,笑着到,“那就销到南洋去。这些现货不用等,只要咱们让点利,客户们还不上门来抢。”

苏以辰这话说的也没错,可是,客户们上不上门来抢,得看他们愿意让多少利。

李顺原本还想说这一回的原料费用极高,非但让利不了,还得大涨价才能保本。可是,见三少爷那脸色,李顺也就没多说了。李顺虽然年纪轻轻的,但是能被二爷提拔到总领班的位置,自然是有些脑子的,他猜得到三少爷做这个决定一定有隐情。

程馥甄笑了笑,“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婉绾你和李顺晚上都留下来,把把关,把水准备好,明儿一早咱们就正式开工,这活儿都耽搁一天了,不能再耽搁了。”

苏婉绾一脸认真,“馥甄姐,你放心,我一定会亲自盯着!”

水可是最重要的呀,馥甄姐把这活儿交给她,她再怎么样都要盯紧了。

把工厂的事情都交代了,程馥甄便同苏彧,苏以辰一道回去。她一来是要回去收拾行李搬到工厂住,二来则是有事情要跟苏彧,苏以辰商量。

苏彧和苏以辰都心中有数,便同程馥甄坐同一辆车。

胡云飞开车,德叔坐到了副驾驶室,程馥甄同苏彧,苏以辰同坐后座。苏彧走在最后,苏以辰同程馥甄并肩走。程馥甄自然而然先上了车,苏以辰没有马上上车,他站在车门边,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程馥甄一宿没睡觉又忙了一整天,正疲惫着,并没注意到苏以辰的异样。见苏彧过来了,苏以辰才连忙上车,坐在程馥甄身旁,苏彧则坐在他身旁。

大家都上车了,程馥甄便迫不及待地问,“以辰,德叔,你们今天的情况如何?”

苏彧也关心着这件事,他和苏以辰同时抵达工厂,也没来得及多问。

“三叔,馥甄,你们猜对了!高连贵果然是来捣鬼的。”苏以辰说起这事,就又生气。

他今天和德叔拜访了几个大客户,遇到的情况和在顾老板那边遇到的情况都差不多,都被试探,而且态度都不怎么好。

“就那个李老板,我和三少爷前几天去拜访的时候,都还客客气气的,今日去了,他晾了我们一个小时。”

德叔回过头来,认真补充,“三爷,程大小姐,有件事很奇怪。高连贵怎么知道咱们苏家的客户的?”

苏家的客户很多,大客户也不少,要掌握这些名单,怎么着也得调查一番吧,而且还未必能调查全了。这个高连贵是怎么调查的?调查了多久?还是……有人给他提供了这些信息?

“一定还有内鬼!依我看,蒋清河的嫌疑最大!”苏以辰认真说。

高连贵就算掌控了苏家的客户信息,可是,要成功挑拨离间,中伤苏记胭脂,至少得拿得出有力的证据来,又是谁给他提供证据的?

若非知情人氏,谁有这个本事?

“十有八九就是蒋清河的。”苏彧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心里已是百分百肯定。

“三爷,蒋清河怎么跟高连贵勾搭上了?这也……太奇怪了吧?”德叔狐疑地问。

这两人背后都有一个沈司安,事情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

苏彧和程馥甄都没做声,苏以辰说,“高连贵一定是来报仇的,要么就是他找上蒋清河,要么就是蒋清河找上他。这个高连贵,没打成程家的主意,还敢追到苏家来!简直不知廉耻,可恶!”

“三少爷,高连贵背后一定有人,真正可恶的是他背后的主儿!既盯着程家,也盯着苏家,依我看,这背后的正主一定也是脂粉这行当的人!”德叔认真说。

程馥甄和苏彧隔着苏以辰,不约而同朝对方看了一眼,又是不约而同立马就收回视线。

苏以辰问说,“三叔,你那边有消息吗?”

“半个月前就有人在上海见过高连贵了,至于他捣了什么鬼,还没查出来。明儿我约了一个朋友玩镖,你去吗?”苏彧问道。

百乐门里的人鱼龙混杂,苏彧的朋友也遍布黑白两道,要打探些消息,还是容易的。毕竟这吃喝玩乐的圈子处处透风,很多消息都是一手消息。

苏以辰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还是不去了,明儿我和德叔继续去拜访客户,我想过了,大的订单难找,小的订单也不能放弃,只要肯付定金的,不管多小的单子咱们都做!”

“不可!”

“不行!”

程馥甄和苏彧几乎是同时出声的。苏彧淡淡道,“程大小姐先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