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心疼/爆宠小医妃:王爷,别乱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忱莲没有理会夏疏影的怒意,反而是一把抱住了她,“影儿,证据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此刻已经中了毒,你的身子最为重要。”

谢忱莲不说夏疏影还没有感觉到,他这样一说,夏疏影顿时感觉身子各种不适,一时忍不住便吐了一口鲜血到谢忱莲白色的衣衫上。

要知道,那谢忱莲素来爱洁净,从来都是一身白衣千尘不染不染的样子,而今夏疏影一口污血喷在他的白色衣衫上,夏疏影想他肯定怒气中烧。

但是这次夏疏影这次却想错了。

“影儿!”看到夏疏影喷了口鲜血,那谢忱莲顿时失了往日的冷静。抱着夏疏影就往监牢之外跑,“快传御医!”

这边谢忱莲抱着夏疏影正往外走的时候,那容景依反应过来了,“谢忱莲,你要抱着那夏疏影去哪里?你要知道夏疏影是谋杀我母皇的要犯,你这样抱着她出了监牢,难道就不怕跟她同罪吗!”

容景依可不希望夏疏影因为谢忱莲的疼惜而洗脱了谋杀她母皇的罪名。她不仅要夏疏影死而且要夏疏影身败名裂,所以为了谢忱莲这个男宠而杀死碧影女皇的罪名夏疏影必须得背。

夏疏影虽然此时难受之极,但还是听到了容景依的话,只是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能力为自己辩驳了,这中毒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那谢忱莲本来不打算理会容景依,但是天牢之中,守卫重重,在众目睽睽之下谢忱莲抱着夏淑颖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出天牢,确实不妥,若是容景依在胡说八道的喊起来,那对于他和夏疏影都是有害无益的。

想到这里,谢忱莲便回了头,看着容景依似笑非笑的说道,“公主,难道你不知道女皇陛下的死另有原因吗?而且微臣已经查出其中端倪了,不日便会有结果。”顿了一顿,又似有深意的说道,“而今夏疏影中毒,微臣怕是有人要杀人灭口,所以一定要救治夏疏影,这样才能够抓到杀害女皇陛下的真凶。还请公主谅解。”

说完之后,那谢忱莲便抱着夏疏影走出了天牢,无可奈何之下,那容景依气的直跺脚。

“谢忱莲,你真是该死!”气急之下,那容景依便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但是那容景依万万没有想到,她这句话不多会儿的工夫传到了谢忱莲的耳朵中,而彼时谢忱莲正守在夏疏影的身旁,看着御医为夏疏影把脉用药。

那谢忱莲听了自己心腹的禀报之后的冷冷一笑,“该死?确实有人该死了。”说着谢忱莲便把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自己的心腹之人,“把这证据交给萧丞相。”

谢忱莲的心腹之人没有多问,便直接应了,“属下这就去。”

此时夏疏影虽然在昏迷之中,但是迷迷糊糊之中,还是听见了谢忱莲的话,她本来以为谢忱莲把容景依杀害女皇陛下的证据交给了萧丞相,所以放心了不少。不管如何,若她的罪名可以洗脱了,就不会连累封寒御了。

夏疏影中毒不深,不过休养了两日便已经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谢忱莲还守在她的身边。谢忱莲守在她的身边这一点夏疏影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的,奇怪的是谢忱莲竟然依旧穿着那带着她污血的衣衫。

夏疏影看着趴在床侧小憩的谢忱莲一时之间有些疑惑了,难道说自己在他的心中真的如此的重要?

正在夏疏影胡思乱想的时候,谢忱莲感觉到夏疏影的动静,机灵之中醒来了。

“影儿,你醒了?”这个时候的谢忱莲带着疑惑,带着惊异欣喜。

“嗯。”夏疏影点了点头,“辛苦你了。”不知道为何夏疏影就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但是那谢忱莲却因为高兴忽略了这句话。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他们说你至少三日才会醒来,”毫无疑问,谢忱莲说的他们指的是那些御医们,“影儿,你知道多危险么,容景依给你喂的那毒厉害的很,若是多服用一点,纵然你能够醒来,身子也废了。”说着谢忱莲便给夏疏影掖了掖被子。

夏疏影听了谢忱莲的话也是后怕的很,死夏疏影或者不怕,但是若真的如谢忱莲所说,将死不死,倒是一声的苦痛了。

虽然夏疏影的心中这么想,但是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愣愣的看着谢忱莲,一语不发。

谢忱莲看着夏疏影这呆愣愣的模样,只以为夏疏影的心中担忧封寒御。纵然心中不爽,但是还是把封寒御的情况说给了夏疏影听。

“我知道担心封寒御,你放心,你中毒的事情封寒御不知道,他现在正在想办法把你从我这里就出去。”似乎谢忱莲越说越不高兴了。

夏疏影依旧没有说话,只不过听了谢忱莲的话之后放心了不少,她想只要她中毒的事情没有被封寒御知道,封寒御就不会失去理智,那么他就是安全的。

这个时候谢忱莲又说话了,“不过,影儿,我是不会让封寒御把你弄走的,影儿,那封寒御有什么好的,你一生一世陪着我可好?”

谢忱莲的这句话似乎带着乞求,但是夏疏影却一点都不想理会,她一生一世想要陪着的人是封寒御,谢忱莲再好她也不过是哥哥一般的人。

夏疏影看向了谢忱莲穿着的带血的衣衫,淡淡的说道:“谢哥哥,你为何不换了这衣衫?”

谢忱莲见夏疏影冷不丁的提起了衣衫的事情,也便低头看了看衣衫污血,“这是你的鲜血,谢哥哥喜欢,再说这已经不是污血了,现在这是一幅画。”说着便站起了身子让夏疏影观赏。

果真是一幅画,是一副寒梅绽放的画。

原来,夏疏影的一口污血喷在了谢忱莲的衣衫之上,呈点点之状。谢忱莲一时起了心思便让人在这上边直接做成了一幅画,而且意义非凡。

夏疏影细细的端详的谢忱莲身上的那幅画,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你……你又何必……”

夏疏影已经狠了心想要联合符九愠杀了这谢忱莲,但是如今却又心软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想要找到一个真心真意对自己的人真的不容易,只是若是不傻这谢忱莲,依着谢忱莲的性子,他定然不会放了她的,而且有可能还弄的天下大乱,若是到那个时候自己则是千古的罪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