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问个清楚/史上最强猎魔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咯噔!”

见她认出我来,我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急忙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笑了笑之后又迈着大长腿往外面走了,而那十多个保镖立马就前后左右地跟上,把这位鼎盛集团的第三把手给围在中间。

令我觉得奇怪的是,陈艳的步伐走得有些急,而最重要的是她手中提着一个密码箱!

我就好奇了,是有多贵重的东西需要这位鼎盛集团的三把手亲自拿着?而且还是一个密码箱?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安,与此同时善英也朝我投来了不安的眼神,她紧紧握着手中的房卡和保险柜钥匙,低声说一句:“英雄,我有直觉,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叮!”

就在这时候,电梯来了,我们快步进入,那服务生很快就把我们带来到602号房间,‘咔嚓’一声,豪华房门就被我们打开了,我们发现里面非常干净,干净得好像被人重新打扫了一遍似的。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面对这些,我心中的不安就越发浓稠,我把露丝放到床上之后就去翻寻保险柜了:“善英,把保险柜钥匙给我。”

善英点了点头,语气沉重地说道:“你要小心,这里……好像真的有些不妥。”

“明白,你们先退后一点。”

说完后我就深吸了一口气,把保险柜的钥匙伸进钥匙孔轻轻一扭,保险箱的第一道门锁就被打开了,紧接着在它的提示下我输入了密码,只听‘嚓咔’一声,保险柜终于被打开,在侧边上露出了一条小缝。

令我大开眼界的是,在小缝里面居然冒出了一团冷雾,想不到这保险柜居然有冷藏的功能?

我们对视一眼,皆是觉得很好奇,善英低声说道:“要不,让我来打开吧,我怕会有危险。”

“有危险的话还是我来吧。”

我咬了咬牙,非常警惕地打开了保险柜的门,忽然,一道白色的东西从里面弹了出来,幸好我闪避即使,不然就要被打中了!

而此时,保险柜之内也露出了它的真容!

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大强吓了一跳:“卧槽……卧槽……!这是闹哪出啊?”

不单单是大强,就连我和善英也是吓得不轻,因为在保险柜里面放着一个七孔流血的死人头!

“怎么……有个死人头啊!?穆飞说里面放着的不是盒子吗!?”

看着还冒着冷气、脖子上鲜血已经凝固的人头,我身子急忙往后退,我真怕他会忽然睁开双眼然后张开嘴来咬我!

这时候大强拿起了那道白色的东西说道:“这是一张纸条,上面还写着有字!”

我打开纸条一看,发现上面写着‘烈寞酒楼的人,不好意思,你们来晚了,这个死人头就留给你们吧。’这么一句话。

“还真是有人捷足先登了!而且……那人早就知道烈寞酒楼的人会来这里找东西了?”

善英轻轻接过我手中的纸条,思索道:“奇怪了,还有谁知道这个房间的保险柜藏着有秘密!?”

我和她四目对视,同时惊呼道:“是陈艳!?”

她点了点头:“不错,这陈艳先去了尔德酒庄的拍卖会,然后又出现在这里,我猜她跟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我也是思索道:“估计她在拍卖会上确认了牛头三兄弟的身份之后立马就带人来这房间找东西了,这酒店是她旗下的,想监视牛头三兄弟的话可是没有半点难度啊。”

大强低声问道:“如果真是陈艳把神秘盒子拿走的话,那么……她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善英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据我所知,鼎盛集团做的都是合法生意,如果这陈艳无端端插手这件事的话,我想事情一定不会那么简单,我们把这死人头带回去烈寞酒楼问一下大掌柜吧!”

“没办法了,也只能这样。”

说罢,大强找来大毛巾把冰冷的人头捆了起来,夹在衣服下面:“以前外出做任务的时候,我们收拾人头都是这样干的。”

我苦笑道:“想不到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走吧,这里是是非之地,我们先回烈寞酒楼吧!”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从声音的振动频率来看,来者至少有五六个人,而且都是有武功的高手!

我们脸色大变,我急忙扛起露丝就想往外面跑,可是那些人已经来到门前把我们给堵住了:“杀了我们地灵门的人就想跑,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

“地灵门的人?”

我不禁怔了一下,当初我和大强在血煞墓外面救出来的王晓玉不就是来自地灵门的吗?而且大掌柜手中的那幅由我父母亲手绘制的藏宝路线图也是从地灵门的人身上夺来的。

我还记得大掌柜说会派烈寞酒楼的人去地灵门调查这件事情,只是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场合和地灵门的人碰上了。

“你们是地灵门的人?”

善英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们一番,冷冷道:“你们知道我们是来自哪里的吗?”

地灵门那领头之人眼神充满了杀气,压低这粗犷的嗓子说道:“我管你们是来自哪里的,只要是杀了我们地灵门的人通通都得死!”

善英眉头深皱,银牙紧咬地说道:“不瞒你说,在我们来了之前,在那保险柜里面就已经放着一颗七孔流血的人头了,不过我们不知道他是地灵门的人。”

“七孔流血?那是我师弟的头!”

听到善英这么说的时候,地灵门那几人个个面露苦色,纷纷把恶毒的眼神看向我们:“还狡辩什么,一定是你们三人把我们师弟给杀了!”

说罢,他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拳就朝善英身上打来,善英岂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主,她反手一转,一把将打来的拳头给撞了回去:“我们是烈寞酒楼的人,现在调查鬼王谷的事情,你们识趣的话就赶紧让开,若是不信,你们可以随我们到烈寞酒楼问个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