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来,坐下来说/全能小中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越说到这里,赵四依然是一脸的不屑,可是何云伟忽然眉头一动。

小眼神里散发一股堪比大光脑袋的光芒。

“秦越,你不妨继续说下去。”

“哦?”

秦越微微一笑:“何爷,看来我说的应该还算有几分道理吧?”

“呵呵,秦神医,你说的那些好像都是常识吧?若是用来忽悠一下外行,好像还行,但是别说何爷,就算是我尼古拉斯赵,也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何云伟还没有说话,赵四早已经按耐不住。

其实他早就忍不了了,只不过刚才何云伟让他不要说话而已。此刻见秦越只不过卖弄了几番,说出了风水不光是一个单独建筑的体系,同样要跟周遭气运环境融合的道理。

这份道理,其实很浅,但是也已经不是随便一个业余涉猎风水的人所能够透彻。

或许,能够说上两句,但是真正想要运用就是千难万难。

华夏文明发展这么多年了,但凡是好一点的地方,都早就被古人占据。余下的一些能够给民间运用的,只是矮子里拔将军。所以若是个半吊子风水堪舆师,偶然得到一块宝地,早就已经眼馋得不行。往往会忽略掉一些细节。

不过,听了赵四这语带嘲讽的话,秦越眉头都没有动一下,脸上依然挂着那淡淡的笑容,继续朝着何云伟说:“何老,那我就继续说啦。”

这个回答,直接跳过了赵四的插话,就好像赵四根本不存在似的。赵四愣了下,一脸尴尬地看向何云伟。而原本暗地里跟赵四站在一边的何云伟居然并没有理睬赵四的意思,只是眼珠转动着,朝秦越点了点头:“秦越,你继续。”

见状,赵四是真的有点儿懵比了。

什么情况?

赵四跟何云伟绝对是很熟悉的了,此刻看到何云伟说话的样子,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这……

赵四眼神一颤,似乎从何云伟的脸色中看出了些许猫腻。

难道……难道这宅子还真有什么问题不成?

不至于吧?

以何爷的能力,若是真的早已知道宅子存在问题,何需要等到此刻的秦越提出来?可是偏偏何云伟脸上那一脸紧绷,甚至于有几分紧张的样子,分明是担心秦越真的说出什么来。

赵四终于喉结滚动,狠狠地吞咽了一口。

终于闭上了嘴巴,而看向秦越的眼神,莫名地有了些许期待。

这心情,够矛盾的了。

秦越却只是晃了晃脑袋。

“何爷,刚才我说的那些,看来您老应该有所感觉。那就是您这个宅子,我之前也已经再三才承认了,风水局的构建绝对堪称完美,也的确是您老人家多年功力的体现。只不过,这样的风水,难道您老人家不觉得缺少了点儿什么吗?”

“这……”

何云伟的脸色更加紧绷了,甚至近乎难看。

秦越这话仿佛触及了何云伟心里的想法。

深深看了秦越几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头子我倒有些听不懂了。”

嘴上说着听不懂,但是以何云伟刚才跟赵四一起暗暗围攻秦越的态度,此刻他却一点儿都没有打断秦越的意思,反而明显地是要秦越继续说下去。

赵四抿了抿嘴唇,此刻嘴巴也有点儿干涸。

他虽然依然没有看出来这宅子有什么问题,但是察言观色他倒是在行。好像情况真的有些明显了,何云伟绝对是心里已经知道这宅子的风水局是有点儿缺陷。

但是!

马丹!

这缺陷到底在哪里?

赵四急得不由地挠了挠脑袋,若不是此刻在场的都是大人物,不是他自己的小小的咨询公司里面,按照他的脾气,现在得开始骂娘了。

“何爷,其实您这个宅子,说到根子上,并不是私宅。这里算是海陵市官方给您开辟出来的一个地方,所以也挂上了海陵市风水博物院的牌子。”秦越淡然一句,并不在意何云伟那灼灼的目光,“也就是说,您这个宅子的规划其实是算在整个稻河湾的设计里面。”

“虽说堪舆并不算一个大门类,但是以咱们华夏的底蕴,任何一个建筑公司级别的工程队,还没有哪个会刻意背逆风水之说。”

“那么,您这个风水博物院,我说的不怕大一点,其实甚至可以归为整个稻河湾的阵眼。您这宅子布局是以青龙坐堂为根基,原本若是气运顺遂,应该是一块宝地。可是偏偏这稻河湾,周边风水畅通。也处于海陵市往西郊九龙镇发展旅游业的冲要,各项政策也有偏移,并没有道理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秦越说着陡然站了起来,远远眺望,还特意作势让何云伟看清他的动作。

顿时何云伟眉头一跳,旁边的人虽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是何云伟却不由得加快了手中盘着的手串的动作。

年事已高,挂坠下来的喉结,不由地快速上下颤动。

何云伟心中一片冰凉。

这……这不可能!

即便刚才秦越说的那些话,暗暗印证了他心中的想法,可是直到秦越此刻明显地刻意眺望不远处,突兀湖面的水塔供奉之前,他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

此刻的何云伟,已经呈现出再明显不过的坐立不安的状态。

一旁的黄云山跟王德全即便再不懂风水,那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何云伟这个反应若是看不懂,也就不正常了。

黄云山倒吸一口冷气,恨不得立马跳起来把秦越给按下去。

这小混蛋,看样子是要搞一把大的啊!

“咳咳……”

何云伟终于咳嗽了一声,突兀站了起来,并且轻轻一把搭在了秦越的肩膀上。

秦越微微歪了歪嘴,感觉到了何云伟那指尖上的力道,看似轻轻的动作,根本就不是在大招呼,实际上何云伟已经恨不得直接把指头给扣进秦越的肩膀窝里面。

何云伟这明显是在给秦越某种暗示。

“哈哈,秦越,看来你的确很不错。这个稻河湾的风水问题,我也研究了很久了。不过这个话题说起来就长了,要不咱们席间再说吧。我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也不能让黄院长跟王院长他们一直坐在这里听我们论道。风水之说,说得深了外行听起来估计也有点儿乏味吧。”

“对对对!那我们就先坐下来再说吧。”听到何云伟这话,黄云山终于眼睛一亮,找到了插话的机会,“我老头子肚子也有些饿了呢!而且王老他年纪更是我们里面最长的,王老还有低血糖的问题,若是……”

“那行,咱们就别在这里喝风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