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婚礼与婚礼/造罪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张照片是楚飞三年前的照片,他身着一身绿军装,英姿飒爽!

看着这张照片度古彻底的惊呆了,楚飞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不敢再多想,度古偷偷的把照片放好之后,站到了一边。

度古回想以前的种种,怪不得一个小小的年轻男子,能有这么大的能力,若不是受过专业的训练,恐怕不会一直这么顺利前行,平安无事。度古回想着每一次楚飞的遭遇,最后都把对手致败,这就说明在楚飞的身后隐藏着一些神秘的力量。

今天的天气风和日丽,艳阳高照。

一座花园式酒店内,车辆络绎不绝。尤其是在一间宽敞的会客厅内,被装扮的极具喜庆色彩。会场的周围摆满了紫色的圆桌,桌子周围也坐满了宾客,最中间是一个圆形的舞台,舞台的两头又连接着两张长不见头的红毯。

侯艳一改往日的青涩懵懂模样,无意今天她是众多人中最为耀眼的一个,白色的婚纱在身后拖着像是带着几朵云彩,慢慢的在聚光灯的跟随下,走上了中间的舞台。而另一头的红毯上,西装革履,手捧鲜花的斌子,今天也是格外的英姿飒爽,俊俏临风。

全场的灯光昏暗,只留着两束移动着聚光灯。

中间的舞台上站在一个主持人,宣读着新郎和新娘的名字,直到他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步步的走到中间的舞台时,全场大亮,紧接着伴随着漫天的礼花,如同漫天飘落的雪花一样,此刻全场暴起了热烈的掌声与尖叫声!

隔着白色的面纱,斌子看着侯艳,这应该是他有史以来,见到的侯艳最美的一刻!

同样是隔着面纱,侯艳看着斌子,手捧着鲜花,微微的笑着凝视着侯艳,然后他拿出了结婚钻戒,同样斌子今天也是众多男子当中,最为英俊帅气的一个!

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也是无数女子心目当中浪漫的婚礼!

身穿着白色的婚纱,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下,彼此拥抱,彼此接吻,彼此交换结婚戒指,代表了两个人的余生,从此相伴而过,无论山崩海裂,依然不离不弃。同样这也是对于一份婚姻的承诺和相守,因为这是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之下所完成的婚礼,那么就说明两个人都得担起这份幸福的责任。

婚礼的意义,不在于有多么浪漫和盛大的仪式,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受到了各自亲友的祝福和见证,同样彼此分享真诚的幸福时刻,让全世界看到这是我的新郎,这是我的新娘!

婚礼就是如此的神圣和庄严。

然而在二楼的围栏边上,一直在默默注视着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欣然,她一直站在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却在看着一件最起眼的事情。她手里端着一直红酒杯,虽然是一个人,但似乎也在不停的跟下面的人,交杯换盏的喝着,祝福着。

看着今天如此光彩动人的斌子,脑子里闪现着的是第一次见到他,青涩中带着滑稽,正直中带着稚嫩,斌子就是这样的人,也是一个较为能说会道,懂得幽默的人,这一点却是恰巧跟大刚相反。

这或许也是侯艳喜欢斌子的地方。

这种男人,让欣然想起来,刘雪曾经说过,他们好像都是那些懂得生活的男人,女人如果嫁给了这种男人,幸福就不会差到那里去!而魏昆和马云飞都是那种不懂生活的男人,相比之下,袁俊峰还是略占优势的。

所以当欣然离开袁俊峰后,这种懂得生活的男人,又岂是其他女人看出来的?所以有人便很快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成为袁俊峰的妻子。

再看看侯艳,或许她的今天本也该是欣然的今天。

原来欣然是队里的名副其实的警花,不仅在各项任务和案件中,出类拔萃,在众多男子心中更是如万绿丛中一点红,不乏很多的追求者和殷勤者,然而自打欣然离开之后,这些感受一点一滴的都落在了侯艳的身上。

或许也可以说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毕竟花无百日红。

欣然此时的心里,感受到了一阵阵的酸涩与微凉。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冲动,没有那么的任性,或许还走不到今天这一步,再或许在接受吴队指派的卧底任务时,选择了拒绝,那么今天在婚礼现场的对象应该是自己,还有袁俊峰那样懂得生活的男人……

而如今一切看起来,已经是一番痴想。

同样站在这样一个角落的人还有一个,他一直站在二楼拐角的地方,默默的看着下面的婚礼。

这个人就是魏昆!

他除了看着令人耀眼瞩目的新郎和新娘之外,还一直看着下面的席位上的刘雪。刘雪今天打扮也很漂亮靓丽,让魏昆看上去顿时感觉到了刘雪的年轻与魅力,只不过是无情的岁月遮挡住了她的光彩亮丽。

很快酒席开始了,侯艳和斌子两个人开始了一一的给宾客们敬酒。

形单影只的魏昆这楼上,也举着一杯红酒,当侯艳和斌子走到刘雪面前时,两个人特意的举着酒杯,对着楼上的魏昆敬了杯酒。并且斌子和侯艳都喝的干干净净,虽然魏昆不能和其它宾客一样的坐在下面,但魏昆很显然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是今天最为重要的客人!

魏昆喝完这杯酒后,感动莫名!

终于看到了手下的人和有钱人终成眷属了!这是似乎才是一份最大的荣耀和成就感。比破获任何一个案子,抓捕任何一个嫌疑人,似乎更有成就感。

这个时候,刘雪慢慢的走了上来。

魏昆看到她之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刘雪走到了他的身边,也靠在栏杆上。

“让你这个当头的,躲在这里,真是委屈你了!”

“没有!怎么会呢!”

“看着自己带的人,终于有个家了,什么感觉呢?”

“感觉不错,感觉比自己结婚还幸福!呵呵!”

“恩,那就好!”刘雪沉默下来,默默的看着下面的婚礼现场,这又何尝不是她想要的呢?可是这辈子怕是也没有机会了!

魏昆这个时候轻声的说:“唉,我们也去结婚吧,至少先把证领了,怎么样?”

“你真的这么想吗?”刘雪慢慢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啊,以前总觉得不好,现在总可以了吧!领了吧,省的你天天挂记,虽然我给不了这么大的婚礼,可是我们可以再家一起搞一个小点婚礼,就我们两个人怎么样?”魏昆看着刘雪高兴的像个孩子。

而刘雪的眼泪这个时候潸然而下,她听到这些话心里无限的感动和温暖。

“谢谢你,魏昆,但是……但是,我不能跟你结婚了!”

“哎哟,为什么呢?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这不是现在都办妥了吗?别生气了啊!呵呵!”

“恩,你可以再让我靠一会吗?”

“好的,靠吧!”

魏昆一直看着下面的婚礼现场,刘雪靠在他的肩膀上。

“魏昆,你知道我等了这场婚礼等了好久,好久……你知道吗?”刘雪无力且轻声的说。

“恩,我知道!我知道你也想有这样的一场婚礼!”

“是的,我一直把今天的婚礼当做是我的婚礼,我一直当我当做今天的新娘,我苦苦的等到这一天等了好久,等了好久……谢谢你,魏昆……”

就在这个时候,魏昆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刘雪倒在了地上……当魏昆转过头之后,看着倒在地上的刘雪,苍白的脸颊上,嘴角还遗留出了血迹!魏昆彻底惊呆了,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镜,他急忙的抱起了刘雪,靠在栏杆的里面,急忙摇晃着刘雪,但是刘雪这个时候已经不省人事……

婚礼此时也慢慢的接近了尾声,所有人跟随着新郎和新娘,在声声祝福和阵阵礼花的声音下,上了婚礼车队上……

而此时魏昆抱起了刘雪,拼命的从楼上跑了下来,从会场后面的大门跑着出去了……就在此时,一个人开车正准备离开时,看到了这个身影!

这个人就是欣然,她是一个人开着车子偷偷来婚礼现场的,却未想到看到了这一幕!欣然即刻把车子停在了魏昆的面前。

“怎么了?刘姐……刘姐怎么了!”欣然刚一停下车子,马上从车子内跳了出来。

“快,快!送我去医院,快……”魏昆嘶吼着!

“哦!好!”

欣然急忙打开了车门,魏昆抱着刘雪坐了进去!

“医院,医院!快点!快……”魏昆扯着嗓子大喊着!

欣然急忙启动车子,猛踩油门,车子极速的冲了出去!

欣然已经来不及问太多的问题,只是从反光镜中看到面容憔悴的刘雪,奄奄一息的躺在魏昆的怀里。而且时不时的还伴着一些轻咳,轻咳中还带着血迹……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欣然一边踩紧油门,一边抽了几张纸递给了魏昆。

“刘雪,刘雪,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刘雪!刘雪!你怎么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刘雪……”魏昆的头上直冒冷汗!

“快!周颖!快……”魏昆喊了一声,继续对刘雪说:“刘雪,你坚持一下,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刘雪!听到了吗?”

这个时候刘雪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嘴角还微笑着看着魏昆。

“魏昆,别送我了,别送了!”刘雪轻轻的摇着头。

然而这个时候路上的车子异常的拥堵,欣然猛烈的按着喇叭,但是依然无济于事,车子被围的水泄不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