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又见壁画/密葬追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下可真是给我累的要死要活的,我这人命比较好,长这么大也没干过什么累活,活的也算是金贵,所以这身上也没能练出什么力气,要说动动脑子我比较在行,卖力气我是真的不行。

背着林子走这么远的一段路,可以算得上是我这辈子卖的最大的一次力气,然而就是这么一次,就足够要了我半条命的。等回去之后我一定督促着这小子减肥,要是哪天再来这么一次,那我可是真的受不了。

放下林子之后,我整个人累瘫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现在的我已经累的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也不管我们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只想躺在这里舒服的睡上一觉。

缓了一会儿之后,身上的那股酸疼感慢慢消散了下去,而疲惫感和倦意却是越来越浓,如若不是现在我所残留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睡,我肯定已经去见梦中人了。

也不知道老孙击打林子的那一下到底有多重,这小子居然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躺在我的旁边,我甚至可以听到他轻微的鼾声……

鼾声?这小子居然是睡着了,而且睡得还挺香!

我顿时气不大一处来,老子拼劲了力气背着他,他倒是挺舒服的,免费坐了次人肉摩的不说,居然还舒服的睡着了,这他娘的是在逗我啊!

我本想爬起身去踹他两脚,可是试着动弹了一下之后,腰和腿全都是酸疼酸疼的,最后我只能放弃掉这个想法,改为用眼神“杀”死他。

我狠狠的瞪着林子,脸上尽量露出凶狠的表情,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林子现在肯定已经死了。我在心里暗暗的想,等我待会儿休息够了,我一定会“温柔”的把他踹醒过来!

又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身体总算是舒服了一些。我这才慢慢的爬起身,打着手电去看周围的场景,顺便瞅一眼老孙他们在干什么。

在看了一眼之后,我发现此时我们应该是进入到了墓室之中,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间墓室里仍旧是空旷的很,里面什么摆设都没有。

于是我又打着手电照了照墓室的墙壁,这才惊异的发现,这间墓室的墙壁上居然画满了壁画,而老孙他们此时正在查看着这些壁画。

也不知道是不是才被墓道里的壁画坑过的缘故,这次看到石壁上有壁画的时候,我的心里居然没有一丝的兴奋感,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发怵,我真的是害怕这里面也藏着什么古怪的东西。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话,看到墓室里的壁画我肯定会变得很兴奋。因为墓室中的壁画一般都是记录着墓主人生前的一些事迹,我们可以从这里猜出墓主人的身份,还有他所生活的年代,好多问题都会随着解开。可现在我却不这么认为了。

之前墓道里的那些壁画,虽然每一幅都是相当的精美,可是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不仅没能解开我们心中的一些疑惑,而且还给我们增加了不少的疑虑和麻烦。我严重怀疑这座墓的墓主人就是个反其道而行之的人,墓室里的壁画还指不定会带给我们什么麻烦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墓室里既然出现了壁画,我肯定是按耐不住要去看的。反正林子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让我背着他继续前进我肯定是不干,倒不如仔细的看看这墓室中的壁画,说不准就能瞧出什么名堂,好歹找到些线索,也比现在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好。

我试着踹了林子两脚,见这小子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好在古兰一直在旁边看着他,这样一来我也可以安心的去看石壁上的那些壁画了。

我先是打着手电走到老孙的旁边,抬头去看他正在看的那副壁画。

老孙见我走到了他的身边,转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问道:“怎么样,缓过力气来了?”

我对他点了点头,本来想着抱怨几句,可是一想到老孙的秉性,最后我还是把那些抱怨的话咽进了肚子里,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再去多说什么。

老孙见我没说话,也就没再理会我,转过头去继续去看墙上的壁画。

借着手电的灯光,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石壁上的壁画,与之前墓道里的那些壁画不同的是,这里的壁画显得陈旧了不少,上面的颜色已经脱落了一大半,看上去已经不是特别的清晰。

虽说这些壁画已经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大致内容我们还是可以看的出来的。

在我们眼前的壁画中,一队身穿古代盔甲的人马正在疾驰,在这队人马的中间,有一辆马车被围绕其中。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堆人马挟持了马车之中的人。

这幅壁画之中的内容只有这些,除此之外,我们也只能看出这幅壁画的背景是在一片平坦之地,当然,具体是草原还是沙漠,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看完这第一幅的壁画,我们便把目光转向旁边的另一幅。这副壁画和我们看的第一幅不同,场景完全变了一副模样,这次的场景是在一片水茫茫的地方。一个身穿道士长袍模样的人站在岸边,身后映着一轮血红的太阳,他的手里握着一把长剑,看情形像是正在刺向身前一个跪在地上的女人。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人,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特别的眼熟,尤其是那身装扮。

身穿道袍的人是一头的白色长发,他的身姿虽然像是要杀死跪在地上的女人,可是面部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凶狠之像,脸上反而是一种和蔼博爱的笑容……

当我和老孙看到这壁画中道士的表情时,我们全都是一愣,谁都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个意思。

这壁画想描绘的是什么?明明这道士正在杀人,为什么被画在这壁画上居然是一脸慈祥的模样,难道墓主人是壁画中的这个道士,而跪在地上的女人是妖怪,这幅壁画是为了歌颂他?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推翻掉了,首先道士这个职业本来就是出家人,出家人哪里会为自己修建墓穴呢,何况还是这么宏大的墓葬,所以我不认为墓主人是这个道士。

另外一点来说,无论哪朝哪代的壁画,一般细节都会描绘的特别细致。所以,如果跪在地上的女人是妖精的话,这幅壁画中肯定会描绘出来的,不可能只是这副平常人的模样。

所以我之前的想法肯定是不对的,墓主人肯定不会是壁画中的道士,跪在地上的女人也不可能是什么妖精,那这幅壁画所要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再说画中这篇水茫茫的地方,如果是在平时的话,我们可能还会推敲一下。可是我们现在身处于贝加尔湖的湖底,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篇水茫茫的区域就是指的贝加尔湖。

我试着将画中描绘的所有线索连在一起,想看看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在贝加尔湖的岸边,一个满面慈祥的道士正舞着一把宝剑。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低着头跪在地上,仿佛在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太阳慢慢移动到了他该去的位置,手拿宝剑的道士见时候到了,毫不犹豫的刺向眼前的这名女子。一瞬之间,女人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血,染红了她身上的衣服,她的生命也随之戛然而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