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暂时代理/古墓诡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月神情一紧,满脸焦急的看着我,说道:“宗主,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就听你的!”

我嘿嘿笑道:“大家也不要过于惊慌和担忧,不论如何,我明日也要取谈谈南宫烈的底细,而我们只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就好了!”

方月和秦布衣已经听出了我的意思,不由有些担忧的问道:“宗主,现在举事,是不是太过草率了一些?”

我忽然面色一冷,说道:“我阴阳宗能够维系到今天,靠的便是情意二字,一旦失去了,我阴阳宗便失去了存在的支柱了,听好了!”

众人浑身一震,猛地起身:“谨听宗主吩咐!”

不论如何,这恐怕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吧,一个男人要成功,便必须经历这么一个过程。

我沉声说道:“方月,你暂时代理偷天堂的一切业务,多方打探,看看我们是不是已经露底,第二,你马上通知总坛那一边,就说这里的事情,本宗处理就好,他们各自处理自己的事情,不用担心!”

“是!宗主!”方月声音有些颤抖,不过心里却安定了许多,既然不用惊动总坛,那么不死大军就不回来,总坛的力量也不会来!那么宗主看来不会发动什么大型的行动了。

“秦先生!”我的声音稍微温和一些,毕竟秦布衣不是阴阳宗的人,加上还是自己的老师,自然要客气许多:“你暂时代理天人客栈的一切业务,以及赛诗大会的一切业务,所有的情况都照常进行!”

秦布衣也犯糊涂了,这石天风真可谓是雷声大雨点小到了极点了,方才看那阵仗,还以为要血洗太守府那般呢,没想到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业务上的一些变化而已,其实这些变化只不过是理所当然而已,偷天堂是阴阳宗的机构,我秦布衣自然不能参合,而天人客栈和赛诗大会一向都是我主理的,让我负责,自然理所当然了。秦布衣想不透我的想法,干脆也不想,再看看刘三等人,秦布衣心中忽然有种很大胆的想法:“要是我猜得不错,刘三这人,肯定是要保持军队的稳定了!”

果然我点刘三的名了:“刘三!”

刘三激动莫名,自己本来只是阴阳宗的一个小角色,还是得到了关青的赏识之后,才有机会接近了权利的核心层,眼下看着阵仗,宗主已经俨然吧自己当成了心腹了。

“刘三在!宗主有何吩咐?”刘三说道。

我呵呵一笑,说道:“刘将军不要激动,你回去告诉关青和臧天凌,就说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看我的眼色行事!”

刘三自然欢天喜地的接了任务,毕竟刘三只是军人,天生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是秦布衣和方月却是彻底的失望了,原本以为宗主回来之后,这个事情便会发生转机,可是宗主说了大半天,等于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在场的四人之中,还有杨一没有分派到任务,但是对于杨一,方月是秦布衣却没有报多大的希望,毕竟杨一只是一个外宗的弟子,说白了,什么是外宗的弟子,外宗的弟子就好像鸡屁股上的肉,虽然都是肉,却是最不值钱的肉。

杨一虽然是外宗弟子,但是能够做到炎阳的外宗的代表,绝非一个简单的人物,眼下前面三个巨头都没有任务,难道任务将会落在我的肩上?杨一眼神之中,开始有了一丝丝的激动,一种莫名的激动,对于我这个传奇的宗主而言,杨一本身便有一种崇拜,能为他办事,那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与此同时,秦布衣和方月也死死的看住杨一,虽然他们堆杨一没有什么信心,但是他们却从来不会怀疑我的智慧,之前的种种已经证明,我绝非那种浪得虚名的人,不管他做出什么的决定,绝对有其用意!

难道宗主真的把最重要的任务给了杨一,给了一个连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地位的外宗弟子?别说方月想不通,估计就连大长老来了,也想不通!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四人,神识感应着他们的心里变化情况,忽然我的心中,竟然有一种操控人的喜悦,暗道:“难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权利带来的就、快感?”

我看着杨一,杨一也看着我,眼神之中,好似有一种默契的交流存在。

“杨一!”我淡淡的说道。

杨一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听我在喊自己,憋在心中的激动顿时爆发出来,只见他大声的说道:“杨一在!”

“从今天起,你跟随我左右,另外你回去之后,帮我挑选一百精干的外宗弟子,随时听后调遣!”我嘴角之上,浮现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这一丝丝微笑,正是快感所得。

秦布衣和方月忽然有种晕厥的感觉,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当这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两人仍然忍不住心中的惊奇,原来真正的大任务,却是给了杨一。

秦布衣和方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听我说道:“好了,刘三,杨一你们先出去,我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记住杨一,明日一早,你的人便要到位,到时候你来见我!”

杨一点点头,便出去了!

见两人一走,秦布衣和方月便同时起身,拱手说道:“宗主,这事情如此处理恐怕不好吧!”

我笑道:“那你们说说,有什么不妥?”

方月和秦布衣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秦布衣站了出来,说道:“宗主,这杨一是有本事,但是毕竟是一个外宗弟子,那南宫烈是什么人?不仅位高权重,背后还有天剑门撑腰,光是杨一,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不知道为何,我心中忽然有种落寞的感觉,方月和秦布衣都是智慧之人,怎么此时,竟然看不出眼前的形式?我叹了口气,说道:“两位都是有识之士,怎么救看不明白,眼下的情况,阴阳宗的内宗势力能出来么?”

方月秦布衣大惊,心中渐渐的有些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继续说道:“敢问二位,两军对阵,在军力,战力,都一样的时候,什么因素最能够左右战争的饿胜败!”

这个问题对于两人来说,不过小儿科,齐声说道:“两样东西,第一是气势,第二是奇兵!”话说到这里,秦布衣和方月都明白了我的意思,眼下的状况,不就是两军对阵么?

我才不理会两人,自顾说道:“眼下我们和南宫烈对峙,我们现在可谓是势均力敌了,他要我们的钱,我们要营救钱堂主,他们背后有天剑门和朝廷,我们背后却又阴阳宗,虽然看似我们弱小一些,但是五根手指还有长短,舌头和牙齿还要打架,而我阴阳宗上上下下,精诚团结,相比之下,我们并不占劣势。所以,我们现在就要看谁沉得住气,谁更加稳当,南宫烈拿不到钱,绝对不会把钱堂主怎样,而且我们日渐增加的利润更是成了钱堂主的性命保障,所以,秦先生大理天人客栈,经营赛诗大会,其目的就是为了增加我们的筹码!为钱堂主争取更大的活命的机会。总坛和军队稳定,当然更为重要,眼下情况还不成熟,我们还没有找到举事的最佳时刻,过早的暴露了力量,我么阴阳宗变成了众矢之的,到时候别说营救钱堂主,就连自保我们都很困难。所以我要中用杨一,别看杨一外表粗犷,其实不然,此时心智坚韧,忠勇可嘉,加之本事不错,有没有任何的修真气息,由他们出来行事,至少可以有两个好处,第一,我们可以大胆的做事,第二我们也可以像天下证明,我们天人客栈绝对不是修真门派!两位,我的意思你们明白了?”

秦布衣和方月真是惭愧万分,不由老脸通红,说道:“惭愧惭愧!属下不能理会宗主的意图,还请宗主惩罚!”

我扑哧一笑,说道:“惩罚?惩罚谁?要是把你们都惩罚了,谁来帮我办事?”

我遥望天际,忽然一颗流星划过,长长的光晕,在天空之中,拖出了一根长长的尾巴。我忽然想起一个传说,便是在流星飞过的时候,只要你诚心的对着流星许个愿望,那么这个愿望便会实现。我一身的学识,都是来自天象地理之学,对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当作玩笑而已,可是当流星真正划过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诚心诚意的许了一个愿望。

流星转瞬即逝,我的愿望也在瞬间随着流星,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忽然我苦笑一阵,坚毅的脸上,竟然有种凄惨的神色!

“自古雄才多磨难!”我心中不由升起这么一句话来,话到嘴边,我的脸上,一行清泪便留了下来。一个人的力量太小,要拯救苍生,便要汇集苍生的力量,既然有这样的觉悟,为何方才自己许的愿中,竟然只是想着络飞烟一人?

络飞烟这三个字,便如同一个魔咒一般,牢牢的箍在了我的额头之上,任凭我想要忘记,却每时每刻都在想起。“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我轻吟小曲,忽而一股淡淡的悲伤涌来,此时的窗外,忽然下起了毛毛细雨,雨点打在芭蕉之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别时容易见时难!飞烟,你现在身在何方?”我断问苍天,然而苍天能够给我的,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一夜无眠,待到第二日,旭日东升,天人客栈的小二老早救开了店门,最近天人客栈又开了一项业务,就是早茶!精美的茶具和茶叶加上精美的早点,便把客栈早间的那一段空闲了最大限度的利用起来,由于推销得当,眼下天人客栈的声音已经异常的火爆,经常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况。因为赛诗大会而选择和天人客栈合作的站点,也因此得到了丰厚的利润!现在的炎阳城中,天人客栈一支独大,没有任何客栈敢和他叫板,一方面是因为天人客栈的势力太大,另一方面,所有的店主又不是傻子,丰厚的利润就在眼前,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南宫秀和其小师弟当初狙击天人客栈的一切幻想已经破产,取而代之的是炎阳城中,崛起了一个巨大的客栈集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