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赌局重开/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长令专门研究生灵的灵魂风水,这世上也真的有灵魂风水。不仅有,而且灵魂的风水才是真正的风水。

不过,华夏的风水界,因为其独一无二,所以其他风水大师并不认同。

可是顾长令孜孜不倦地研究着,还真让他找到法门,最后是从鱼人族身上找到的。

原因便是,鱼人族本来不讲究风水,它们来自于大海,除了种群和种类的上层首领,其他鱼人都居无定所。

这种情况,决定了他们没有风水。

但,鱼人族的灵魂相当特殊,美人鱼种群大多都是灵魂类发达,这一点比海豚还要强大不少。

说到鱼人,最后一个人物便粉墨登场,他便是曾经与孙二交过手的鱼人族大巫师。

好了!最后的最后,也是关键的关键,那么赌局的内容是什么。

孙正山和梅亦打的赌,确切的说,就是灵魂有没有方位!

灵魂有没有方位?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不要说灵魂,即使咱们肉身的方位,还要有个参考物,何况是灵魂。

大家都知道,灵魂如果真有,那肯定是虚无缥缈的,而且无形无质,何谈前后左右,上下里外。

赌局开始的那一天,孙正山刚刚打败了鱼人族大巫师,他要求大巫师帮他打赢赌局,他便放鱼人族退回东海。

大巫师出于利益的考虑,便答应了孙正山,他也来到了赌局现场,只是他是戴着面具的。

当然,赌场的内圈,都是华夏的上层顶尖人物,他们大多数人还是知道鱼人族的。

即使大巫师不戴面具,他们也不会感觉到意外。

四个人坐下后,每个人前面摆着一只水晶杯。

杯子清澈透亮,其他人都能看的清楚,其他人的杯里的变化。

杯里放的是清水。

这就有意思了,放一杯清水就能检测出灵魂,还能判断出方位。

不要着急,其实非常简单,原因便是鱼人族的灵魂确实可以炼化成型。

当然并不能像肉身一样成型,只能像烟雾。

这就足够了,当大巫师的灵魂飘出来落到每个人的杯里后,大家都能看到清水变成了墨汁。

当听到此处,孙二长叹一声,道:“原来那些墨汁,果然是鱼人族的灵魂!”

孙正山点点头,他与顾长令又联合着继续讲当年之事。

其他人也一言一语地补充着,孙二却是越听越心惊。

灵魂落到杯子里后,墨汁开始是与水混合的,后来便慢慢地沉淀下来。

这时,便有华夏的风水大师高兴了,而且这几个人是梅柏集团请来的。

“哈哈!孙正山,你输了,灵魂不能动,何来的方位?”

看着不断沉淀的灵魂,孙正山也感觉到纳闷,因为灵魂显然是虚无缥缈的,何来的沉淀。

他当时便知道这其中有问题,他让世面上的科技人员现场做了水质检测,结果却是出乎他的意料。

水质一点问题没有,与原来倒的水完全相同。

这说明什么,说明灵魂看似融入了水中,却根本没有改变水质。

从这一点上,也可以说灵魂可以存在于任何物质和空间位面,灵魂与实质物质可以同处一个位面,甚至可以两者覆盖重合。

本来可以赢的赌局,局面开始不利于孙正山,他开始冒出虚汗,两眼不停地向赌场外围看去。

梅亦知道他在等顾长令,因为这世上只有顾长令是灵魂类风水专家。

他也听说过,顾长令能鉴别出灵魂的属性。

这,这太了不起了。

从这时,世人才知道灵魂也有属性。

人们也才知道顾长令不仅是一位酒神,还是一位风水大师。

不过,顾长令仅擅长研究灵魂类风水,走的一条死胡同,对于普通风水可是一窍不同。

但,正是这种独的路子,却给了孙正山希望。

顾长令在人群外围,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头遮挡着视线,他的内心也非常焦急。

又等了一个小时,孙正山出来了,赌局结束。

输了!

顾长令被四散的人群冲散,根本没有见到孙正山,他连梅亦和大巫师也没见到。

当他再次见到孙正山时,那是一个月以后的事。

孙正山通过其他手段弥补,终于搞定了京城和海市的数个大家族,然后抱着鱼光返回了孙家洼。

从此不能再出北省!

这个约定,孙正山本来也可以不做。

但,他却强忍内心的虚荣,因为他太爱鱼光。

更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也答应过大巫师,只要鱼人族不大举进攻大陆,他不能出北省。

这也是大巫师逃走时,最后跟孙二所说的话。

往事不堪回首。

再一次赌局即将开始,孙正山热泪盈眶,感觉到时光恍惚。

顾长令安慰道:“不要想了,今天我站在你面前,我定会帮你赌赢!”

……

次日。

京城饭店。

由于国家禁止赌博,从此没有赌场。

赌局只好设立在饭店,此处的空间若大,是一片举办宴会的大厅。

京城,海市,北方数省,甚至是其他省的某些大家族的家主,更有羊城以南的家族也赶到京城。

人群之中,除了华夏世家和家族,也有部分倭国,高丽和西方世界的家族家主。

这种场合,绝对是世界上最高规格的聚会,可以说比国家元首会面还要高级。

因为,这里汇聚了世界上过半的家族巨头,并且每一个家族和世家只能是家主参加。

赌局开始。

每个人的面前仍是一只水晶杯。

使用水晶杯,也是有个来由的。

据说,上古时代,人类初始发现水晶时,曾经有大神发现灵魂可以被水晶净化。

不知真假,反正传说如此,大佬们都是相信的。

水,仍是清水。

顾长令也来了,却没有鱼人族出现。

梅亦冷冷地一笑,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孙正山。

孙正山在等待,他知道这一次等待,或许是他今生唯一的一次反败为胜的机会。

他在等待的人,还是大巫师。

孙二的心神慌了,他知道自己万密还是有一疏,他也怪父亲没有告诉自己,他想等待的人是大巫师。

大巫师去那里了?

可能人类只有孙二知道,因为鱼人王子说过,他已经将大巫师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