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阳光,来自于烈火/死亡文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脑子里面,很多过往的画面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对,每次我需要人帮忙的时候,钟凡都能找到人来帮我,最终证明,他找到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跟悬镜有点关系。

杨万鹏,上一任的悬镜,是他分派给我的任务,而在九骢山城我认识的卓阳,也是现在悬镜的实际指挥官,更是他的大学同学!

为什么我这么笨,一直以来都没有想到。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过了,伊甸园跟悬镜没有区别,悬镜是手段,伊甸园是结果,二者辩证统一,不可分割。”钟凡说话还是那种学究老先生的腔调:“我要你践行我的理想。

你应该记得,当你认识我的时候,我险些被花盆砸死,事实上,如果当时你不救我的话,死的可能就是你,那就是对你的第一重考验。

当然,后面也有很多考验,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但是最终你全都通过了,所以我以你为荣。”

“但是为什么,现在伊甸园的成员,跟悬镜的成员,还有警方的人,按照你的意思,这三种人都是要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现在他们正在下面厮杀成一团!你不觉得讽刺吗?”我说道。

“没有什么讽刺的。”卓阳说道:“最激进的做法,最简单高效的手段,最彻底的追逐,就是我的表达方式。

然而这个理想在前行的路上分化了,事实上,悬镜现在跟警方还有区别吗,换上服装他们就是警察,有的时候他们比警察还守规矩呢。

而伊甸园,就是我理想的另一个极端,只是我发现,不管是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太多的瑕疵,都会制造太多的悲剧。”

“所以你这个变态制造了这场生化危机!”我说道:“你以我为荣?这种话我听着恶心。”

“没有强权手腕的统治,如何能做到雷霆万钧的管理。”卓阳说道:“我只是想要在源北市进行一次实验而已。

事实上,当我发现这个实验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之后,我就停止了实验,我给你的字条,送去的郑玉柱,还有飞鸽传书,你不是都已经收到了吗?”

我顿时醒悟过来:“我明白了……在普通人眼里,你就是钟凡,在辛格那种人眼里,你是至高无上的伊甸园的主人,在悬镜眼里,你就是那个老范!”

“没错。”钟凡说道:“你应该知道化工厂内讧的事情,表面上看,内讧平息了,但是裂痕已经产生了,伊甸园就势必会分裂。

索性我就让悬镜来清理这个乱局,现在一切都会结束,没有人知道。我只有在多重身份之下,才能去对比哪一种做法才具备真正的优越性。

但是可惜了……我害死了太多的人,却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我看见钟凡哭了出来,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我后悔了,陈风,我真的后悔了,我错了,但是我不知道我错在哪一点。你能告诉我吗?”

我也沉默了,没错,钟凡的问题,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

这时候,我看见钟凡向我走来,我赶忙举枪,但是钟凡却无动于衷,我开了一枪,子弹打在钟凡面前的地面上,蹦出点点火星,但是他毫不在意。

眼看着钟凡走到我的面前,忽然之间,抓住了我手上的枪。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跟着魔了一样,不自觉的就送了手,让钟凡拿走了那把枪,最终,那把枪被钟凡仍在地上,他拉着我的手,把一只盒子放在了我的手上。

“今天的厮杀,和所谓的决战不是终点。”钟凡说道:“我有罪,我会去赎罪,但是答案,你要替我找下去。

这里面的东西,可以让你成为悬镜,伊甸园和警方共同的核心人物,卓阳会继续辅佐你,伊甸园的人会向你臣服……而杨汉旗,我的那个最亲密的战友,同样也会成为你最大的助力。

你去看看,到底怎样才能拥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吧。”

说道这里,钟凡脸色忽然一变,我猛然回头,就看见钟华已经冲了上来,举着枪冲着钟凡,但是这时候,钟凡直接转身冲向了大楼边缘。

没有直升机,天台是用来跳楼的!

钟凡直接跨过大楼围栏,直接跳了下去,我冲过去,却只能看见钟凡看着我,笑着,迅速下坠。

这场面,让我想起了杨万鹏死的时候的场景,那时候,作为悬镜领导人的杨万鹏,当着万众将我指定为悬镜的下一任领导人。

而现在,钟凡在谢罪临终之前,让我成为了警方,悬镜,还有伊甸园的三方的共同的首脑。

两个场景,不知道怎么的,开始融合在一起,我的眼角,也开始模糊起来。

这时候,几个警员冲了上来:“战斗结束,伊甸园分子均为死硬分子,现已全部伏法。”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周鸣发出了一声咳嗽,直接醒了过来。

紧接着,就是明越,卓阳,彭伟峰……大家都醒了过来……一切看上去好像已经过去了。

为了庆祝剿灭伊甸园,以及源北市解除戒严状态,我们回到安平市之后,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庆功会,庆功会当晚,我喝的很多,就算是说我烂醉如泥都不过分。

但是没有人拦着我,大家都很清楚,这中情况下,喝多一点也是可以原谅的,眼看着庆功会结束,我拒绝了他们送我回家的要求,决定一个人走走,醒醒酒。

我一边走,就一边将手伸进了口袋,现在已经是深冬了,天气很冷,我得这样才能保证双手不被冻僵。

最终,我摸索着拿到了口袋里面的钥匙,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开车来到了郊区的一个,我从未来过的陌生的院落。

打开门走进去,我站在一扇看似简陋的木门门前,轻轻的推了推。

前方的发射头打出来一个全息屏幕的形状,我站在原地,光束对我的虹膜进行了扫描,我异常顺利的通过了检测,门打开了。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却很大的房间,房间里面没有窗户,只有三个黑洞洞的屏幕,桌面上放着一张便笺。

“我错了,但愿你不会错下去,如果你在这个终端下令,悬镜,伊甸园,警方内线方面,都会有人替你遣散掉三个组织里面的所有成员。

从此,没有伊甸园,没有悬镜,同样也没有跟你合作探求完美世界的警方的同伴了。

你从此就会变成一个纯粹的陈风,一个单纯的记者,一个普通的丈夫,或者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你可以去享受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像我一样,背负枷锁直到死亡,所谓的悬镜,只不过是你上任之前让你历练的一个小职务而已。

我真正要让你做的,是一个探索人类未来光明方向的追寻着,一个追逐太阳直至死亡的求索之人,夸父!

如果你选择放弃,你读到这里,就可以撕掉这张纸了,在终端下令,点燃后院的汽油桶,让这里付之一炬,所有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读到这里,我顿时就打住了,我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再看下去。

如果继续看下去的话,我怕我自己会收不住,但是如果不看下去……去做一个普通人,去回归自我的话……我不知道我会怎么选。

我在这个房间里面呆了很久,始终没有做出选择。

不知不觉间,我看见手表已经走到了七点钟的时候,这才意识到,已经天亮了,我就在这样一个古怪的房间里面,站着呆了整整一夜,天人交战了整整一晚上。

我苦笑一声:“有什么舍不得的。”

说道这里,我就把手放在了控制台上的按钮上面,只要这个按钮按下去,解散组织的指令就会下达,那些遗留在组织之中的遗老们,将会忠诚的按照钟凡生前留下的命令,解散掉组织。

反之的话,他们将会无比效忠于我。

“再见了,当悬镜已经让我只剩下半条命了,要是当什么夸父,我还不是得跟钟凡一样,把命送进去。”我苦笑一声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一星光亮,照在我的手上。

我顿时就愣住了,这点光亮,是从哪儿来的?

我开始找寻起来,现在是深冬,早上七点钟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呢,但是这……真的好像阳光啊。

最终,我找到了光的来源,这是一个壁炉一样的装置,里面熊熊燃烧的烈火,经过反射,照在控制台上,就好像是明媚的阳光一样。

搞明白了这个,我就准备继续我的解散计划,重新走到控制台前,就看见那一束光亮慢慢扩大,照亮了控制台上的一行字。

“阳光,本身就是由烈火中来。”

我顿时楞在当场,如同石化。

这一次,我沉默了好几分钟,最终,我将手按下了旁边的一个按钮。

顷刻间,屏幕上出现了三个对话窗口,三个的人影站在我的面前,每个人的面前,都标注着他们的身份,其中两个人我很陌生,而另一个人,则是我之前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杨汉旗。

“夸父,很高兴见到你。”三个人齐声说道。

决战,或许只是一张序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