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多了一个/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诸葛玉树告诉我,他们诸葛一氏有个传闻,说当年妖龙岭其实还没这么恐怖,而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那是因为很多年前,妖龙岭里被埋下了一具弃婴的尸体。

那具弃婴的尸体很不简单,正常人都是怀胎十月才出世的,可那个弃婴却是在自己母亲呆了足足三年时间,而最后弃婴的母亲因为迟迟没能将婴儿生下来,最后遭受不住流言风语再加上被自己丈夫逐出了家门;索性,那个年轻的母亲便一路乞讨,最终不知不觉来到了妖龙岭……

没多久,有人便在妖龙岭的边界看到了那位年轻母亲的尸体,但她的肚子却多了一个巨大的血洞,里面的孩子更是不翼而飞。

那是一个在母亲肚子里呆了三年之久的孩子,母亲一死,肚子破裂成血洞,就连孩子也不知所踪;一开始人们是以为那母亲是遭受到了野兽的攻击,肚子里的孩子也被野兽给刨去了。

可过了几个月后,传闻有人在妖龙岭的边界时常听到一些婴儿的哭声,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愈加的清晰可闻,有几个壮着胆子的人便在某一天夜里顺着婴儿哭声摸进了妖龙岭,但这几个人直到几天后都没人回来过。

这几个人一消失,又有一拨人为了找他们也进入到妖龙岭,但诡异的是,一连进去了三拨人,但最后却一个也没能出来妖龙岭。

至此,妖龙岭开始变得诡异非常,夜晚时婴儿哭声大作,白天时大雪纷飞,雾气缥缈……到后来,妖龙岭逐渐寸草不生,附近的部落和居住者纷纷远离了这个地方,而最后离开妖龙岭附近的,则是木氏一族。

所以归根到底,妖龙岭最开始的惊悚,便是来自于这个离奇失踪的婴儿,至于那龙龕窟倒反而被这个婴儿的事情给盖了下去。

听完诸葛玉树的话,我不禁眉头紧皱!

这事情可有点难搞了……

诸葛亮的陵墓就在龙龕窟,可我们现在连龙龕窟在哪都还没找着,倒是先是踏进了婴煞这趟浑水中。

妖龙岭里前路漫漫,前面肯定还有更多的婴煞、甚至是血婴在等着我们,这要找到龙龕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目光扫过众人,见到苏锦双眸泛动了下,随即道:“小男人,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咯咯,你忘了我们在月英山找到的血罗盘,用它,我们可以更快找着诸葛亮的陵墓。”苏锦俏皮道。

我恍然大悟!

“我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我一拍脑袋,心头顿时一动。

是啊,小爷身上不是还有个血罗盘吗?用它来找诸葛亮的陵墓,自然是事半功倍。

我赶紧将血罗盘拿了上来,自在黄月英墓里得到这玩意后,我可是一直都没能拿出来显摆。

血罗盘也就一般手掌那么大,上面拴着一根细的摆震,浑体带着一股血色,传说这个血罗盘是诸葛亮的丑妻黄月英呕心沥血所做,所以上面是沾着了黄月英的心血。

“苏姐,如果要找到诸葛亮墓,用什么作指引?”我虚心讨教道,苏锦对血罗盘的认知比我强多了。

“咯咯,这个还不简单,你面前不就有一个诸葛亮墓的最好指引物吗?”苏锦道。

我一怔,目光落在面无表情的诸葛玉树上。

“诸葛亮是木头的先祖,他们是血脉相传,用他的血做指引,自然就能找着诸葛亮墓了是吧。”我欣喜道。

“聪明。”

有了苏锦的指点,我立即将血罗盘递到了诸葛玉树的面前,寻思着他反正也流了那么多血,再弄点出来给血罗盘做指引应该也没问题。

但诸葛玉树似乎不怎么乐意,任凭我好说歹说,这家伙就是一声不吭,面无表情跟个木头似的。

“给个面子呗,戳点血盖一下?”我笑嘻嘻道。

诸葛玉树不为所动。

我有些不乐意了,觉得诸葛玉树存心要和我过不去啊。

“说吧,你想怎么样??”我道。

诸葛玉树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语气清冷道:“我可以滴血做指引,但你们不能损坏先祖陵墓一砖一石。”

“多大点事!我答应你,绝对不损坏诸葛亮墓一砖一石,如有违约,就让周小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信誓旦旦道。

一旁的周小舍愣了一下,差点举起拳头要冲过来……

发完誓言,诸葛玉树这才慢悠悠的伸出手指,在剑刃上轻轻刮了下,将鲜血滴落在血罗盘上。

几个人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都想见识下三国第一能工巧匠黄月英的心血之物。

只见随着诸葛玉树的鲜血滴落下去,刚才古朴寂静的血罗盘,突然间那根细小的银针迅速旋转起来,就如打了鸡血似的,连转了好几十圈才缓缓停了下来。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风水罗盘还真不是吹的,里面自有蕴含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奥妙和玄机,眼下,诸葛玉树的鲜血一落在罗盘上,指针还真就给我们指引了一个方向……

我顺着方向看去,那里正是妖龙岭的深处,雪雾茫茫。

“有了这东西就简单多了,牛鼻子、和尚把东西都带上,我们出发!”我欣喜道。

周小舍也兴奋不已,这家伙天生不安分,一直就梦想着倒一个古代大名人的陵墓,从此扬名立万,眼下,诸葛亮墓便是他最好的成名机会。

一行人中气氛都挺开心的,但唯独是掌智和尚眉头紧锁,这家伙目视着血罗盘指引的方向,脸上表情有些恍惚。

“和尚,怎么了?”我忍不住问道。

和尚沉思了几秒钟,摇头道:“阿尼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可这里,却无日无天,乃是大凶之地……”

“不管什么大凶大吉,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算一步,不行我们再撤。”我道。

掌智和尚神色古怪的苦笑了一声,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有了血罗盘的指引,一切就简单多了,我们只需要顺着指引的方向前进即可。

随着越进入到妖龙岭的深处,这里愈加的暗无天日,到处都是雪花和雾气充斥着我们的眼旁,到了后面,由于能见度逐渐降低,我们不得不手挽手成队行走,脚下的积雪都已经快没到了膝盖,一脚下去,偶尔还能听到一些骨头碎裂的清脆声,那都是一些深埋在积雪下面多年的尸骨……

我们也不顾上什么死者为大了,在能见度不到三五米的大雪下,有时候一抬头四顾茫然,往往只能见到自己手上拉着个手,至于手的主人是谁,往往都不容易看清楚。

我依旧在前面拿着血罗盘带路,寻思着今晚得找个地方休息才行。

周小舍还是在后头。

一行人拉着手走了小半天后,忽然传来了周小舍的声音。

雪花飘飘中,只听见周小舍道:“老铁歇会吧,我走不动了,和尚一直拉着我。”

周小舍话音一落,我顿时脑子一愣。

我连忙回头一看,分明见到我拉着的手的主人,正是和尚无疑啊。

我是领头的,和尚一直都在我后面,周小舍是在队伍最后头才对,这家伙怎么会说河水在拉他?

我心头狐疑不已,回头看去,见到在队伍的后头,朦朦胧胧的是有两个黑乎乎的身影,其中一个瘦得跟猴子差不多的,便是周小舍无疑,而在他身后,确确实实还有一个身影,只是那人,绝对不是和尚。

我谨慎多看了几下,诸葛玉树也在,苏锦、月瑶、石颖、木思璇都看着了,唯独是周小舍后面那一道身影看不清楚。

傻乎乎的周小舍还以为那身影的主人是和尚,这会拉得格外亲热……

“我说和尚,你这手咋这么冰?”

“和尚,有没有吃点,给我来一点……”

周小舍嘀嘀咕咕的,但他后面的身影却没有理会他。

“奶奶个熊,和尚你耳朵进水了,我喊你呢!”

周小舍咋呼了几声,眼看身后的人还是没鸟他时,他顿时气急败坏的跳到那人的跟前,伸手就抓向那人的脑袋。

不料,周小舍这轻轻一抓,一下子就在身后那人的脸上抓下来了一块黏糊糊的肉。

周小舍大吃一惊,整个人被瞬间吓傻!

“奶奶个熊,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风雪稍稍小了一点,周小舍才看清楚自己身后的人影,不是掌智和尚,而是一具全身腐烂、布满蜂窝状小孔的尸体;而他刚伸手一抓,直接就将尸体脸上给抓下来了一块肉。

尸体就这样站在风雪中,腐烂的脸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小孔,而它的眼窝里,那对眼球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团在蠕动的白色虫子。

周小舍彻底被吓到了。

更要命的是,那尸体突然间动了,它张开了血盆大口,已然向周小舍的脑袋咬了过去。

“奶奶个熊,什么时候冒出来了具尸体,救命,老铁救命啊……”

周小舍在呼救!

好在我早已看到了这一幕,不容尸体的嘴巴靠近周小舍,我手中的短剑已经拔出,顺势将那具尸体的脑袋砍翻在地。

尸体的头颅无声滚落下,在它身后,一具婴煞的身影突然钻出,然后迅速消失在大雪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