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逃离/我的邻居是女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怎样?”

“我要离开这里!”

“痴心妄想!”女医生虽然被我按在床上,但是仍旧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这让我很愤怒。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对着她饱满的胸脯,狠狠的捏了一把,然后手掌在她的身上四处游离。

“真香啊!如果在这里把你办了,恐怕感觉会很不错哦!”

我调情似得咬着牙在她耳边说道,果然她被我的行为吓得,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

“知道怕了?知道怕了就乖乖听话!”

女医生不说话,似乎是顺从了。这个女医生,虽然每天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但是身材绝对算的上火爆,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水味,加上这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真的算得上诱惑无比,但是一想到她对我做的种种事,就觉得浑身冰冷,这个女人心如蛇蝎,白白浪费了一副好皮囊。

门是打开的,但是我不敢出去,门外有许多保安,我这样贸然的出去,肯定会被他们阻拦,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勉强能制服这个女医生,但是想要对抗门外那群壮硕的保安,无异于以卵击石。

“我要出去!你知道该怎么做!不然...嘿嘿...”我在女医生的耳旁慢慢的说道,手掌在她圆润的臀部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吃中她的软肋,就不会放手。

“希望你不要落在我的手上!不然你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女医生仍旧嘴硬,看来真是个毒辣的女人,我不禁感到心惊。

“或许吧,但是现在你没得选!不是吗?”

“哼!”

“跟我走!”女医生虽然嘴硬,但是主动权目前在我手里,所以她只有选择听我话。

“不要耍花样,不然我随时可以要你的命!”

“出门左转,一直走,那里有扇门,里面是楼梯间,这里是三楼,出了楼一直走就可以出去了。”女人一如既往的冷冰冰。

“很好,不过你要跟我一块走。”女医生很不顺从,但是面对我脖子上的针管和我龙抓手,她还是选择听话。

门外的情况我一无所知,带着女医生,关键时刻还能做一下挡箭牌,傻子才会自己出去,我暗探果然胸大无脑之人。

走廊上没有人,我松了一口气,到了外面我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个医院,只是一个大楼,四周光秃秃的只有这一座大楼,很诡异,不过女医生并没有说谎门,外确实像女医生说的那样,出门左拐走一段距离有一个楼梯口,这个楼梯应该是一个应急通道,但里面的灯早已损坏,黑乎乎的。

我一手勒着女医生的脖子,一手拿着注射器,慢慢的下台阶,台阶上有很多玻璃碎渣,还有许多杂物,里面还有许多腐臭味道,难闻很。

我放慢脚步,生怕会踩到什么奇怪恶心的东西,女医生的呼吸越来越平稳,我却感觉越来越不安。

“不要耍花招!不然老子强女干你!”我咬着牙威胁女医生,希望给你寄增加点勇气,但是女医生没有任何反应,仍继续往前走。

越往下走,越是味道越难闻,腐臭混杂着药水的味道。

这里的楼梯很奇怪,每一段都只有十五个台阶,三层的楼的高度我走了十几段,仍未走到出口,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忽然我听到前面传来动物的嘶吼声。

“汪汪!”

是一只狗,随着狗叫声的响起,墙壁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应该是狗的叫声触动了声控开关。

四周忽然亮了,周围的环境也被我看了个通透,这是地狱吗!

在楼梯的拐角处,一只黑色的狗正满嘴是血的对我发出怒吼,在狗的旁边时一具被狗啃烂的尸体!

我的胃部忽然剧烈的翻滚,不停的呕吐了起来,女医生趁机把我推开,往上往回跑去。

我一个不稳,倒坐在地上。

黑狗对我呲着牙,似乎是警告我,离开这里!我连滚带爬的往回冲去,这应该是个地下室,之前没有灯光,被女医生故意带到这里,现在女医生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得赶紧离开,免得女医生通知其他人来,那样我就走不了了。

这下面真是太可怕了,我怀疑那个尸体就是和我一样被实验致死的人,然后尸体随便丢在地下室内,散发的臭味吸引了周围流浪的野狗。

我感到一阵恶寒,这是什么人居然会做出这种可怕残忍的事情?

我顺着楼梯在周围摸索出口,但周围黑漆漆,很难准确的找到位置,另一方面又担心女医生喊人过来把我抓回去,想想下面那个被野狗分食的尸体,恐怕我再次抓回去,就跟他会是同样的下场吧。

我心中很焦急,但是越是焦急越是找不到出口。我感觉我的情绪随时在崩溃的边缘,我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冷静,只有冷静才会想到办法,我深吸了几口气,抚平下情绪,沿着墙壁开始地毯式的摸索,果然没几分钟,我就摸到一扇门,用力拉开,发现是通往二楼走廊的,我刚伸出头,就看到走廊上,站着一个黑衣男人,对我笑,笑容很诡异,也很渗人,那个诡异笑容的男人,朝我走了过来,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对方是敌是友,目前还不清楚。

男人速度很快,很快冲到我的面前,一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我的视线内,我认出他来,他是飞白

飞白见我,皱着眉头有些担忧。

“没事吧”

我摇摇头。

“跟我走!”

飞白话音未落,就拉着我,朝着走廊的尽头跑去。

“一楼的出口被堵死了,只能从这跳下去。”

飞白似乎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只见他灵巧的翻过围栏,长长的手臂扣住走廊的边缘,然后腰杆一挺,稳健的落在地上,然后对我招手,示意我下来。

我费力的越过栏杆,对着下面就是猛的一跃,地面是泥土地面,饶是这样我还是觉得脚底发麻、

我也是尴尬的一笑。

“没时间了,快走,若是被楼里的人发现,你我都走不了!”

飞白这话说的很严重,在我的印象里,能留住飞白的人,恐怕不多,飞白的可是熊王,我在心里埋怨他,为啥不早来救我。

我不敢大意,紧跟着飞白,这座楼的可怕我是见识过得。

“你有没有见到小白”我问道。,

飞白点点头。

“小白呢!”我急忙问道,

“走了。”飞白听我这话,转过头继续往前走,轻飘飘的冒出一句。

“先离开这里,待会慢慢跟你解释。”

我点点头,紧跟着飞白,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人追上来。

.........................

我跟着飞白一直走,知道走到一条街上,这条街并不繁华,人也不多。

“走,吃点东西去!”飞白对我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一家羊肉馆。

我不置可否,不过肚子也确实饿了。

我和飞白点了一个包间,飞白递给我一根烟,我俩吞云吐雾起来,烟头火光明亮,我没有开口,我在等飞白回答,我知道这里肯定有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好多疑惑,不过我只能告诉你,飞白没死,还有你狠危险,有人要杀你!”飞白深吸了几口,淡淡的盯着我,似乎是在瞧我的反应。

“谁?”我追问。

“不过你放心,这一阵子,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那人动不了你!”飞白淡淡的说道,嘴角露出可恶的微笑,似乎是在嘲笑的我紧张。

“那医院是干嘛的你知道吗?“

我对飞白问道,这几天他一直在外面。

“应该是他们把你偷去的,他们特别喜欢拥有特别血液的人,比如你!后来我在医院没有找到你,才想到那做破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