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偷’龙二/盗梦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韦德四下打量了一下,朝杨松道:“喂,那个家伙呢?不会还在跑吧?”

“龙二吗?我害怕发出声音会引来那个红衣女鬼,所以叫他先躲开一下,你知道的,他只有一条命,不像我们。”说到自己,杨松有些苦涩。

韦德没看出杨松的神情变化,哈哈笑道:“不过真是托您的福,我终于干掉这个该死的婊子了,她简直折磨得我半死不活啊,上帝保佑,死亡女神祝福,我终于报仇了!”

“别高兴得太早,你也不是第一次把她打散了。”杨松十分平静地打断了韦德的自嗨道:“根据我所观察的情况发现,这个女鬼在被你杀死或者说打散之后,直接变成了红色的碎片然后慢慢的融入地下了。”

“地下?”韦德一愣,正巧这个时候龙二已经赶了过来,道:“整个村子的鬼魂都来自地府,也就是地下,准确来说,就是我们脚下几百米的地方。”

杨松和韦德尽皆惊讶无比,道:“这个村子居然还有那么大一个地下空间吗?”

“不是,按照我所附身的人的记忆,这个村庄一直都是将死者丢进这个山口,殊不知堆尸过多,所以出现了无数的厉鬼,后来有一个云游的大师来到了这附近,发现情况之后,便在此定居了下来,不但帮助村子里面的人镇压鬼魂,同时还教导他们如何活得更久的长生法门,一直流传到现在,村子里的人都称呼他叫做白大师,而他的弟子则称作白先生。”龙二用平淡的口吻道。

杨松皱眉道:“这是一个梦境世界,确定会有这么严谨的逻辑吗?”

“许多地方都不能完全经得起推敲,这个梦境世界没有上一个梦境世界那么符合条理。”龙二道。

“上一个梦境世界就很合理吗?”杨松一愣,道:“又是超级英雄,又是反派,哪里合理了?”

龙二平静道:“确实很合理,在你的观点里面,卢卡斯的梦境世界之所以不合理,在于里面会有超能力英雄,甚至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超级英雄来拯救你,这对你而言是不合理的是吧?”

“是的,我认为很不合理。”杨松点点头道。

龙二平静道:“你认为不合理,但是事实上,卢卡斯的梦境世界是结合了漫画电影乃至现实世界生活中的各种情景和规则乃至概念最终形成的产物,打个比方,纽约市的真实市容,正因为是卢卡斯生活了几年的地方,所以非常贴近现实,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够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他的原因,而超能英雄的存在暂且不说,在现实世界不合理,可在漫画里面却是人尽皆知的存在,那么有没有可能存在一个这样的规则,也就是漫画之中但凡普通人遇到危险总是能被超级英雄拯救呢?而反派一旦出现一定要和超级英雄战斗呢?”

“这就是规则和概念,哪怕是由潜意识构成的梦境世界也无法免俗,一旦出现某一个存在,必然要有其核心的概念和规则,这就是卢卡斯梦境世界的合理性,存在即合理,更别说卢卡斯的梦境世界其实是由无数个幻想家,漫画家,以及纽约市的工程师们集合制造出来的世界。”

“之所以说这个梦境世界不合理,是因为完全和现实世界没有多少关系,教导人长生?原理呢?鬼魂?源头呢?这些很可能连梦境世界的主人自己都无法解释出来!”

“这是因为,这个梦境世界,是纯粹由梦境主人的潜意识完全拼凑出来的一个伪合理梦境世界,只是看上去说得过去而已,许多事件一旦串联起来,却发现毫无关联性,正如我的经历一样,正是因为我附身的这个人的经历,让我知道,这个梦境世界根本没有逻辑和合理可言,这就是一个混乱的没有逻辑的梦境世界,换一种说法,我们很可能进入了一个正常人的梦境世界!”

“什么?这还叫正常人的梦境世界?”杨松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难道认为像卢卡斯那样日复一日的做一个梦,或者像皮特一样几年都是不断重复一个梦境才是正常的吗?你做过这种梦吗?”龙二反问道。

杨松一愣,道:“好像还真没有……”

“这就是了,正是因为我们以前经历的梦境世界太过奇特,所以来到正常的不合理的梦境世界,反而觉得这个梦境世界很不正常。”龙二平淡道。

“等下,是你说不正常的……我根本没这么觉得好嘛……”杨松弱弱地说道,他忽然有一种挫败感,那是清明梦的知识完全被龙二碾压的感觉。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现在务必深入了解的人,是白先生,以及女鬼,关于女鬼的身份,就连这个村庄中的人都不知道,同时我们也可以选择先去地府把那些被带到地府的同伴们救出来。”龙二淡淡道。

“正如我所说,我们至少有十几名同伴去了或者被带去了地府。”龙二淡淡道。

杨松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我进入梦境世界,是第一时间清醒过来的,这也是我发现梦境世界不合理的原因,缇娜给我们提供的那一片光幕上面显示在村庄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之中有人正在祭拜,但是事实上,这些祭拜的人根本就毫无目的,就连我附身的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祭拜,单纯就是为了从外界回村庄而祭拜,也就是纯粹是为了干什么而在那里。”龙二解释道。

“也就是说,那一群祭拜的人,会出现在村庄外面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要去接收那些老师和学生们。”龙二道。

“这是单纯为了什么而做什么,所以我说它不合理。”

“可是来这里是一个陈老师提议的,这些人会不会是早就知道这一切呢?”杨松连忙道。

龙二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细节,不由好奇道:“那个人是谁?”

“算了,我估计你也不知道。”杨松将他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其中还包含了一些自己的推测和猜测,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邦尼的日记,杨松真的非常担心龙二对其产生好奇心,最后偷偷去翻看,那就倒霉了。

沉默了一番,龙二道:“我也说说我的经历吧。”

从过度梦境离开之后,龙二第一时间就清醒了过来,而这个时候,他正好就在一众祭拜的队伍之中,这些人正巧从祭拜的那座小山上离开,好似幽魂一样在四处游弋。

“出于保全自己的考虑,我并没有选择暴露自己的身份离开,反而是继续陪同这个队伍四处游弋,因为他们大多面向前方,所以我一路退到了最后方并且开始关注这个队伍之中的人。”龙二道。

龙二的关注没有错,因为在这个队伍里面,光是没有清醒过来的人,就有陈默,克里斯,安德烈以及四名士兵。

“附身也要讲究匹配是否的,男性盗梦者不会附身到女性土著身上,女性也不会附身到男性土著身上,这是梦境世界的基本概念和规则,不会改变,然而既然要讲究匹配,那么年纪大的自然也不会随意匹配到年纪小的人身上,整个村庄明面上年轻人基本都在这个队伍里面,所以大部分盗梦者都附身在了这些人里面。”龙二道。

随着队伍的不断游行,龙二看到了那一队老师和学生们。

“当时,他们一个个就和我那个队伍一模一样,在四处游弋,当被我们队伍发现的时候,就主动加入了其中。”龙二道。

杨松不可思议道:“不会吧?你们什么都没做?他们就自动加入了你们队伍?这不可能!”

“是的,这也是我认为这个梦境世界不合理的原因,起承转合不仅仅是写作的艺术,同时也是现实生活的基本原理,没有起因,就不会有过程发展,自然也不会有结果,而那些老师和学生直接跳过了过程和发展,然后直接来到了结果,也就是加入了这场队伍,有些想当然了,这也是我非常奇怪的地方。”龙二平静道。

“当然,我也有另外的收获,在这些老师和学生之中,我发现,里面的老师,几乎全都是我们盗梦者。”龙二道。

杨松面色凝重起来,道:“这岂不是一网打尽?”

“无所谓一网打尽,这也和人口密度有关,甚至我有一个担忧,如果下一场梦境世界本身就只有几个人的话,那我们盗梦者该怎么进入?毕竟这些梦境世界,是专门为你一个人设计的,就算有规则,也顶多是照顾一下你而已,我们都是走后门进来的,‘规则’不可能照顾我们,三十多个盗梦者,不可能挤在几个人体内吧?”龙二淡淡道,脸上看不出一丝担忧的痕迹。

“这也是一个问题……”杨松苦笑,这些问题太过麻烦了,杨松并不是想不到,可是想得到又怎么样呢?还不如不去想得好。

龙二淡淡道:“我也可以说出他们的身份,一共三名老师,其中就包含了拉伊莎,两名士兵。”

“连那个俄罗斯的妹子也在里面?哈!那就好玩了,你们的上司不是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俄罗斯特使的安全吗?这回我看你们怎么办!哈哈哈!”韦德顿时狂笑道。

没有理会韦德,龙二道:“然而这并非最关键的问题,他们去的地方,才是最头痛的。”

“地府。”杨松神色严肃道。

“哦!地府!地狱!路西法!死亡女神!不是我说,那个娘们实在是太合我胃口了,你们绝对不会知道和死亡女神sex的快感!”韦德在一旁嚎叫道。

龙二道:“你应该去了山顶,就知道,山顶其实是一座死火山,巨大空洞里面就是通往陈家村世世代代修建出来的地府的入口。”

“不对啊,去地府不是从左边的路走吗?”杨松连忙道。

龙二道:“这就是不合理的地方了,既然左边的岔路可以走到地府,为什么要费劲地从火山口进去呢?我归结为纯粹的浪费时间和渲染气氛,若是地府轻轻松松就可以走得到的话,那就不符合恐怖的意味了,从火山口下去,你会不会觉得有一点恐怖的感觉?”

“没错,这就是一个类似恐怖电影的梦境世界,只是这编剧的功力实在有点差而已。”龙二道。

“怎么越听越离谱了……”杨松嘴角抽了抽。

“但是我们若是要找到他们,并且将他们救回来的话,就只能跟着他们走过的道路才行,若是从左边的路走,一定会遇到白先生。”龙二道。

“白先生也是驱魔人吗?”

“不,他只是一个大师,到底会不会驱魔我不知道,但是他确实让不少人活得更久,哪怕手段再血腥。”龙二眼神闪烁了一下道。

杨松皱眉道:“什么手段?你说的那些活得更久的人,就是那些老人吗?”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这个村子里面大部分人都知道的秘密,白先生拥有极其神秘的力量,他能够把其他人的生命剥夺出来,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龙二道。

杨松陷入了沉默,眼神不时在龙二身上瞟来瞟去。

龙二知道杨松猜到了什么,道:“是的,在这个梦境世界里面,正巧有些外界求之不得的奇异力量,如果能够利用这股力量的话,那么这次梦境世界对于日后中国和俄罗斯的联手就有了更好的保障,为了维护某些人的利益,俄罗斯一定会尽力帮助我们。”

“将生命力转移,是不是就是让我们牺牲那些已经被带进地府的人的生命?”杨松冷冷地看着龙二道。

龙二这回是讶异了,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当然不会牺牲我们的人,这个村子里可是有数不清的人。”

“先不说这个,我们立刻出发吧,走一步看一步。”杨松朝韦德挥挥手道。

韦德跳到了杨松的肩膀上,刚走几步,杨松忽然道:“那你后来怎么又从队伍里面出来了呢?”

“韦德看不见你的存在,但是我看得见,在你对着我们队伍大呼小叫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看你。”龙二平淡道。

“既然知道了你的存在,我就不可能继续跟着他们一同进入地府,毕竟太过危险,而我的主要任何还是首先保护你。”龙二道。

杨松皱眉道:“可是清醒过来的人,难道就你一个吗?”

“不,陈默和克里斯早就苏醒过来了,但是他们却没有想来找你,或许看到我逃走了,所以觉得我一个人就可以了。”龙二道。

“为什么?”杨松一愣。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其他盗梦者在那个队伍里面,而且都属于未苏醒过来的人,他们应该是想要保护他们。”龙二道。

“你应该看见了,一个贸然清醒过来的士兵的下场。”紧接着龙二道。

杨松点了点头,那一个队伍人数太多,而且又有四处存在的鬼魂,当时陈默他们就算跳出来阻止,结果也很可能是全军覆没,他们再厉害,也始终是普通人而已。

“卢卡斯呢?你看到卢卡斯了吗?”想到普通人,自然会想到唯一一个不普通的人,杨松连忙道。

“没有,他并不在我们那个队伍里面,或许他在村庄里面还没有清醒过来。”龙二道。

杨松和韦德对视了一眼,道:“我们需要去找到卢卡斯,既然他还在那个村庄的话。”

“谁去?”龙二没有反对,这个时候能够多出一份力量就是一份,他没理由拒绝。

“我去。”杨松和韦德同时道。

“对了,地府里面也是有人的,说不定卢卡斯不在村庄怎么办?”龙二的话顿时让杨松心头一凉,是啊,陈家村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卢卡斯就算在村庄里面,也肯定是藏在房间里面,就和那个瘦弱男子一样,挨家挨户的寻找肯定很麻烦,更别说如果不在里面的话怎么办?

“去地府不可能避免战斗,韦德不可能去,而你也是可以看见女鬼的人,如果你离开了韦德,女鬼再次出现,韦德很可能就被缠住了,他需要你,你自然也不能离开,那么结果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我了。”龙二平淡道。

杨松看了看龙二身上的伤口,道:“你都这样了,要是碰到那些村民……”

“放心,外界早就在给我治疗了,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七成行动力,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半个小时,只要不激烈运动,我都能恢复正常行动能力。”龙二淡淡道。

“但是你没有墨镜啊。”杨松苦笑道。

“我有。”龙二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副奇形怪状的墨镜,戴在了脸上。

“你!你哪来的?”杨松惊讶道。

“你死的时候,现实世界的尸体也会复制到梦境世界来。”龙二平淡道。

“你!不可能,我当时明明只找到一副墨镜的!”杨松惊讶道。

“是的,在那些尸体旁边,我只找到了一把小刀,可是你在遇到我的时候,又死了一次。”龙二认真道。

杨松揉了揉太阳穴,他一直背对着,还真想不到当时龙二居然在翻找那些尸体,不过这也是两个人不同的思考方式吧,杨松不想亵渎尸体,因为他对这些死者满心亏欠,可龙二就不同了,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废物利用呗,能够用上自然是最好的。

“我知道的情报都告诉你了,那么现在应该分开了,祝你好运。”说完龙二便毫不犹豫朝山下走去。

杨松看着龙二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你还担心他?这个家伙精明得很,遇到危险都让我上,他自己就跑路,当真是阴险毒辣,这样的人不会吃亏的,你放心就好了。”韦德撇撇嘴道。

杨松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他还有些东西瞒着我。”

“你会有这样的想法非常的正常,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韦德嘟囔道。

“唉……”摸了摸胸口,杨松的面色顿时一变,道:“草!邦尼的日记不见了!”

“什么?你说的是那个发光的小本本吗?”韦德也是神色一变,那可是一个重要的东西啊!着急道:“你怎么能弄丢呢?我不是叫你好好保管吗?”

杨松本想跑回去找找是不是落在什么地方了,但是在摸了摸胸口上的衣服后,特别是衣服上忽然多出的一条缝隙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皱着眉头再次看向龙二消失的方向。

“他前面是不是说,他在尸体的边上找到了一把小刀?”杨松朝韦德道。

韦德想了想,道:“好像是有吧?你问我干嘛,我记忆力一向不好的,虽然我是一个天才,但是也只是局限于打架和杀人嘛,你要我记住那个家伙不经意间说的一句话,真的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诶。”

“算了,我知道日记去哪里了。”杨松苦笑不已,想不到自己苦苦隐瞒,最后依然被龙二把日记拿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杨松隐隐想得到龙二是什么时候拿走的了。

当时杨松掉落在陷阱里面,满脑子都是肚子上的伤口,尤其是被龙二拉上来之后的那一瞬间,别说一本书,就算身上藏着七八本书,都能被龙二拿走。

这下问题来了,这个陷阱真的只是用来对付追杀者的吗?杨松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千万不要打开啊……天呐。”杨松朝山上走去,他只能祈祷龙二并没有打开这本书的欲望,不然他肯定会死的!

山脚处,龙二一边走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邦尼的日记,这本不断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小本子仿佛一个潘多拉魔盒一般,给了龙二莫大的吸引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要将这本书拿到手里。

“早在我看见这本日记的时候,就一直被它吸引,这会不会是我被蛊惑的原因?邦尼留下这本日记肯定有原因,如果想要知道,必然要打开这本日记,但是下场定然是变成灰尘,如果要打开这本书,只有一个人选。”龙二将日记收了起来。

在山脚处,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带着一名闭着眼睛乖乖站在他身边的小孩坐在了一块山石上面,仿佛正在等待什么。

“师傅,我还要闭着眼睛多久呀?”小男孩有些委屈道。

老者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道:“不用多久了。”

说完,老者看见山上的小径走下来了一名浑身是伤的男子,笑道:“你终于回来了。”

“东西拿到了,我们走吧。”龙二平静道。

老者点点头,起身拉着小男孩的手,带着龙二朝村口走去,他们的目的是村庄最深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